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消息 | 簡介 | 相關文件 | 相關網站
香港及墨西哥提出「不可控訴服務貿易補貼」之討論文件
日期:2008/10/24
作者:靖心慈、賴一帆
  服務貿易有關補貼議題的談判於2002年7月22日定出工作計畫後,直至目前為止,談判進展緩慢,去(2006)年仍在補貼定義和資訊交換方面的討論打轉。香港和墨西哥於今(2007)年3月7日則跨出一步,針對政府採取一些不致遭到會員異議反制的服務貿易補貼措施,提出討論文件。   首先,香港及墨西哥引用2項現行WTO法源,即一為貨品貿易方面的《補貼及平衡措施協定》(Agreement on Subsidies and Countervailing Measures, SCM協定),二為《農業協定》(Agreement on Agriculture)。在《SCM協定》方面,規定3類定義狹窄的不可控訴之補貼(Non-Actionable Subsidy),其在多邊架構下為不可控訴,且不致成為採取平衡措施的對象。此等補貼之所以受到保障,原因在於其極不可能對於貿易造成負面影響,或其因具有特殊價值而不應加以限制。此等補貼包括以下三類:1.對工業研究及產生競爭前之發展活動的補貼;2.對貧瘠地區的補貼;3.對新環保設施的補貼。在《農業協定》方面,其關於政府的一般性產銷服務、生產者之退休給付、天然災害救助等不致於影響農業貿易或僅會造成輕微影響的境內支持措施,可以不必列在WTO農業協定下之削減承諾中,稱為綠色措施(Green box)或綠匣補貼。另外,《農業協定》的微量補貼、開發中會員對農業與農業發展的特定支持措施、會扭曲生產和貿易的境內支持措施下的特定直接投資,也被歸類為不需削減承諾的類型。   就上述兩種法源規範,政府可以採取而不致遭受其他會員抵制的補貼措施,香港及墨西哥提出在討論服務貿易不可控訴之補貼時,應考量以下12項問題: 1.服務貿易不具特定性之補貼不須受到規範拘束的可能類型? 2.政府政策目標(尤其在公共政策方面)在決定何種補貼不受到規範拘束時,所扮演的角色為何?在服務領域中,何種政府政策目標應被認為是不可控訴或綠匣補貼的範疇? 3.因政策目標所為之補貼,何種類型的國民待遇不須受到規範拘束?且如何在會員特定承諾表的水平承諾中,對此做出排除適用? 4.由政府資助的研究在何種程度上不受補貼規範的約束?如果該研究服務已在《服務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 GATS)承諾表中作出承諾呢? 5.由政府提供的基礎建設與公共服務在何種程度上不受補貼規範之拘束?又如果這些服務本身已在GATS中做出承諾且由私人提供呢? 6.有關區域發展的補貼在何種程度下不受規範之拘束?如果這些與基礎建設或其他服務有關之補貼對區域發展具重要性呢? 7.GATS第15條提及應認知補貼在開發中會員發展計畫中所扮演的角色,並考量各會員(特別是開發中會員)對此領域的彈性需要。其他具有發展目標的補貼,在何種程度下不受規範之拘束?這些發展目標可能為何? 8.關於環境保護所為的補貼在何種程度下不受規範拘束?W/120服務業分類表中=, 環境服務分類活動所為之補貼應否受規範之拘束?已在GATS中做出承諾的環境服務又該如何? 9.對於一般或對特定專業或機構所為之教育與訓練補貼,在何種程度下不受規範的拘束?已在GATS中做出承諾的教育服務又該如何? 10.對為達成政府特定社會政策目標所為之健康與福利服務、人員聘僱/置換服務、文化服務等其他“社會服務”的補貼,應否受規範的拘束? 11.對於促進結構調整所為之補貼應否受規範的拘束? 12.微量補貼在服務中是否亦可適用?   從以上的討論可以發現,只要是具重要公共政策目的之服務(例如公用事業、電信、郵政、金融、運輸、健康、教育服務等),其可能獲得不同程度的政府支持,即使此服務可能不是由政府機構提供,對補貼而言,政府政策目標仍為合理合法的考量因素之一。故在服務中討論何為政府政策目標所為之不可控訴、可允許的補貼,對將來進行補貼定義的討論,應具有相當大的助益。 【由靖心慈、賴一帆(WTO服務貿易規則工作小組)綜合報導,取材自WTO文件,JOB(07)/27,2007年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