Green_Earth
索馬利蘭投資商機之研析
日期:2021/06/16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江文基 助研究員
文件編號:WTOepaper739
一、前言

  索馬利蘭位於非洲之角(The Horn of Africa),東臨索馬利亞,西南鄰衣索比亞,北濱亞丁灣,隔海與葉門相望,西北與吉布地接壤,首都為哈爾格薩(Hargeisa),國土面積約137,600平方公里,人口約390萬人,國內主要宗教為伊斯蘭教,索馬利語為官方語言,而阿拉伯語與英語亦是其國內常用語言。以經貿與投資角度而言,索馬利蘭優勢在於境內柏培拉(Berbera)亦有深水港,且在亞丁灣(Gulf of Aden)通行紅海和阿拉伯海的中間點,為全球貿易重要航道之一,極具貿易樞紐價值,相當適合作為我商進入東非與中東地區市場之重要門戶,且我國向來與索馬利蘭互動良好,在去(2020)年7月1日兩國同意以「臺灣代表處」(Taiwan Representative Office)及「索馬利蘭代表處」(Somaliland Representative Office)之名稱互設官方代表機構後,雙方邦誼持續升溫,因此至該國經商受「中國因素」排擠之影響也會相較非洲其他國家小。然而,基於索國特殊政治背景,目前我國國內與國際組織針對其當地投資環境與商機所做的研究相當有限,致使本國投資者無法全然掌握當地投資資訊。基此,本研究擬從索馬利蘭具投資需求角度出發,從該國政府目前重視發展之產業,研析當地具投資潛力與商機之領域,研究內容不僅可作為日後我國廠商赴索國投資之事前參考,同時亦補充國內對於索馬利蘭投資機會研究之不足。

二、我國廠商進行投資之商機評估
[1]

(一)石油與礦產


  索馬利蘭富含豐富的石油與天然氣,其政府認為國內石油與天然氣部門擁有極大的投資潛力,且對於該部門的外人投資持歡迎與開放態度。索馬利蘭目前石油區塊計畫包括24個陸上與海上區塊,但僅有約四分之一區塊由國際石油公司(如Genel Energy Plc, RakGas LLC與ANSAN WIKFS)與索國政府達探勘與開發共享協議(圖1)[2]。對此,我國受限於資源限制,石油高度仰賴進口,中油公司於2020年曾於非洲查德開採到原油,並且成功運回臺灣,供中下游石油精煉廠進行提煉,產生包括汽油、柴油燃料及石化產品等產物。基此,為多元化國內能源供應來源,提升能源之安全性,中油公司或可進一步請專業人士評估索國境內其餘石油區塊是否具有探勘與開採之可行性及商機[3]
 


  礦石方面,索馬利蘭為莫三比克造山帶(orogenic belt)的一部分,而莫三比克造山帶為肯亞、坦尚尼亞、斯里蘭卡、印度與馬達加斯加寶石生產來源[4],顯示索國礦產資源具有良好的地質環境,具發展潛力。除了鐵、錳、鉑及含金礦脈的潛力很大,還有許多已知的工業礦產或礦藏如鉛、鋅、鈮鉭鐵礦(tantalite-columbite)、錫、石英,以及大量的大理石、石灰石、白雲石(dolomites)與石膏。此外,索馬利蘭認為礦石開採企業應以對社會與環境負責任方式開發其國內礦產資源,並使其經濟能夠更加具有包容性與多樣化,過去已有一些國外公司與當地小型採礦業者進行合作開採寶石、銅、玉、金礦與其他金屬之生產。

(二)能源


  索馬利蘭境內能源供應匱乏,該國能源供應相當仰賴進口石油,石油大部分係以精煉柴油與汽油形式進口,這些進口石油絕大多數用於運輸和發電,其他進口的石油產品,包括煤油和天然氣,則是供應城市地區民生使用,主要用於烹飪及照明。由於索馬里蘭獨立發電商(independent power producers, IPPs)主要係使用進口柴油作為其負責地區之發電能源,因此每天必須燃燒大量柴油,而這些IPPs也經常受柴油發電機的高昂營運及維護成本影響,反映在國內現象便是黑煙污染與電價普遍相當昂貴。針對能源使用,索馬利蘭當局體認到電價過高對於其國內商業發展有不利影響,因此想透過擴大私部門投資及集結公共資源方式,針對能源轉型升級、多樣化與現代化進行改革,此也為索馬利蘭境內能源產業帶來重大的投資機會。除了既有的柴油發電外,索馬利蘭當局認為可考慮在其國內採行以下能源技術,包括:風力發電與太陽能發電。

1.風力發電

  在索馬利蘭,太陽能和風能的應用和測試始於1980年代中期在首都哈爾格薩(Hargeysa)和博拉馬(Borama)。即便如此,索馬利蘭再生能源部門的電力供應仍相當匱乏,僅佔當前發電量的不到2%。索馬里蘭當局指出太陽能與風力發電為其國內目前極具發展潛力之能源部門,而其他尚未探勘之地熱、潮汐等再生能源也具開發機會。以風力發電而言,索國境內具備足夠之風力,尤其是沿海地區風速經常超過7-9公尺/秒,容易達到風力發電之最低風速要求,且索馬利蘭國家報告評估顯示其國內有50%區域的平均風速達到6公尺/秒,相當適合發展風力發電。倘以平均風速5公尺/秒而言,則索馬利蘭有更多區域可發展風力發電,可替農村地區帶來更多便宜電力,對農村電氣化有極大助益(農業為索國相當重要之產業)。據此,我國與索國雙方政府或可考量共同合作,透過設備輸出、技術移轉及全方位的解決方案方式進行投資布局,以協助索馬利蘭發展其境內風力發電。

2.太陽能發電

  太陽能方面,索馬利蘭全年陽光充足,只有非常微小的季節性變化(如雨季)。根據報告統計,索國每年約有3,000個小時的晴天及穩定的日照,每天至少有8到8.5個小時的日照時間,索馬利蘭據礦業暨能源部估計其境內太陽能潛力高達平均每天每平方公尺可產生5.8至6仟瓦小時電力,倘能有效發展太陽能發電及運用,將可為索馬利蘭國內產生大量的便宜電力,同時也可引伸出建置太陽能供電系統所需之設備、技術之相關投資商機。

  值得一提的是,太陽能系統分成併網(on-grid solar)與離網(off-grid solar)兩種型態,前者指太陽能系統與電力公司的的電力網路綁定在一起,通過併網逆變器直接將電能輸入公共電網;後者則是將太陽能系統與電力公司的的電力網路分開,例如在家戶屋頂上架設獨立太陽能電板。針對併網太陽能系統,由於索馬利蘭境內電力係由多個獨立發電商(IPPs)提供,倘要建置此系統則投資者必須與當地IPPs進行合作,才能將併網太陽能系統合併進當地電路網絡。至於離網太陽能系統,索國政府建議此類型系統適合應用在當前未連接到電網或電力需求非常低的地區(如農村地區),離網太陽能系統對於滿足這些地區居民照明與生活所需(電視、收音機、電話等)之電量應相當足夠,惟因離網太陽能系統建置之對象通常是個體戶,因此建議國內投資者若至索國進行此系統之布局,應與索馬利蘭能源與投資主政單位(礦業暨能源部及投資促進部)進行商討研議。

(三)畜牧業

  畜牧業為索馬利蘭重要產業,該產業出口(主要到波斯灣阿拉伯國家)占其國內GDP的60%。索馬利蘭政府認為該國畜牧產品出口僅集中在少數國家,例如綿羊與山羊主要銷往沙烏地阿拉伯與葉門,其他零星數量則到埃及與阿曼等國,因此索國在畜牧業方面想要開發更多出口市場,並利用投資畜牧業加工廠提升出口畜牧產品之附加價值。以畜牧產品出口之發展機會而言,索馬利蘭政府指出中東地區及其他穆斯林世界是其畜牧業產品出口成長之重要機會,而索國國內經濟成長所衍生之畜牧產品需求增加也是畜牧部門成長動力來源。

1.索馬利蘭綿羊與山羊體型相對較小,可鎖定中東地區中低收入消費者市場,並開發其他地區同類型消費者市場

  在索馬利蘭,雖然索馬利品種綿羊和山羊體型相對較小,重量較澳大利亞、敘利亞和蘇丹等國生產的綿羊和山羊輕,但換個角度來看,此也是中東地區中低收入消費者的重要市場利基,於索馬利蘭投資經營畜牧業可擴大在此一市場領域之份額。進一步言之,索馬利蘭畜牧養殖以放牧方式為主,相較於圈養飼養,此方式飼養之動物因為活動量大,因此脂肪較少且肉質結實,較不受高端消費者喜愛。然而,在中東地區價格較高/脂肪更多的動物並非決定市場成敗之決定性因素,也正是因為索馬利動物價格低/脂肪少特性,恰好讓索馬利蘭創造與澳大利亞等國肥美動物不同之市場區隔性。明確來說,許多中低收入消費者基於經濟考量更偏好選擇體積較小/價格較低的索馬利動物(例如少於30公斤),而事實上在2013年當敘利亞再次開始向海灣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GCC)出口動物時,便直接與蘇丹和澳大利亞的產品競爭,惟當時GCC對索馬利蘭的牛羊隻等動物的需求並未減少且價格也沒有下降,間接證明索馬利動物產品在中東地區某種程度上占有獨特之市場渠道。

  通路方面,除了傳統港口買家外,可鎖定超市、一般餐飲業、旅館與速食業等中低消費者經常光顧之場所進行布局,以進一步擴大出口商機。此外除了中東地區,開發其他地區(如非洲)同類型消費者之市場份額也是索馬利蘭畜牧業之發展與投資機會所在。是以,建議欲在索馬利蘭尋求畜牧業投資機會之投資者應仔細考量優先占領此一重要的利基市場。

2.可透過於索國投資建立飼育場及飼料廠方式生產符合中東地區高端消費者偏好之畜牧產品

  倘欲鎖定中東地區高端市場,於索馬利蘭畜牧業投資可著重在飼育場之建立,以圈養方式飼養動物,生產脂肪多且肉質較細緻之活動物,從而使索馬利產品得以在中東地區高端消費者市場與他國競爭。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中東地區動物產品高端消費市場競爭激烈,主要由蘇丹、敘利亞、澳大利亞所控制,要搶得一席之地具有相當難度,不過索馬里蘭畜牧業距離中東地區部分國家相當近,因此出口高價肥美之新鮮和冷藏肉類仍具有潛力。進一步言之,倘若企業於索馬利蘭建立符合國際標準要求之屠宰場,則可以向GCC國家提出出口新鮮和冷藏的肉類,從索國柏培拉(Berbera)飛往阿曼薩拉拉(Salalah)的航班不到兩個小時,代表在柏培拉清晨生產之新鮮屠宰生肉可以在薩拉拉超市及肉店當天營業之前到達,以高端生鮮肉類市場來說還是具有商機可言。

(四)農業


  根據索馬利蘭估計,其境內僅有不到10%的土地適合農業生產。儘管農產品產量不穩定且稀少,但索國境內仍然有兩個主要的雨季,分別在4-6月及9-10月,而期間在西部地區7-9月也有很大機率會降雨。索馬利蘭從事農業的人口大多是以維持生計為目的,主要穀類作物為高粱,其次是玉米,這些穀類作物透過小規模農戶生產再提供給一般家庭消費,至於其他蔬果類經濟作物包括番茄、生菜、洋蔥、西瓜、胡椒、高麗菜、橘子、檸檬及木瓜等產量則相對較小。索國國內絕大部分耕種面積屬於雨養農業(rainfed agriculture)耕作型態,農民依靠降雨獲取水源,可灌溉面積相對較小,也因為如此擁有灌溉設備土地的農民在索國乾旱季節時,因為能夠生產蔬果類產品而獲取豐厚利潤。為彌補索馬利蘭旱季農產品短缺狀況,其通常透過自鄰國(如衣索比亞)進口來補足國內之需求。

  承上所述,索馬利蘭要發展農業面臨許多問題,尤其是水資源不足,但也由於有這些問題,投資者才有機會尋找合適之解決方案,創造商機。由於索國除了雨季之外,多數時期處於乾旱季節,因此該國農業部門對於引入耐旱作物試驗、研究與實踐皆有需求。此外,為提升農業部門生產力,索馬利蘭亦相當重視該部門的灌溉設施之改善,將稀缺水資源及耕地潛力做最佳化運用,相關灌溉設備及規劃服務亦是索馬利蘭農業部門之投資機會所在。

  土地取得方面,索國國內允許國內外投資者自由買賣土地,財產轉讓要在交易發生地的法院進行登記,而後向監督轉讓之地方政府支付財產轉讓稅,並繳納3%的國家財產轉讓稅給財政部,惟中央對土地產權之紀錄並不完整,倘欲獲得土地所有權詳細資訊,建議投資者可與地方政府作進一步諮詢。除了購買土地,索馬利亞亦可透過租賃方式取得土地,索國政府對於外國或國內投資者的土地租賃契約幾乎沒有限制,租賃的權利及義務主要來自土地所有者與承租人之間的租賃條款,索馬里蘭法院通常會遵循雙方所同意之租賃條款。

  值得一提的是,索馬利蘭在其投資指南中認為國內農業在溫室種植方面極具發展潛能,本研究經查發現索國在溫室種植上已具備發展經驗。進一步言之,Seawater Greenhouse公司於2017年獲得英國技術戰略委員會的「創新英國」計畫51.8萬英鎊的資金支持,在索馬利蘭政府租用的土地上建造足以抵擋42攝氏度高溫及灼熱的沙漠風侵襲之海水溫室系統[5]。該公司溫室系統特別之處在於其利用太陽能海水淡化機為灌溉提供淡水,並計算季風吹撫海水方向維持溫室內濕度(溫室帳棚周遭引進海水),充分結合索馬利蘭兩種豐富的資源—陽光和海水,並將其轉化為淡水(灌溉用)與鹽(可銷往國內或鄰國),為索馬利蘭乾旱沿海地區農業之發展帶來機會[6]。據悉,Seawater Greenhouse公司在索馬利蘭海水溫室系統已經建成並生產了第一批農作物,未來將持續擴大生產規模,強化索國國內糧食之自給自足,為當地農民提供具有抗旱能力的生產技能[7]。臺灣方面,則可考量由軟實力與他國公司進行合作,例如耐高溫及耐旱作物種苗之研發與提供,且太陽能電池模組亦是我國產業強項,與上述海水溫室建置均具有互補性,透過軟硬結合方式,我國於索馬利蘭農業溫室種植上應有可扮演之角色。

(五)漁業

  索馬利蘭擁有緊鄰亞丁灣 (Gulf of Aden)與印度洋之海岸線,其專屬經濟區(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介於北緯100度至110度間,綿延850公里,EEZ面積約為7萬平方公里。海岸特徵方面,西部海岸有寬闊的沙灘,而東部海岸由於以岩石露頭和懸崖地形為主,沙灘相對狹窄。以200公尺深度線測量,東邊海岸的大陸棚寬度約在5-10公里之間,在與吉布地對接的Zeila鎮附近,大陸棚相對較寬,約30-50公里。

  索馬利蘭海洋漁業資源豐富,涵蓋鮪魚、龍蝦、鯊魚等物種(詳見表1)。索國評估每位漁民平均可捕撈量約每年4萬噸,不過根據索馬利蘭當局統計,受限於捕撈技術,索國當地漁民預估每年捕撈量約只有1,500-2,000公噸,存在相當落差。此外,自從其漁業部自2012年起停止向外國漁船發放許可證以來,便無來自遠洋捕撈部門之漁業收入。根據索馬利蘭第二階段國家發展計畫內容所述,其國內尚無合法在索馬利蘭水域捕撈之外國漁船,漁業資源相當充足,具開發空間。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縱然索國強調其海域無安全性問題,但於亞丁灣附近出沒之索馬利亞海盜行為時有所聞,對外國船隻人身安全恐造成威脅,建議欲前往索國從事捕撈活動應仔細評估人身安全風險。



  除了捕撈,索馬利蘭漁業在以下領域亦具有投資潛力:

1.水產加工廠

  索國目前缺乏具規模之水產加工廠,如能搭配其沿海豐富漁業資源合法捕撈,形塑一條龍作業模式,將產品銷售至中東地區及周遭非洲鄰國(如衣索比亞與吉布地)等需求大的國家,則水產品加工在索馬利蘭應具有投資商機。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索馬利蘭境內鮮少經過嚴格衛生安全認證之水產加工廠,如為取得中東地區水產品出口之龐大利益,則可考量針對水產加工廠之加工設備與過程進行衛生安全認證,例如導入危害分析與重要管制點(Hazard Analysis and Critical Control Point System,HACCP)ISO或ISO 22000制度,以滿足該市場之嚴格進口要求。

2.造船基礎設施及相關技術服務

  索國國內目前造船基礎設施缺乏,對於船隻有供不應求之狀況。在索馬利蘭,漁船以長6.4-8.5公尺之玻璃纖維漁船為大宗,主要從事沿海捕撈活動,這些漁船由當地漁船公司製造(如位於哈爾格薩的Gamuur公司與柏培拉的Marine Products)[8]。對此,索國政府認為這些漁船缺乏燃油效率,未來希望引入燃油效率較高之較大型之船隻,以增加海上捕魚作業安全及船上加工處理能力,從而帶動此部門之投資機會。除了造船設施外,索馬利蘭亦缺乏船用引擎專業維修人員,當地相關人力資源和技能普遍短缺,索國政府指出其發展現在漁業在現代化將誘發捕魚裝置技術及相關技術人員、水產品品質檢驗服務、漁業與海洋法專家,以及冷凍工程師與技術員等需求。

3.冷凍設備

  除了水產加工廠、造船設備與周邊服務,索馬利蘭當地氣溫炎熱,水產品亦腐敗,需要完善冷凍設備來保存水產品。然而,索國國內集中式大型冷庫或製冰設施相當有限,目前僅有少數冷凍儲藏設備供魚類儲存使用,這些設備大多老舊且不符合國際衛生標準,具有汰換更新之必要,特別是如果水產品是要外銷到其他國家(如GCC國家、衣索比亞、吉布地、葉門等需求大之國家),對於保存條件之要求將更為嚴格。

  以鄰國索馬利亞為例,本研究經查發現索馬利海洋產品合作社(Somali Marine Products Cooperative, SMPC)自2005年以來便一直從事漁業相關業務,此合作社係由三名商人在索馬利亞摩加迪休(Mogadishu)成立。SMPC為一中型捕撈漁業之加工商與批發商,其為摩加迪休著名之漁業公司,出口市場涵蓋中國與土耳其等國,主要提供新鮮及冷凍水產品,惟該合作社冷凍設備不足,以及缺乏自己的捕魚船隊,因此嚴重阻礙其發展。所幸,在2014年SMPC獲得One Earth Future(OEF)基金會下所成立Shuraako計畫之投資,得以購買設備以改善其冷凍儲藏能力,從而使SMPC能夠加工更多魚類,並出口至其他市場。SMPC成功償還第一筆貸款後,另在2018年獲得了額外的融資,用以支持該公司購買配備導航系統和30噸船上具冷凍保存能力的24公尺大型漁船,此項投資使SMPC開始擁有自己的漁船及漁獲,並可向其他當地漁民出租冷凍與冷藏室[9]。由此例出發,單就冷凍設備或漁船而言,索馬利地區多為小型企業,因此恐無法一次性償還購買冷凍設備或漁船所需之金額。相較於直接至當地投資設立冷凍設備廠,我國或可考量配合索國政府以轉融資方式,提供當地優質及具潛力企業資金,將我國相關設備輸銷當地,以協助索馬利蘭漁業部門之發展。

(六)乳香樹脂與阿拉伯膠

  所謂乳香(Frankincense),主要由乳香樹生產,是一種由乳香屬植物產出的含有揮發油的香味樹脂,其採集方法是在乳香樹皮上割開一道傷口,流出乳狀汁液並加以蒐集,乳汁接觸空氣後會變硬,進而成為黃色微紅的半透明凝塊[10]。在索馬利蘭,乳香應用在索國日常生活已超過2,000年歷史,大致來說乳香樹脂可被作成香料,主要用作居家日常或教堂儀式之薰香,而當地索國人民亦把乳香樹脂直接當作口香糖嚼食,以及用於藥用用途,緩解關節炎、結腸炎等不適。此外,乳香樹脂在營養保健品、香水與精油等產品也具備相當應用價值。

  阿拉伯膠方面,索馬利蘭境內擁有豐富豆科喬木可供萃取。阿拉伯膠可應用於多種製造業,尤其是食品業,主要用途係作為可食用之穩定劑、乳化劑、增黏劑與賦形劑(較知名產品例子為曼陀珠)。此外,阿拉伯膠在傳統的平版印刷、油漆生產、顏料混和、膠水製作、化妝品調配上亦是重要原料,也被用於墨水黏度控制。

  索馬利蘭當局認為其境內薩那格(Sanaag)和薩希爾(Sahil)地區乳香和阿拉伯膠產業的發展具相當潛力,具備投資商機,但目前商業化程度並不高,出口潛力幾乎未被開發。對於我國相關廠商而言具有考察與評估是否具有進一步投資之價值。值得一提的是,倘以出口乳香或阿拉伯膠為導向,索國政府認為可鎖定包括衣索比亞、吉布地、葉門、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法國、英國、南非、美國及南美洲等具有需求之國家。

(七)資通訊產業

  索馬利蘭政府認為,資通訊技術為一國經濟發展之重要催化劑,其國內新的光纖網路也紛紛連結主要城市與城鎮。目前索國在ICT上主要發展為電子政府公告系統之應用,其通訊與技術部(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 and Technology)已建立政府機構之間及政府與合作夥伴間循環公告系統,而索馬利蘭為促進ICT服務部門發展,也積極針對電信公司制定完善之規範。在投資商機方面,由於索馬利蘭ICT普及率並不高,導致其國內公共事務與服務無法有效地提供給國內人民,因而在資通訊基礎建設擴張上可能有所需求,該政府亦認為索國目前ICT服務主要以居住城市居民為主要提供對象,但在農村地區,ICT服務則顯得相對不足,而在ICT普及率低的地方,生產效率也隨之降低,也間接顯示其想在偏遠地區擴大資通訊基礎建設(如布建光纖網路或基地台)之意圖[11]

(八)水泥

  在索馬利蘭,柏培拉(Berbera)平原底部覆蓋一層具有一定厚度之中-新生代沉積層序(Meso-Cenosoic sedimentary succession),包括海洋石灰岩相(marine limestone facies),擁有水泥生產所需之原料,且已有學術研究證實索馬利蘭柏培拉生產的石灰相當適合用於水泥生產[12]。事實上,1980年代初期,曾有水泥廠在索馬里蘭的柏培拉投入運營,但由於缺乏適當的維護、零件短缺,以及1990年代初期內戰期間缺乏管理人員和技術工人,導致該水泥廠關閉並停止水泥之生產[13],此後索馬利蘭幾乎所有水泥皆以進口方式滿足國內需求,也因此陸續有一些重啟位於索馬里蘭柏培拉水泥廠的計畫。此外,索國指出其境內柏培拉港佔據到中東地區國家及部分北非國家之要角,於柏培拉建立水泥廠除可供索國國內內需,亦可以出口為導向,為具有投資潛力與商機之產業。

(九)鹽

  索馬利蘭較特別之處在於其把食鹽列為國家發展重點產業,在其國內由於工業基礎薄弱,食鹽僅被用在少數特定用途,包括:家用食鹽,基本食品加工,皮革鞣製及紡織。在索國境內,畜牧用鹽(livestock-salting)是食鹽用量最多之領域,當地畜牧業者每隔幾週便會給動物餵食名為「Arro」的鹽及鹽土(saline clay)混合物,減少體內腸道寄生蟲,以及維持肉質細嫩。索國政府認為,食鹽是重要工業基礎,可廣泛應用於各種製造業(包括食品加工、皮革、紡織、金屬加工、橡膠製造、造紙、水泥固化等),因此將其列為國家發展重點產業。以製鹽來說,索國境內具先天生產優勢,這些優勢包括:擁有具有高鹽度之海水、平坦的土地,以及充沛的風與陽光,在索馬利蘭薩伊拉(Zeila)的沿海地區有許多勞工進行粗鹽生產,主要銷售當地市場,不過其所使用之產鹽方式相當原始,索國政府認為其國內精鹽製作相關技術(包括洗鹽、碎鹽、加碘)欠缺,因此引入現代化製鹽技術有其需求與必要性。除了國內市場,鄰國衣索比亞亦為食鹽進口大國,利用現代化技術量產之食鹽亦可憑藉地利之便出口衣國,潛在商機值得投資者進一步評估。

(十)交通基礎建設

  基礎設施建設是索馬里蘭實現永續成長之政策重點,而交通運輸為其強化國內基礎建設重點對象之一。一般而言,針對像是交通運輸這類大型基礎建設之投資,其所需金額通常較高,而國外投資者之投資可能以取得當地該基礎建設使用權為目的,而非僅是獲取建設報酬。舉例而言,索馬利蘭為促進港口升級、強化漁業部門發展及改善海上交通,在2016年與杜拜環球港務(Dubai Ports World, DPW)簽訂為期30年的特許權協議(concession agreement),其中DPW將投資4.42億美元用於索馬利蘭柏培拉港口的現代化升級,並取得柏培拉港口的50%股份,其餘股份則分別由索馬利亞政府(31%)與衣索比亞政府(19%)持有[14],索國希望透過此一大型交通基礎建設之投資,能在經濟和社會發展方面帶來更大的經濟乘數效應。我國方面,由於交通基礎建設(包括港口、鐵路等)之投資金額通常較大,且投資形態與一般民間投資(如製造業)有相當大的差異,可能需要與當地政府單位進行交涉,建議進行投資前針對投資回報率進行仔細事前評估。

三、結語

  相較於其他非洲國家,索馬利蘭因其特殊政治情勢,加上我國國內與國際未有太多關於索國投資商機之研究報告,致使國內業者對於索馬利蘭之掌握度相當有限,因而投資意願不高。本研究主要目的係提供一較為全面之分析,以利我國廠商對於索國投資商機領域有初步之掌握。針對潛在欲赴索國投資之廠商,除前述分析內容,本研究亦提出三點綜合建議供潛在投資者參考。

(一)優先以對方國家具投資需求之項目為主,投資前應赴當地進行實地考察

  以製造業而言,目前索國政府欲積極促進投資之領域包括:礦產、畜牧、農業及漁業,另外也強調再生能源、乳香與阿拉伯膠、資通訊產業、水泥、鹽與交通基礎建設等領域為索國境內具投資潛力之業別,顯示這些產業為對方政府積極重視且具有投資需求之領域,建議我國投資者赴索國投資前可先行考量渠等產業,且在投資前應赴索馬利蘭進行實地商機考察。

(二)未來可利用索馬利蘭柏培拉港口與走廊拓展海灣地區國家及衣索比亞市場

  索馬利蘭位於非洲之角重要戰略位置,不僅緊鄰衣索比亞,境內柏培拉(Berbera)亦有深水港,且位於亞丁灣(Gulf of Aden)通行紅海和阿拉伯海的中間點,為全球貿易重要航道之一,極具貿易樞紐價值。此外,柏培拉港對於沒有對外港口的衣索比亞而言格外重要,衣索比亞政府為連接衣國與柏培拉港,積極支持投資打造「柏培拉走廊」(Berbera Corridor),連結其境內鐵路、道路與物流到柏培拉港,顯見索馬利蘭無疑是進入東非地區的重要入口。待DP World公司柏培拉港升級計畫與「柏培拉走廊」兩者竣工後,柏培拉港有望成為非洲之角最大港口並連結至衣索比亞,屆時我國業者倘至索馬利蘭投資,除了索國內需市場,投資者亦可將目標著眼於海灣國家及衣索比亞市場之拓展,以擴大商機。

(三)當地電費昂貴,投資用電量大之產業須謹慎評估

  如本研究前述分析,索馬利蘭目前境內供電來源多靠燃油發電,成本高昂導致國內電價居高不下。縱然在索國國家發展計畫明確提及能源轉型,降低電價為其施政重要目標,但目前索國仍處於轉型期間,若是用電量較大之產業,高昂的電力成本可能壓縮業者利潤,建議業者於投資用電量大之產業前應仔細進行事前評估,或考量在當地建立獨立供電設備之可行性。

[1] 本研究此部分內容主要綜整自索馬利蘭「第一階段國家發展計畫」(NDP I)、第二階段國家發展計畫(NDP II),以及《索馬利蘭投資指南》(Somaliland: An Investment Guide to Somaliland),倘無特別註明,則相關統計數字來源係擷取自上述三份報告。

[2] Mohamoud, M. A (2018), “Somaliland’s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Attempt: Prospects of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Recent Advances in Petrochemical Science, 4, 1-12.

[3] 「中油非洲採油成功 首次自行運回台灣」,經濟日報,2020年11月13日。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48/5011249。

[4] Kinnaird, J. A.and B. Jackson (2000), “Somaliland-a potential gem producer in the Mozambique Belt,” The Journal of Gemmology, 27, 139-154.

[5] 「糧食補助非長久之計 沙漠溫室或能終結乾旱和饑荒」,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zh-tw/agriculture/zekgo8l.html。

[6] 「氣候乾旱難耕種「海水溫室」成救星?」,智經研究中心,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032。

[7] Seawater Greenhouse, https://seawatergreenhouse.com/somaliland.

[8] https://www.securefisheries.org/sites/default/files/SomaliFisheriesTimeline.xlsx。

[9] Shuraako, “SOMALI MARINE PRODUCTS COOPERATIVE COMPANY HIGHLIGHTS,” https://www.shuraako.org/portfolio/somali-marine-products-cooperative.

[10] [1] Tucker, A. (1986), “Frankincense and myrrh,” Economic Botany, 40, 425–433.

[11] National Development Plan (2012-2016), Ministry of National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Somaliland.

[12] Konecny, P., A. Hagi, E. Plevova, L. Vaculikova, and T. Murzyn (2017), “Characterization of limestone from cement plant at Berbera (Republic of Somaliland),” Procedia Engineering, 191, 43-50.

[13] Mukhtar, M.H., (2003),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Somalia, Scarecrow Press, Inc.

[14] “Will Somaliland’s Berbera port be a threat to Djibouti’s?” the africa report, 24 December 2020, https://www.theafricareport.com/54136/will-somalilands-berbera-port-be-a-threat-to-djibout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