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國際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對全球總體經濟與能源產業的衝擊及主要國家因應措施研析
日期:2020/09/09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 葉長城 助研究員
文件編號:WTOepaper707
一、前言

  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爆發及擴散係自2003年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與2012年中東呼吸症候群(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疫情後,全球再次面臨的大型流行病公衛事件,且其影響區域、人數與對全球所造成的經濟衝擊,已遠遠超越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ARS)與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所曾帶來的負面影響。本文主要分析本次國際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擴散對全球總體經濟與能源產業的衝擊,並歸納主要國家因應新冠肺炎疫情之總體經濟及能源部門衝擊的政策及措施,以及於結語研提相關建議方向,供我國政策之參考。

二、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對全球總體經濟與能源產業的衝擊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網站統計,從2020年初,全球爆發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後,截至2020年9月3日為止,全球至少已有85萬9,478人死於新冠肺炎(COVID-19)疾病,另亦有2,586萬5,205人染疫。[1]由於全球包括美國、巴西、印度、俄羅斯確診人數均超過100萬以上,而歐洲包括西班牙、英國、法國、義大利與德國等,確診人數亦均在20萬人以上,且中國確診人數亦接近9萬人,在美、歐與中國等主要市場,均因疫情擴散而採取部分或全面經濟活動封鎖措施,且市場供需情況亦因疫情面臨直接衝擊下,[2]不少國際經濟機構均預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擴散,將對全球未來長期的經濟成長帶來負面影響。

  其中,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於2020年6月公布《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 WEO)報告,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為-4.9%。較先前2020年4月預測,下修1.9個百分點。由此反映,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響,已較先前預期更為嚴重,恐使全球經濟復甦進一步減緩。其中,全球各國中低收入家庭,因為因應衝擊能力薄弱,所受負面影響將更大,儘管國際貨幣基金(IMF)預測2021年全球經濟成長有可能重回上升軌道,出現5.4%的成長,但這可能只是反映2020年全球經濟經歷巨大衰退衝擊後,由較低基期反彈所致,同時未來全球經濟是否能如期恢復成長力道,尚須視有效疫苗開發的進度,以及其疫情之擴散能否得到有效控制而定。

  以各區域及其主要國家經濟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擴散的可能影響預估來看,國際貨幣基金(IMF)預測2020年已開發經濟體所受之衝擊較大,其整體經濟成長將衰退8%。其中,預測美國的經濟將衰退8%,歐元區整體經濟將衰退10.2%,特別是德國將衰退7.8%,法國(-12.5%)、義大利(-12.8%)、西班牙(-12.8%)衰退比率可能達兩位數。此外,英國的衰退比率亦可能達兩位數(-10.2%)。

  至於,其他區域可能受影響的幅度,依序分別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9.4%(巴西與墨西哥經濟成長率受衝擊程度較大,分別為-9.1%與-10.5%);中東和中亞的-4.7%;除美國、歐元區、日本、加拿大等之其他已開發經濟體的-4.8%;歐洲新興市場與開發中經濟體的-5.8%;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的-3.2%與低收入開發中國家的-1.0%和亞洲新興市場與開發中經濟體的-0.8%。由此可知,由於過去扮演全球經濟成長重要基礎的已開發經濟體為遏止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擴散,而於2020年上半年所廣泛採取的經濟活動管制與封鎖政策,在短期內仍無法全面恢復往日正常經濟活動,因此預估對2020年全球經濟成長將帶來直接的巨大衝擊,從而導致全球經濟於今(2020)年將陷入較大幅度的衰退。[3]

  此外,在能源部門受到的衝擊方面,由於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擴散,全球主要經濟體採取的經濟活動管制與封鎖政策,使得全球能源需求銳減,根據國際能源總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的預估顯示,全球主要區域的總基礎能源需求於2020年將下降6%,而其衰退幅度係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的7倍。茲分別說明能源部門中各類能源產業衰退情況如下;
(一)原油:原油需求估計於2020年將下降8%,特別是在過去疫情高峰時期,全球運輸需求銳減25%,已導致原油價格陷入低迷。以2020年4月的西德州原油(West Texas Intermediate, WTI)為例,在因需求銳減,導致原油庫存暴增,同時亦缺乏儲存實體原油空間與場所的預期心理下,許多原油期貨交易者甚至出現賠錢拋售原油合約的情況,導致西德州原油(WTI)價格曾出現每桶-37.63美元之特殊異常狀況。[4]不過,預計在全球經濟活動逐步重啟,並恢復活動後,全球原油需求已慢慢回升,迄2020年6月中旬至9月初,西德州原油(WTI)又重回每桶35-45美元的價格區間,但原油需求未來回升的速度與總量,仍需視實際經濟活動恢復狀況而定。
(二)天然氣:天然氣需求預估於2020年將下降4%,而這也是自二次戰後以來,全球天然氣產業所面臨的最大衰退衝擊。
(三)煤炭:煤炭需求預估於2020年將下降8%,同樣亦是自二次戰後最大的需求衰退,其原因主要是煤炭消費大國,如印度,之消費需求大幅衰退,特別是發電用的煤炭也因電力需求的下降,使煤炭使用需求降低而出現需求驟降的現象。
(四)核能:核能需求於2020年預估將下降2%,主要是由於電力需求的明顯下降與新核電廠興建計畫推遲所致。
(五)電力:電力需求在部分主要國家於經濟封鎖高峰期間,下降幅度高達20%,特別是在商業與工業建築的電力需求部分,因停工與停業導致的電力供應需求銳減,係電力需求下降的主要原因。估計全球於2020年全年電力需求將因疫情衝擊而下降至少5%,部分區域甚至電力需求衰退幅度會達10%。與此同時,由於再生能源的操作成本降低,且可配合現地供能需求進行運轉,不受經濟封鎖的影響,故預期2020年由再生能源供應的發電量將可提升5%。
(六)生質能:生質能需求最近亦因運輸活動減少而降低,同時也因油價劇烈下跌,而使生質能過去相較於石油的價格優勢喪失,從而不利其使用需求的提升。
  最後,在能源部門就業的影響方面,能源產業係全球主要產業僱用部門之一,估計於2019年全球有約4千萬人直接受僱於能源部門,其中約1,700萬人於發電與電網部門工作,約2,000萬人受僱於化石能源的生產、運輸與配置,另外300萬人則受僱於生質能源的生產、運輸及配置。

  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擴散的衝擊下,預估全球能源部門從業人員在2020年第二季的工時,將因能源需求的驟降而減少10.5%,導致全球將有600萬個於能源、能源效率與交通工具製造部門的工作機會,將因此消失甚或其工作需求將因此處於永久消失的風險。其中,化石能源部門的就業機會衝擊將最嚴重,特別是與原油及天然氣相關的產業,估計在這類產業中的上游部分消失的工作機會達120萬個。而在煤炭部門工作機會上,近年來就業機會正經歷下行趨勢,在此波疫情衝擊下亦可能由於電力部門煤炭需求的下降與發電燃料轉用低價天然氣等因素而進一步縮減約70萬個就業機會。至於,電廠維運的工作機會則將因未來電力需求的逐步回升以及電網仍需維持其基本營運與可靠性,使其所受衝擊較低,但與新電廠及電網計畫新投資相關就業機會,則須視未來電力需求恢復情況及重啟計畫後,才有機會再次重回市場,估計2020年已有大約60萬個相關工作機會流失或處於永久流失的風險。

  對於能夠改善能源密集度的運輸部門及能源效率工作,由於疫情擴散將成為受創最為明顯的部門之一,估計全球大約有130萬個相關工作機會將因此面臨流失風險,而其主要係集中於與營建改善及能效設備製造相關的部門。航太工業部門方面,其全球僱用人數約達1,000萬人,其中民用航空器部門僱用人數約達120萬人,在全球航空交通因疫情而實施管制的情況下,新飛機訂單的需求銳減也將直接影響其就業機會的增加。[5]

三、主要國家與地區因應新冠肺炎(COVID-19)之總體經濟及能源部門衝擊的政策及措施分析

  鑒於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擴散時間、長度與範圍仍有許多不確定性存在,目前全球主要國家與地區已相繼採取各種政策及措施因應以協助其總體經濟及能源部門能夠度過此次疫情的衝擊,其大致歸納可分為金融體系穩定、社會措施、商業支持以及能源部門的支持等幾類具體作法:

  第一,在金融體系穩定上,包括巴西、中國、歐盟、印度、日本、沙烏地阿拉伯、南非、東南亞國家與美國均透過放鬆執行財政規則、放寬會計及審慎監理彈性與進行中央銀行干預等方式因應。這些政策措施主要目的係在加強家戶與企業於財務上的因應及穩定能力,同時提供緊急支持。而這種大規模金融體系之緊急救濟措施,於2020年5月期間,由於全球已有近三分之一人口處於完全或部分經濟封鎖,各國除了提供健康公衛之緊急協助外,亦提供金融財政上的緊急支持。

  第二,在社會措施的推動上,前述各主要國家亦均透過針對脆弱家戶的緊急安全網提供協助,例如政府紓困貸款、直接現金給付、稅賦減免/遞延、租金/貸款展延以及提供食物供應協助等;另外,較常見的措施則為針對勞工的緊急安 全網協助,包括提升與增進失業保險或薪資補貼等。而據統計,截至目前全球已有160多個國家,執行或延長社會保障措施,其中提供薪資補貼是最常見到的政策措施,許多政府甚至進一步針對非正式僱用的勞工提供支持,例如阿根廷、巴西、厄瓜多爾、埃及、印度、摩洛哥、菲律賓與美國等,均透過現金移轉來提供社會援助。

  第三,商業支持措施,主要包括直接稅的減免(包括中國、歐盟、印度、日本、沙烏地阿拉伯、南非、東南亞國家與美國均有提供直接稅減免)、提供中小企業流動性(例如貸款與信用保證)、負債、稅負與帳單寬容、出口支持(包括中國、歐盟、印度、沙烏地阿拉伯、東南亞國家與美國均有提供出口支持措施)以及紓困、補助及補貼(包括巴西、中國、歐盟、日本、東南亞國家與美國均有提供紓困、補助或補貼措施)等。其中,由於中小企業占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經濟體僱用人數比例近7成,占開發中經濟體僱用人數比例近4成5,因此提供中小企業金融與管制彈性上的協助,以使其度過因疫情而面臨的資產流動性壓力與償付能力失靈等挑戰,以致對於維持其國內大量就業機會的穩定,變得格外重要。

  第四,在能源產業支持方面,具體作法包括公共投資/支持持續性的計畫、提供政府貸款、針對能源進行紓困與針對目標勞工提供支持、購買石油公司股票、確保能源取得之措施等,諸如巴西、中國、歐盟、印度、南非、東南亞國家與美國均有執行該類措施。[6]

  整體而言,目前全球各國在總體經濟與能源部門協助政策及措施上,其具體作法的範圍與方式,雖因各地疫情的嚴重程度與各國行政及財政因應能力而有差異,但從其財政協助所提供之金額規模來看,各國政府推動的財政支持規模與金額可說相當龐大。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統計,目前全球各國所提供的財政協助金額規模迄2020年6月已達9兆美元,其中以直接預算形式支持者即達4.4兆美元,其餘4.6兆美元則包括公共部門貸款、股權挹注、保證與其他準財政操作,例如透過公營企業提供非商業性的活動支持等。而二十國集團(G20)國家與新興市場經濟體提供之財政支持總額即達8兆美元,平均而言,各國在財政支持支出的金額已占其GDP總額的4.5%,超越過去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期間,各國提供的財政支持總額占GDP的比重。[7]

  有關近期部分主要國家與地區針對總體經濟與能源部門實施的緊急金融與經濟支持措施,詳如表1所示:



四、結語

  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爆發係自2003年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ARS)與2012年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疫情擴散後,全球面臨的另一大型流行病公衛衝擊事件,而其影響的區域、人數與對全球所造成的經濟衝擊,已遠遠超越過去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ARS)與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所曾帶來的負面影響。

  儘管目前在全球各國均已採取全面或部分封鎖或管制措施後,近期疫情擴散情況已不復2020年上半年那樣快速而嚴峻,但如何有效防止逐步解封與恢復正常經濟活動後的再次擴散,以及2020年冬季來臨,病毒傳播可能再次進入活躍時期的威脅等,均係各國政府關切的主要經濟與防疫政策議題。另外,積極研發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亦係目前美國、英國、中國與俄國等主要國家研究團隊爭相發展的重點工作項目之一,希望未來能夠有效遏制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擴散,但其是否能成功遏制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帶來的衝擊,仍有待後續觀察。

  惟可以肯定的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2020年爆發全球性的擴散已造成全球經濟的劇烈衝擊,同時也對產業的供應鏈帶來加速在地化與重組的壓力,特別是全球各國的中低收入弱勢家庭與基層勞工,在這波快速變化的疫情衝擊下更顯脆弱。其中,已開發經濟體作為全球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基礎,在這波衝擊中所受負面影響相當明顯而劇烈。而能源部門也在全球主要能源消費需求,因各國部分及全面經濟封鎖的直接影響下出現明顯銳減的現象,從而無論原油、天然氣、煤炭、核能、電力與生質能等需求均出現二次大戰以後,僅見的劇烈衰退,且相關從業人員的就業機會及未來相關投資計畫均因此大幅流失或延宕。

  為因應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對總體經濟與能源部門的衝擊,全球主要國家與地區大致以穩定金融體系、執行社會保障措施、提供商業支持以及執行能源部門支持等幾類措施為之因應,並同步提供高達9兆美元金額的經費預算。相較之下,我國雖然在此次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擴散中,展現相當優異的防疫成果,同時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造成的公衛衝擊亦不似美歐及中國等國嚴峻,但國內經濟與產業仍面臨諸如民眾消費信心受挫而衝擊內需,製造業因生產線停止運作、供應鏈中斷而影響商品出口動能,受衝擊產業之企業訂單減少而導致企業面臨資金周轉壓力等,對我國經濟與產業均有直接的衝擊與影響。

  爰此,建議我國未來除可持續推動目前包括紓困及振興、加速推動數位轉型、強化建立關鍵技術自主與分散市場風險、密切注意轉單商機及提升自身產業國際競爭力與提高國內公共建設計畫執行率目標,強化內需成長動能來源等政策目標及方向外,[8]亦應密切掌握國際主要國家因應疫情措施之動態變化,並從中研析借鑑可行之作法,特別是目前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衝擊中,國際間透過加強提升再生能源供應及投資,順勢推動國家綠色經濟轉型契機之趨勢,尤值得我國參採借鏡,俾利加速我國邁向低碳及綠色經濟轉型之目標。

[1] 「新冠肺炎9月3日全球最新情報」,《聯合報》,2020年9月3日,https://udn.com/news/story/120944/4830990 (最後瀏覽日期:2020年9月3日)。

[2] 「疫情傷亡人數統計表」,《中時新聞網》,2020年9月3日,https://covid-19.chinatimes.com/%E6%96%B0%E5%86%A0%E8%82%BA%E7%82%8E%2C%E5%8F%B0%E7%81%A3 (最後瀏覽日期:2020年9月3日)。

[3]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經濟展望》,2020年6月,https://www.imf.org/zh/Publications/WEO/Issues/2020/06/24/WEOUpdateJune2020(最後瀏覽日期:2020年9月6日)。

[4] 「負油價是什麼原因造成?高盛這麼解釋」,《鉅亨網》,2020年4月21日,https://news.cnyes.com/news/id/4467074 (最後瀏覽日期:2020年9月5日)。

[5]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 Sustainable Recovery: World energy Outlook Special Report (France: IEA, 2020), pp. 21-22.

[6]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 Sustainable Recovery: World energy Outlook Special Report (France: IEA, 2020), pp. 28-29.

[7] Warwick McKibbin and David Vines, “Global Macroeconomic Cooperation in Response to the COVID-19 Pandemic: a Roadmap for the G20 and the IMF,” Oxford Review of Economic Policy,29 August 2020, https://academic.oup.com/oxrep/advance-article/doi/10.1093/oxrep/graa032/5899018 (accessed on September 6, 2020).

[8] 國家發展委員會,「世界各國為因應新冠肺炎之衝擊,採取對策對我國財政、金融、經濟整體環境所造成之影響與政府因應之道」專案報告,2020年3月30日,https://ws.ndc.gov.tw/001/administrator/10/relfile/6889/34038/c93a36fa-8d85-4782-95c9-a7552e44426c.pdf (最後瀏覽日期:2020年9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