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轉載】日本協助企業調整供應鏈政策對臺灣之啟示
日期:2021/02/04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 丁心嵐 助研究員
文件編號:WTOepaper725
  新冠肺炎自2020年1月於中國大陸開始蔓延,使得中國大陸的春節假期延長,連帶影響到工廠的開工時間以及物流運輸嚴重壅塞,讓許多從中國大陸採購原物料、進口最終製品的日本企業面臨斷鏈的危機,不但位居製造業重要地位的日本汽車產業,深受中國大陸工廠停工帶來交期延誤的影響,日本國內也因醫療用的醫材高度仰賴自中國大陸進口,而造成防疫用品如口罩、消毒液等嚴重缺貨,進而產生囤貨居奇、價格高騰的現象。

  新冠肺炎的發生只是讓日本政府加速協助企業進行供應鏈調整的腳步,其實早在美中貿易戰開打之時,夾在中間的日本企業就已發現供應鏈過於集中於中國大陸帶來的風險,日本的產業研究專家也呼籲日本企業應及早擬定因應策略,發展全球化的供應鏈模式,以降低美中貿易戰對日本企業造成的負面影響。
基於此,日本政府在2020年4月公布的《新冠病毒感染症緊急經濟對策》中,提出了協助企業進行供應鏈改革的方針,其後更進一步於5月公開日本企業回國投資與調整海外生產據點的補助金政策,並於7月22日完成第一批補助對象的招募。

美中貿易戰對日本企業供應鏈的影響

  美國川普總統上任後,為追求美國貿易收支的平衡以及降低在中國大陸美商的不公平競爭待遇,自2018年7月開始,陸續展開4波對中國大陸進口品加徵關稅的舉措,不僅造成美中關係的緊張,連帶影響全球供應鏈體系的運作。日本為掌握美中貿易戰對日本企業的影響,於2019年8月至12月之間,由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進行主題為「關於日本企業拓展海外事業」(2019年度日本企業の海外事業展開に関するアンケート調査)之問卷調查,調查內容涵蓋「貿易保護主義之影響」、「針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因應對策」、以及「供應鏈體系之重整」。

  該調查發布的結果聚焦於對中堅/中小企業的影響,雖然也存在從美中貿易戰中獲益的企業,但整體而言,美中貿易戰對2成的日本中堅/中小企業已造成負面的影響,以產業別來說,運輸工具(汽車及其零組件)、運輸業、精密機械、鋼鐵/金屬等產業,皆有超過3成的中堅/中小企業受到負面影響,是受害程度較高的業別。

  日本企業受到負面影響的原因甚多,跟關稅提高有直接相關的前三大因素包括(1)美國向中國大陸採購的數量減少;(2)美國提高關稅使供應商面臨商品價格上升導致競爭力降低,直接降低進口商下單的數量;(3)美國提高關稅但在不提高售價的情況下,由進出口雙方分攤關稅上漲的成本,直接壓縮企業的獲利等。前三大間接因素則包括(1)美中貿易戰使得中國大陸經濟成長速度大幅減緩,對日本企業製品的需求降低;(2)中國大陸企業的訂單量減少,連帶降低對設備投資的需求;(3)中國大陸對美國出口的下降,使得中國大陸製產品轉銷往其他市場,加劇其他市場的競爭程度等。

新冠肺炎對日本企業供應鏈的影響

  2020年1月,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開始在中國大陸迅速擴散,並隨著人員的移動傳播至世界各地。時值農曆春節的年假期間,大量的中國大陸觀光客湧入日本,同時大量採購防疫必需的物品如口罩、消毒液等。在此同時,日本出現了首例的新冠肺炎感染者,並迅速在日本國內蔓延開來,防疫物資在全日本呈現長期缺貨的局面,包括醫療體系所需的人工呼吸器等。

  根據日本內閣官房日本經濟再生總合事務局發布的會議資料顯示,2019年日本對中國大陸的出口總額為14.7兆日圓,占日本總出口金額之19.1%,同年日本自中國大陸進口總額為18.4兆日圓,占日本總進口金額之23.5%,顯示日本在經濟方面對中國大陸的依賴程度相當高。在中間財的進出口貿易上,日本對中國大陸的依存度也是最高,比重超過2成,從中國大陸進口的中間財當中,尤以電子零組件、電腦相關產品、汽車零組件等占比最大。若進一步觀察汽車零組件的進口來源,來自中國大陸的比重自2005年開始逐年攀升,2019年已達到37%的程度,也因此,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中國大陸生產與物流體系的混亂,在日本汽車產業供應鏈體系中掀起巨大的漣漪。

  透過日本自動車工業會向14家汽車製造商的訪問結果顯示,此次疫情對日本汽車業在生產上造成相當大的影響,包括生產面、物流面、以及資訊流通面的困難。在生產面向上,產生的問題包括(1)中國大陸幅員廣大,各地方政府有各自防疫的規範與標準,且一日三變,讓企業難以訂立因應對策;(2)停工的命令一日不解除,連庫存也無法調動;(3)人員移動的限制因省而異,使得工廠招工困難,即使停工命令解除也難以立即恢復生產;(4)位於中國大陸零組件製造商生產線真正再開的時程無法確實掌握;(5)在中國大陸當地採購的供應商交期延誤亦無法確定可交貨的時間,連帶使自家工廠的開工日期無法確定。
物流方面的問題則涵蓋(1)從工廠到港口的陸路運輸狀態無法掌握;(2)物流的混亂使得部分零組件的供貨相當吃緊,也使得生產線無法順暢運作;(3)出口相關的物流與通關服務停止;(4)雖然改以空運做為因應對策,但由於航班縮減,也在確保航班上耗費相當大成本。此外,中國大陸各地正確資訊的流通與掌握也呈現困難度相當高的狀態。

  疫情對於經濟活動的影響,遠比十年前雷曼兄弟破產造成全球性金融危機帶來的衝擊還要大,不僅讓消費需求大幅下降,連生產活動、人員的移動都受到限制。風險管理的名言「雞蛋不應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是人們熟悉的諺語,而日本對中國大陸的高依存度,被認為是造成此次日本生產體系紊亂、醫療物資短缺的重要因素,也因此迫使許多日本企業認為需要重新檢討現有的生產採購體制、庫存與物流模式等面向,亦即整個供應鏈管理(supply chain management, SCM)體系都面臨須全面檢討與改正的處境。

日本政府協助企業重整供應鏈的對策

  日本對於中國大陸的貿易依存度高,導致日本企業在中國大陸生產或採購的物品,因人員與交通的移動禁止措施,使得生產活動與物流體系異常混亂,不僅讓企業與日本經濟蒙受巨大損失,也使得日本國內醫療物資匱乏,令日本國民的生命與健康暴露在病毒威脅的風險之下。

  有鑑於此,從經濟安全的角度出發,對經貿投資採取原則上尊重市場自由競爭機制的日本政府,於2020年4月7日召開的內閣會議中,通過實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緊急經濟對策》(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緊急経済対策),以下簡稱《緊急經濟對策》,透過政府政策之擬定大力支持國內生產基地的重建和建構多元化的供應鏈體系,並致力協助企業拓展海外業的業務,並維持和加強農業、林業、漁業和食品出口能力,以便在疫情緩和之後能夠繼續創造與吸引外部的需求,創造與建立中長期經濟成長的經濟結構。

  《緊急經濟對策》除了指定經濟產業省負責完善日本國內的口罩、人工呼吸器等醫療器材的生產線,確保醫療物資不虞匱乏之外,同時提出「建構強韌性經濟結構」的施政方向,其中有關供應鏈改革的內容包括提供補助金協助日本企業重新建構其供應鏈體系,涵蓋在日本國內設廠以及於東協國家建立新的生產據點,以及與此相關的技術開發與升級、與東亞經濟研究中心(ERIA)的共同研究、稀少金屬儲備方案、以及動態庫存查詢系統之整備等,以降低日本企業過度集中於單一生產地所帶來的風險。該計畫合計提撥2,486億日圓的資金補助,協助在中國大陸等地的日本企業將生產據點回流日本或移轉至東協國家,前者的補助金預算2,200億日圓,後者則為235億日圓,其餘經費將用於與東亞經濟研究中心(ERIA)的共同研究,以及其他拓展海外市場的補助等。

  一、供應鏈改革將促進國內投資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擴大,使日本供應鏈的脆弱性日益明顯,該政策的目標是強化整體供應鏈的應變能力,將目前生產據點高度集中的產品及其零組件,以及對公眾健康生活至關重要的產品和生產原物料等,重整其在國內的生產基地,以確保產品和零組件原物料的順暢供應。

  補助的對象分為A、B、C三類,並須各自滿足日本政府公告之要件,A類以在日本國內建立工廠、增購生產設備為主,以降低供應鏈的集中度為目標;B類以因應國民健康必需品之需求,而須擴建或增建的倉庫或物流中心等設施為主,並屬於日本產業分類中之貨物運輸業、遠航海運業、沿海海運業、航空運輸業、倉庫業、港灣運輸業、貨物運輸交易業、批發業、製造業、零售業等類別;C類以二家(含)以上中小企業形成的合作聯盟為主,若二家以上的中小企業具有優勢互補的特性與能量,可提出共同投資計畫書,其內容若符合A類的補助事項,則可獲得政府的補助。

  上述三類受補助的對象企業涵蓋大、中、小型企業,惟大規模企業獲補助金額占整體投資計畫的占比,將低於中小企業。換句話說,相同投資金額的計畫書,在A類事業投資計畫下,大企業獲補助的金額上限為投資總金額的二分之一,中小企業最高可獲三分之二;B類事業大企業獲補助的上限為三分之二,中小企業則為四分之三;C類事業之中小企業聯盟則可獲得四分之三;而不論是哪一類型的投資計劃,皆不超過150億日圓的投資補助金額上限。

  二、海外供應鏈多元化的支援政策

  此政策主要協助日本國內企業調整其在東亞地區的建構多元化的供應鏈與生產體系,並加深日本與東協國家的經濟產業合作關係。因此,針對日本企業將海外生產據點移往東協國家者,日本政府將提供補助金,供其改善海外供應鏈與生產體系。

  補助的對象與內容包括一般類別與特殊類別的設備投資補助,兩者之間的差別在於特殊類別須為政府或醫療等專業機構指定、具急迫性需求或對人民健康生活至關重要的物品。兩類別的補助金額上限皆為50億日圓。

日本經驗對臺灣的啟示

  由前述日本的供應鏈調整趨勢,值得臺灣借鏡方向如下:

  一、中國大陸做為世界工廠的優勢已經減弱,當地生產據點可轉以內銷為導向,輔導企業佈建全球化生產網絡

  綜整而言,日本政策的補助方向首重與國民健康與維持日常生活有關的物資如口罩、酒精消毒液、防護服、人工呼吸器、人工心肺機(葉克膜)等重要醫療衛生用品,提高在國內建立生產基地的補助率。其次針對單一國家依存度高的製品與原物料供應等產品,提高其國內生產的產量。此外,對於目前以單一國家生產依存度較高的製品與零組件生產體系,也提撥資金協助企業在東協國家等地建立多元化的生產供應系統。

  然而,日本政府並未要求企業要完全撤離目前的海外生產據點,對於回歸國內設廠者的支援補助也不限制是否是從中國大陸撤退。中國大陸仍為相當有潛力與相當廣大的商品銷售市場,但隨著勞動力成本的上漲,已使在當地設廠的生產成本提高不少。但日本企業仍然看重中國大陸市場的發展潛力,於當地設置的生產據點,未來極可能轉為內銷導向繼續生產。

  我國企業過去也多以中國大陸為主要生產據點,近年遭受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不少企業開始重新評估全球生產的布局策略。我國政府對於臺商回臺投資亦設有獎勵措施,並在美中貿易戰發生後已產生相當大的實質效益。然而,對於分散至其他生產據點的企業,並未提供相應的協助,對於規模不大的中小企業而言,可能產生資金上的需求,若能參考日本政府對於協助日商海外生產據點轉移到東南亞國家者,亦提供相當程度補助的經驗,不僅有助於臺灣與東協國家建立更加緊密的經貿合作關係,也協助我國產業供應鏈的布局益發多元化,強化對臺灣經濟的支撐效果。
  
  二、加強臺灣與日本的合作關係,積極吸引日商赴臺投資,創造臺日企業的雙贏局面

因應防疫的需要,日本政府建議企業採行遠距辦公的措施,以維持經濟活動的運作,降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遠距辦公建立於新技術與高科技產品的應用,未來勢必將帶動所謂「宅經濟」周邊高科技商品與服務的需求,而這些產品與服務皆有賴半導體晶片與技術的支持。臺灣在半導體產業具備的優勢,相信對於日本企業而言也會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

  雖然臺灣並不屬於日本政府指定加強合作的國家之列,但臺灣的產業實力、投資環境、優秀的人力資本、企業因應局勢發展的應變能力與彈性、國際化經驗等,皆與日本企業存在互補的優勢,且非東協國家能夠取代。若能加強與日本企業的合作,定能為臺日企業創造雙贏的局面,進一步深化臺日經貿合作的關係,並且避免因為日本加強與東協國家連結的政策而使臺灣對日本而言的重要性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