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新加坡洽簽數位經濟夥伴協定之規範特色與對我國政策意涵
日期:2021/01/28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王煜翔 分析師
文件編號:WTOepaper724
一、新加坡積極對外洽簽數位經濟協定

  新加坡利用數位科技,改變政府的施政效率和商業模式的能力相當卓越。政府透過政策支持、人才培育、業界解決方案之應用,亦扮演推動和採用新科技的角色。當前COVID-19對全球經濟與貿易活動帶來巨大衝擊,新加坡更以強化數位經濟發展作為因應對策,其貿工部長陳振聲公開宣示新加坡促進數位經濟的三大工作方針,分別是投資建設數位基礎建設、建立國際間更自由的數據流通自由治理架構、降低數位落差等三方面。其中,樹立數位貿易國際治理架構,充分展現在新加坡積極對外洽簽數位經濟協定(Digital Economy Agreement, DEAs)具體行動中。去(2020)年6月以來,新加坡陸續與紐西蘭、智利簽署「星紐智數位經濟夥伴協定(Digital Economy Partnership Agreement, 星紐智DEPA)」,後於8月與澳洲簽署「星澳數位經濟夥伴協定(星澳DEPA)」。觀察上述協定之規範實踐,新加坡近期簽署之DEPA呈現三項重要之規範特徵,一是廣泛納入經貿協定常見之數位貿易規則,二是數位貿易規則中結合貿易便捷化規定;三是針對新興科技議題採取加強合作之方式,消除產業面與社會面之數位落差,對於提升數位貿易活動之發展具有相當程度之重要性。

二、數位貿易規則之主要規定

  新加坡DEPA所建構之數位貿易規則主要涵蓋:電子商務與貿易便捷化、數位產品待遇、數據流通、網路信任環境、商業與消費者信任規範、數位身分等六大類規範。觀察星紐智DEPA與星澳DEPA之規範實踐,新加坡DEPA具備兩項主要之規範特徵,一是廣泛納入經貿協定常見之數位貿易規則,如: 數位產品待遇、數據流通、線上消費者保護等規範;其次,在數位貿易規則中結合無紙化貿易、跨境物流、快遞通關程序等貿易便捷化規定,以強化實體電商產品之數位貿易發展。



(一)電子商務與貿易便捷化
  
  觀察當前新加坡簽署之星紐智DEPA與星澳DEPA,在數位貿易規則中同時規定電子商務與貿易便捷化相關規範乃是其重要特色,目的在促進不同產品或服務之間的互通性和資料交換,並提高商業效率與方便性。星紐智DEPA第2章共計7條規定,規範內容包括定義、無紙化貿易、國內電子交易架構、跨境物流、電子發票、快遞,以及電子支付。相對於此,星澳DEPA則並未訂定跨境物流條款,其餘上述電子商務與貿易便捷化相關條款皆有納入。

  涉及電子商務之相關條款,主要有:國內電子交易架構、電子發票以及電子支付。其中國內電子交易架構要求各締約方應確保國內電子交易、電子可轉讓紀錄相關法規符合相關國際準則,如:1996年《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電子商務模範法》、2005年11月23日於紐約完成之《聯合國國際契約使用電子通訊公約》、2017年《聯合國貿易法委員會電子可轉讓紀錄模範法》;電子發票規定締約方應確保境內電子發票有關的措施支持跨境互通性,並以電子發票相關國際標準、指南或建議為基礎制定相關措施;電子支付規定則要求締約方應致力於考量國際間公認的電子支付標準,以實現支付系統之間更大的互聯性,並努力促進應用程式介面(API)的使用,並鼓勵金融機構和支付服務供應商在允許的情況下向第三方參與者提供其金融產品、服務和交易的API,以促進電子支付生態系統有更大的互聯性和創新。

  涉及貿易便捷化之相關條款,主要有:無紙化貿易、快遞通關程序規定,星紐智DEPA則額外納入物流條款。首先,無紙化貿易規定要求締約方應公告關務文件電子化之版本,並接受以電子方式提交之貿易行政文件等同於該等文件紙本之法律效力。此外,DEPA明確強調電子數據交換在關務程序當中的重要性,致力於建立具備關務數據交換功能之單一窗口。其次,各締約方應對快遞貨品採用或維持快速通關程序,並於提交必要通關文件後 6 小時內放行。此外,星紐智DEPA第2.4條另規定有跨境物流條款,要求締約方應盡力分享有關物流部門的最佳做法和一般訊息,特別像是:最後一公里的運送,或是使用電動、遙控和自動駕駛車輛、跨國儲物櫃等新型態之物流運送模式。

(二)數位產品待遇規範

  DEPA數位產品待遇主要涵蓋三項規範,分別為:電子傳輸免徵關稅、數位產品不歧視待遇,以及使用加密技術資通訊產品規範,此三項規範係近期經貿協定中常見之數位貿易規則。首先,電子傳輸免徵關稅係要求締約方不得對締約一方之人與另一締約方之人間電子傳輸課徵關稅,包括以電子傳輸之內容。數位產品不歧視待遇規定係要求締約方應對其他締約方提供或創作之數位產品應提供不歧視待遇,惟本條規定不適用於締約方提供的補貼或補助,包括政府支援的貸款、保證及保險、廣播電視服務等。使用加密技術之資訊及通訊科技產品規定,則要求締約方不得對此類產品實施技術性法規或符合性評鑑程序,避免政府透過法規或評鑑程序對商用資通訊產品之加密技術進行限制,干擾商業活動。

(三)數據流通與網路信任環境相關規範

  數據流通主要涵蓋三項規定,分別為:個人資料與隱私保護、不得禁止或限制跨境傳輸資訊、禁止資料在地化,目的在確認締約方致力推動資料可自由跨境傳輸,同時兼顧資料傳輸時涉及的個人資料具備完善的保護措施。此外,個人資料與隱私保護規定,乃是要求締約方應實施法律來保障個資、提供救濟管道、促進個資法規調和等,並要求締約方制定個資保護法律框架應遵循8項原則。而星澳DEPA則額外規定金融服務計算設施在地化要求以及原始碼規範。

  涉及商業與消費者信任之規定主要有:網路安全(Cybersecurity)問題的合作,以及保障線上安全(Online Safety)規範兩項規定,前者所規範之網路安全問題主要針對電子網絡受到惡意入侵或惡意碼傳播之行為,DEPA要求締約方應運用現有之合作機制以辨識及減輕影響締約方的電子網絡受到惡意入侵或惡意碼傳播,並強化網安人才培訓與資格相互認許方面之合作。後者線上安全主要針對網路對使用者人身安全、健康、身心發展等方面之安全面向,DEPA強調在解決相關問題方面邀集利害關係人參與之重要性。

  此外,DEPA亦注重線上消費者保護之面相,納入:未經同意之商業電子訊息、線上消費者保護,以及保障電商消費者接取網際網路之規定,藉由推動締約方強化線上消費者保護措施,及增加使用電子商務的機會,促進數位貿易發展。相較於CPTPP,DEPA除新增「誤導」(misleading)行為並於具體行為樣態中增列不實廣告,還增設規定要求締約方規範商品及服務的運送及品質並提供救濟管道,此外,DEPA亦規定締約方需要設有消保施政透明化與便利化的相關措施。

(四)數位身分與認證規範

  星紐智DEPA與星澳DEPA均訂有數位身分規定,此為CPTPP電子商務專章未納入之規定。依據星紐智DEPA第7.1條規定,數位身分係指辨認或驗證使用數位產品的個人或組織之身分。DEPA數位身分之規定主要適用於所有可能涉及數位身分之機制或措施(implementations of, and legal approaches to digital identities),例如:數位身分政策措施、技術性規範、安全標準、使用者指南等。該條文要求各締約方應致力提升彼此間數位身分制度的相容性(interoperability),相關事項包含:建立或維護適當架構以促進各締約方間的數位身分的技術相容性及共同標準、比較各締約方對數位身分的保護措施、建立更廣泛的國際架構,以及針對數位身分的相關政策及法規、技術性執行與安全標準,以及使用者情形的最佳案例進行知識與專業的交換。

三、新興科技議題之合作

  星紐智DEPA與星澳DEPA針對新興科技議題採取加強合作之方式,主要涵蓋:新興科技、創新與數位經濟、中小企業,以及數位包容性等合作議題。其中,中小企業與數位包容性合作議題之規範目的在於努力消除產業面與社會面之數位落差,對於提升數位貿易活動之發展具有相當程度之重要性。

  DEPA在新興科技領域納入金融科技合作、人工智慧、政府採購,以及競爭政策等合作議題。其中,科技金融與人工智慧之合作較少見諸於其他數位貿易協定。科技金融合作條款係提倡各締約方在金融科技產業上的合作,促進與相關企業之合作,以及發展利用金融科技替企業或金融部門解決困難。而人工智慧合作條款主要說明:人工智慧科技對數位經濟的重要性逐漸增加,發展倫理及監管架構(亦稱「AI監管架構」(AI Governance Frameworks)亦成為政府重要政策之一,並要求締約方制定之AI監管架構應能夠支持互信、安全及負責任之AI科技之使用[1]

  DEPA在創新與數位經濟規範納入公共領域、數據創新與政府資訊公開等合作領域。公共領域,主要強調締約方認識到公共領域之豐富和可利用之重要性。數據創新合作之重點在於:締約方認可跨境資料流和資料共用使得資料驅動的創新成為可能。締約方可以在監管資料沙盒的範圍內增強創新,如根據締約方各自的法律和法規在企業之間共用包括個人資訊在內的資料。政府資訊公開合作則要求締約方應努力合作以擴大對開放資料的獲取和使用方式。

  在中小企業合作領域,DEPA要求締約方應協助中小企業間在數位經濟方面之密切合作,並合作促進中小型企業的就業和成長。同時,締約方間應加強合作,以增加中小企業在數位經濟之貿易和投資機會。在數位包容性合作領域,DEPA締約方並肯認消除障礙以擴大和促進數位經濟機會的重要性,這可能包括促進文化和人與人間聯繫,如原住民間聯繫,以及改善婦女、鄉村人口和低收入族群之近用。為此,締約方應在與數位包容有關的事項上進行合作,包括婦女、鄉村人口、低收入族群和原住民參與數位經濟。

四、對我國政策意涵

  我國尚未能加入CPTPP,但若是能優先與CPTPP成員國家洽簽署數位貿易協定,深化我國與區域內經濟體之數位貿易連結,對於我國拓展海外市場亦具有相當程度之重要性。特別是當前全球經濟環境受到疫情之衝擊,促使遠距辦公、線上學習、網路購物、宅經濟等「零接觸經濟」商業模式興起,跨境數位貿易活動之比例大幅增加。未來數位貿易將成為我國企業參與全球貿易體系的重要型態。在此一趨勢發展之下,我國政府也正積極推動數位貿易發展之經貿政策,提出發展資料經濟生態系、提升企業具備數位化能力等政策,以建構我國零接觸新經濟之發展模式,尤其值此國際往來停擺的疫情時代,應有助於我國業者搶攻全球數位經濟之商機。

  新加坡數位經濟協定(DEAs)廣泛納入了數據跨境傳輸自由、計算設施本地化規範、數位產品不歧視待遇、禁止課徵電子傳輸關稅等數位貿易規範,有助於消除數位貿易障礙,協助本國數位新創事業及中小企業開發境外市場。另一方面,DEAs除了納入電子商務專章相關規範之外,亦將貿易便捷化相關規定納入協定規範,顯見DEAs締約國亦將貿易便捷化視為發展數位經濟整合相當重要的一環。由此觀之,洽簽DEAs有助於消除我國業者進入海外市場可能遭遇之數位貿易障礙,亦有助於促進數位貿易活動之進行,符合我國政府當前發展零接觸新經濟模式之政策方向。

  數位經濟協定(DEAs)針對數位經濟相關之新興議題,絕大多數採取推動合作的模式來規範,將人工智慧、資料創新、開放政府資料等議題納入經濟整合,本身就具有進步的意義。再者,一旦納入協定後即便無強制力,但未來便可排入協定年度會議之議程,仍有藉由締約國之間的同儕檢視、經驗分享與討論之機制逐漸推進。有鑑於此,在推動合作的策略方面,應選取法規環境較為完備之領域,或是具備良好實踐成果之政策領域,作為優先推動之合作事項。採行此一合作推動策略,較易於在先期合作階段發揮我國對相關議題之影響力,並透過自身發展實例的資訊分享,提高我國對相關議題討論之參與度。據此,建議我國政府應優先選取我國法制發展進程較快的新興議題領域、符合我國產業發展利益的中小企業合作領域,以及符合我國數位發展政策方向的數位包容性議題,作為與DEPA國家推動合作之優先領域。

[1] DEPA Art.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