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韓國未來人口結構成長及衰退趨勢之評估分析
日期:2019/06/13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姚鴻成 顧問
文件編號:WTOepaper650
一、前言

  就人口統計學之分析,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之調查,以2019年4月25日為基準,全球總人口計達76億6,546萬人,其中中國大陸為13億9,530萬人,占全球總人口之18.5%、印度為13億5,980萬人,占17.9%、美國為3億2,359萬人,占4.3%。

  如以目前全球221個國家或地區之總人口而言,中國大陸居首,印度次之,美國第3,印尼第4,巴西位居第5。

  韓國國土面積共計10萬340平方公里,2017年之總人口為5,136萬人,2019年央年(以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為基準),如以最高峰位-出生新生兒28萬人,死亡人口32萬人推算,將達5,165萬人,名列全球總人口排序第28位。

  近年來韓國人口結構,由於生育率偏低,以及少子化之趨勢,如以中位階基準推算,2028年為最高峰,估計將達5,194萬人,其後,將逐年下降,迨至2067年,將大幅減少為3,929萬人。

  韓國人口在逐年遞減之同時,高齡化人口,將呈快速成長,亦即平均壽命隨著高齡化之增加而提升,此將相對呈現韓國社會,應如何妥善照顧老一輩之長者,醫療保健之有效運作,以及生產年齡人口,扶養及照顧老一輩及下一代之雙重使命,凡此均將成為韓國沉重之責任及負擔。

  韓國政府針對未來人口之發展趨勢,所進行之特別評估推算,已有具體而詳盡之分析,接踵而來是如何有效因應所面臨之課題,進而尋求解決途徑。

二、未來人口結構之發展趨勢

  根據韓國統計廳所發表之韓國未來人口特別推算資料指出,如以2017年至2067年為基準,韓國2019年央年全國總人口預估將達5,165萬人。

(一)低位階基準推算

  如以低位階基準推估,韓國2020年之總人口,將較2019年減少約1萬人,減幅為0.02%,較統計廳於2016年所推算,人口減少年度之2024年,提早4年到來。

  統計廳之推算資料,如根據人口之出生、死亡及旅居國外等之人口結構變化,按照低位階基準推算時,2019年之新生兒出生人口估計為28萬2,000人(合計生育率為0.87人),死亡人口為32萬7,000人(每1,000人死亡人口為6.3人),顯示韓國自2019年總人口即將呈現減少趨勢。

(二)中位階基準推算

  如以中位階基準推算,韓國總人口未來之發展走勢,仍然呈現減少,即總人口至2028年將達5,194萬人之頂點後,自2029年起逐漸下降,此亦較統計廳於2016年所推算,人口減少年度之2032年,提早3年於2029年到來。

  以中位階基準所推算之人口結構分析,亦顯示與低位階基準之推算相同。

  隨著人口之減少與高齡化之快速成長,未來時代之社會負擔亦相對加重。

  根據中位階基準之分析,韓國2025年65歲以上之老齡人口,將達1,051萬人,占韓國總人口之20.3%,可以稱謂已邁向超高齡化之社會;14歲以下之幼少年人口,則將達554萬人,占總人口之10.7%,反之,生產年齡人口(15歲至64歲)則達3,585萬人,占總人口之69.1%,較2017年之73.2%減少4.1%。

  韓國邁向超高齡化社會後,截至2051年65歲以上之人口,將達1,899萬9,000人(生產年齡人口為2,414萬9,000人),高齡化人口將首次超越總人口之40%。

  高齡化人口之增加,幼少年人口之減少,加以生產年齡人口,亦隨著人口結構之變化,而逐漸衰退,相對加重生產年齡人口對老年人扶養義務之負擔及責任。

  茲將韓國未來人口特別推算之主要內容,列表分述如次。



三、生產年齡人口扶養幼少年及高齡化人口責任加重

  由於韓國未來之人口結構,呈現低生育、高齡化之現象,預估截至2065,韓國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會員國家中,具有生產能力人口,需扶養高齡化人口責任最重之國家,且其扶養責任比重有日益擴大之趨勢,此亦引起韓國政府之關注,並正進行有關因應對策之研擬與規劃。

  韓國統計廳同時指出,依據韓國未來人口特別推算資料分析,韓國2017年至2067年生產年齡人口,每100人應扶養幼少年及高齡化人口之照顧責任比重,2017年為36.7人,此在OECD 35個會員國中(以2015年為基準),韓國名列末位,且此一扶養比重,有逐漸加大趨勢,迨至2056年將增加為100人,2065年則再擴大為117.8人,此亦充分顯示,韓國在OECD會員國中,屬於唯一生產年齡人口,應扶養幼少年及高齡化人口1人以上之國家。

  就韓國每100生產年齡人口,應扶養65歲以上人口之比重而言,2017年為18.8人,迨至2036年將增加為50人,2067年則再擴大為102.4人,較2017年約增加5.5倍。至於扶養幼少年之比重,2017年為17.9人,迨至2067年則為17.8人,兩者幾乎相同,其主要原因係幼少年人口與生產年齡人口,同時呈現減少所致。

  茲將OECD主要國家生產年齡人口應扶養幼少年及老年人口之比重,列表分述如次:



(一)高齡化人口快速增加

  就韓國高齡化人口之發展趨勢分析,其速度亦較其他國家為快,65歲以上高齡化人口之比重,2017年為13.8%,在OECD會員國中,雖然排名居中,但迨至2065年,則攀升為46.1%,將名列前茅。

  在生產年齡人口方面之比重,2017年為73.2%,係OECD會員國中,比重較高之國家,迨至2065年則降為45.9%,幾乎名列谷底,尤其在嬰兒潮年代(1955年至1963年)出生者,截至2020年均將邁入高齡化,同時生產年齡人口,年平均將減少33萬人,預估截至2030年代,年平均將再減少52萬人,接踵而來之問題,是這些因減少而所剩餘之生產年齡人口,如何能擴大分攤扶養及照顧幼少年及高齡化人口,因為生產年齡人口減少,將影響經濟之成長,高齡化人口增加,則將增加各項福利及年金之給付。

  韓國部分學者主張,就短期而言,應防範女性在職場較早結束職場生涯之時程,進而輔導其能在勞動市場,開展臨時性之工作機會;此就長期而言,除應提高生產力外,並應透過技術革新來尋求解決途徑,不應僅在出生及人口等方面,來作政策研擬,而應就勞動施政方向及總體經濟學(Macroeconomics)角度,來解決問題,尤其應針對勞動生產力較高之國家,以及勞動生產力較高之社會,去作較詳細之研究與分析,以利作為政府之政策參效。

(二)未來人口假想性之推論

  韓國統計廳針對韓國未來人口特別推算之資料中,就韓國未來人口預測所必要之出生、人均壽命,以及回韓定居之預測等,列出高位、中位及低位等,3種假想性之推論。

  就韓國女性每人平均之子女生育率分析,2017年為1.05人,如以高位出生率而言,2021年為1.09人,2067年增加為1.45人;如以中位出生率而言,2021年為0.86人,2067年為1.27人;如以低位出生率而言,2021年為0.78人,2067年則為1.10人。

  就韓人回國定居者分析,以2017年為例,計達19萬1,000人,如以高位回國定居而言,2067年估計將達9萬6,000人,中位將達3萬5,000人,至於低位回國定居者,因移往國外之人口多於回國定居之人口,因此估計僅有2萬3,000人。

  另就韓人預期之平均壽命分析,2017年為82.7萬,迨至2067年,高位估計為91.1歲,中位估計為90.1歲,低位估計則提升為88.9歲。

四、總人口逐年下降

  韓國人口生育率,如以中位生育率之1.27人為基準,2100年之總人口,估計將降為2,496萬人,如以低位生育率之1.1人為基準,2100年之總人口,則將再降至1.669萬人。

  近年來,韓國由於新生兒之生育率降低,平均壽命普遍延長,預估截至2045年高齡化人口之比重,將超越日本,排名全球第1位。

  目前韓國之總人口,在全球排名第28位,預估截至2100年,將降至全球第72位。

(一)女性單身非婚不育傾向偏高

  韓國統計廳進一步分析,韓國2018年央年之人口,估計約在5,170萬人,25年後之2044年,將降為4,000萬人,2066年再降為3,000萬人,迨至2100年,則僅及2,496萬人。

  韓國人口快速下降之頂點,應以2040年為最高峰值,預估自該年度起,韓國之總人口每年將減少30萬人。

  韓國統計廳另指出,韓國未來之人口生育率,最高亦不會超過1.27人,其主要原因,係單身非婚之女性傾向日益增高,生育率仍會繼續下降所致。

  韓國新生兒之生育率,2030年預估將達35萬人,2050年估計將降為24萬人,2080年將再降為17萬人,截至2100年,將再減少為13萬8,000人。

(二)生育率逐年走低

  根據韓國保健社會研究院之分析,韓國目前40歲中、後期之女性,每10個人就有1人不結婚,即使結婚亦不生育,不生育之比率較30年前約增加3~4倍之多,如以40歲女性為基準,因為44歲~48歲,1971~1975年之出生率為1.62人,較上一代父母輩,即1941~1945年之出生率3.73人相比較,幾乎高出1倍之多,其主要原因,係不結婚之女性人口,以及已婚不生育之女性人口增加所致。

  韓國上一代不結婚女性之比率,約在0.7%左右,迨至1971~1975年則增加為10.1%,已婚不生育之比率,亦自每100人為1人(1.5%),增加為每100人提升為6人(6.2%)。

  茲將韓國未來總人口之發展方向及高齡化人口之成長趨勢,分別列述如次:





(三)政府人口評估政策過於樂觀

  韓國部分學者專家認為,政府主政當局對於韓國未來人口結構之發展趨勢,仍有過於樂觀,且有評估過高之嫌,認為韓國自2025年開始,生育率將超過1%,就長期而言,可能有相當之時間,維持在1.27%上下,但是強調生育率一旦走軟後,再回升之可能性鮮少,其主要原因,係韓國近年來適婚年齡女性不婚趨勢增加,以及高學歷者就業機會持續較難所致。

  反之,由於人均壽命之延長,65歲以上高齡化之人口,呈現快速成長趨勢,其中嬰兒潮年代出生之人口,自2020年起,將分別進入65歲,高齡化人口自2019年之786萬人,迨至2025年將增加為1,051萬人,2024年將擴大為1,722萬,2050年再擴增為1,900萬。此外,高齡化人口占韓國總人口之比重,2040年為33.9%、2045年增加為37.0%、2050年將擴大為39.8%。

  如以韓國與日本高齡化人口增加率而言,由於韓國2045年之增幅已超過日本,因此韓國自2045年起,已躍升為全球高齡化人口之第1大國。

  韓國目前在全球人口之排名順序,名列第28位,迨至2050年將降為44位,2100年將再下降為72位。

  如以韓國目前生育率1.1%為基準,2100年在全球之排名順序,將跌為85位,屆時韓國將成為減幅最明顯之國家。



  韓國學者專家亦呼籲,韓國政府當務之急,乃係應儘速針對韓國人口結構減少之趨勢,就經濟、社會、福祉及生活品質等層面,作廣泛及深入之探討,進而研擬有效之因應對策。

  尤其針對韓國人口結構及生產年齡人口之大幅減少,相對萎縮內需市場、景氣低迷,高齡化人口醫療費用社會成本負擔加重,健保費用負擔人口減少,相對促進健保基金財政惡化,以及在國民年金方面,因高齡化人口之增加,呈現擴大支出等現象,應作出全盤之討論後,提出相關建言,進而作為政府有效改善人口社會福祉之施政方向。

五、各級學校學生大幅減少

  韓國目前面臨各型醫院婦產科、幼稚園、國民小學,以及初、高中級學校學生人數減少,教室及設施閒置等情形,比比皆是,但在捷運方面,博愛座卻呈快速增加之現象,倘韓國人口結構,按照原預估之推算,2021年之生育率,以0.78為基準,10年後2029年之「嬰兒產業」,將大幅萎縮,而高齡化之「銀髮產業」,則將呈現快速成長趨勢。

  隨著生育率之減少,每年新生兒之出生僅能維持在20萬人,此將相對促使婦產科醫師及產後照護專業人員之大幅轉業。

  如以2029年為例,幼稚園及兒童之家之學童(0~5歲),將自2019年之239萬人,減少為71萬人,計減少約168萬人,此將相對影響韓國之企業發展。此外,在國民小學之學生人數方面,亦將自2019年之285萬人,於2029年時,減少120萬人,僅及165萬人,如以每所國小以6個班級數為基準,屆時將有1,300所學校必須關閉。

  至於在國中、高中及大學方面,亦復如此,自2019年起10年後,將分別減少12萬、18萬及74萬學生人數。

  再就高齡化之人口方面分析,2019年滿65歲以上之人口,截至2029年,將增加1.6倍,約達1,231萬人,10年期間將增加460萬人,高齡化人口占總人口之比重,亦自2019年(以2月為基準)之14.9%,增加為24.2%。

  此外,目前首爾捷運(地鐵)每輛車廂計有54個座位,其中12席為博愛座(約占總座位22%),預估今後博愛座之比率亦將持續增加。

  茲將韓國以2019年為基準,10年後各年齡層之人口增減概況,分述如次:



六、結論

  綜觀上述分析,似可概略了解韓國之人口結構,長期而言,有逐漸減少趨勢,其主要原因係女性選擇單身、非婚、晚婚,甚至婚後不生育之傾向,進而產生少子化現象所致。

  中國大陸早期為抑制人口暴增,所推動之一胎化政策,目前雖已廢除,但其生育率並未隨之大幅增長。

  臺灣與韓國,不論在產業結構及經濟發展模式方面,相同之處甚多,尤其就人口結構而言,臺灣似亦面臨人口逐年下降,以及少子化之現象,就以目前各縣、市國民小學學生人數,逐年減少之情況觀之,即可窺其端倪。

  韓國政府就未來人口之發展趨勢,作有系統之推算、分析與評估,進而著手研擬有效之因應對策,作為未來人口之施政參效,擬可作為臺灣之借鏡。

資料來源:

  韓國統計廳

  韓國首爾新聞

  韓國朝鮮日報

  韓國保健社會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