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李淳:大陸近期經濟改革的意義
日期:2021/09/02
作者:李淳

  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進入新階段,宣布將從「部分先富」進入「共同富裕」,並以此作為2049建國百年的執政目標。在目前貧富差距嚴重,炫富仇富矛盾日深的當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推動共同富裕必獲民意支持,但外界質疑的關鍵在於手段的副作用為何?效果如何?更重要的是,除了官方理由外,政治上的「附帶效益」又為何?

 

  過去二年,大陸對市場的治理顯然將「清理整頓」作為主流。從螞蟻金服、房產大亨、金融教父,科技巨擘、補教遊戲,近期又開始整治不良藝人跟網路「黑嘴」,範圍擴大力道加強,被整公司股價崩跌往往以千億台幣為單位。

 

  改革開放40年,具「中國特色」計劃經濟成功做到「部分人、部分地區先富」的目標,但也因人為介入決定誰是冠軍(champion-picking),造成極少數獲選者一飛沖天、大多數落選者沒人理會的集中及流動困難二大問題。集中的風險,導致有權決定冠軍者因巨大的外部壓力及誘惑而扭曲,而少數冠軍在被保護下為所欲為,也出現人為的大者恆大的壟斷問題。而流動困難的結果,就是仇富情緒高升,其他人則改為追求「躺平正義」。這是依照計畫推動「先富後富」的代價,也是潛在政經社會動盪的源頭。

 

  鄧小平在1985年提出先富理論時,就已經指出這不是目標而是走向共同富裕的路徑,因此先富幫後富是義務。近年市場整頓或有多重原因,但也可以理解為是整治「先富」造成的問題的醞釀;上個月底宣示啟動共同富裕計畫,則代表時間表開始倒數。

 

  大陸共同富裕政策看起來有二個層面,一是政府的責任範圍、一是先富者的義務範圍。政府要做的,可以納入十四五計畫的「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為參考點,將透過就業創造、產業投資、醫療教育、養老照護以及調整所得分配方式,要在2025年時達成「居民收入、中等收入族群」雙倍增目標,而且城市收入最高與最低的倍差縮至1.55倍,城鄉更要縮小到1.9倍這些量化指標。共同富裕人人愛,但要在五年內以人為方式巨幅縮小所得差距,必然要動用張力很強的加法(增加後段所得)及減法(減少前段所得),經濟階級改變的動盪已可預見。

 

  再看先富者的義務。習近平已經宣示要「合理調節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更要構建初次(市場分配)、再分配(稅收等政府分配)、三次分配(道德分配)制度;最近不良藝人、不良名嘴、不良補教的整頓應該都有關,但未來充滿變數及不確定性,例如高所得如何「調節」?非法所得如何認定跟取締?而所謂第三次「道德分配所得」要如何落實?不但會有因地制宜的作法,恐怕還會有不少「因人制宜」的操作空間。亦即是,若是「先富者」的整頓清理不是按規則一視同仁,而是沿著恩賜及懲罰脈絡落實,未來應該會有很多以共同富裕做標題的怪異政策出現。

 

  計畫經濟下,中國大陸治國者對國家未來一向有一個想像的藍圖,但真實世界中能否按圖操課不無疑問,更何況與西方世界關係也進入新的對抗階段,挑戰越發艱鉅。再者,先富原則推展數十年後,既得利益糾結已深,結構調整衝突及動盪難以避免。最後,治國願景總是無法擺脫從中央到村鎮基於政治目的之汙染干擾,加上人為改變分配制度下可以透過買通、擄獲、遊說改變的本質並未改變,都使得中國大陸經濟進入一個願景美好但充滿變數的階段。

 

作者:中經院WTO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

資料來源:2021-09-01/經濟日報/A4/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