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歐越自由貿易協定生效對臺灣經貿之短期影響分析
日期:2020/08/27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許裕佳 分析師
文件編號:WTOepaper705
一、前言

  歐越自由貿易協定(European Union–Vietnam Free Trade Agreement, EVFTA)於今(2020)年8月1日生效,兩者均為我重要經貿夥伴,預期EVFTA將對我國與越南及歐盟之雙邊經貿造成一定程度之影響,然與此同時,由於越南為臺商海外重要投資地點,我商亦可藉此契機善用EVFTA進一步拓銷歐盟市場。本文首先簡要說明EVFTA重要內容;其次,由歐越市場進口面評估EVFTA生效對臺灣產業之短期影響,主要聚焦探討EVFTA立即降為零關稅之貨品項目;接著以臺越間有較緊密經貿連結的紡織產業為例,分析EVFTA紡織品相關原產地規定;最後研析我國業者利用EVFTA關稅優惠,加強布局越南並拓銷歐盟之潛力產業及策略。

二、EVFTA重要內容

  EVFTA協定內容涵蓋17章、2個議定書和2個備忘錄(參表1)。EVFTA係一份高品質且具全面性的自貿協定,對越南而言,與歐盟簽署FTA有助於促進越南對歐盟市場出口產品多樣化,且顯示其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地位日益重要;對歐盟來說,EVFTA為歐盟與亞洲第一個開發中國家所簽署之經貿協定,預期將成為歐盟與其他新興經濟體洽簽FTA的標準範本。同時,越南為繼新加坡之後(歐星FTA於2019年11月生效)第二個與歐盟完成FTA的東協國家,EVFTA的完成與生效是歐盟與東協10國達成經貿協定此終極目標之重要進程。



三、EVFTA立即降為零關稅之貨品項目分析


(一)歐盟在EVFTA立即降為零關稅之貨品項目分析

  歐盟在EVFTA貨品關稅減讓清單之降稅模式,分為立即降為零關稅、分階段降為零關稅(分4年、6年、8年降稅)、調降部分關稅和關稅配額等四種。依據EVFTA貨品關稅減讓清單,歐盟以2012年執行稅率為關稅減讓之基礎稅率(base rate),在9,394項HS8位碼稅號中有2,313項原本即為零關稅,約占25%[1],於EVFTA生效後,歐盟84%的稅項立即降為零關稅(25%稅項原本即為零關稅項目+59%稅項從有關稅降至零關稅)。然需要注意的是,越南在EVFTA尚未生效前,本就享有歐盟普遍化優惠關稅(Generalized Scheme of Preferences, GSP),越南許多產品銷往歐盟市場適用之關稅稅率實際上低於EVFTA中的基礎稅率。

  表2分析結果顯示,EVFTA生效後歐盟對越南立即降為零關稅之非零關稅產品項目,2019年歐盟自越南進口金額合計54.21億美元,越南占歐盟該等產品進口市佔率為3.58%。以產業別而言,歐盟自越南進口金額前五大產業類別依序為鞋類(HS64)、成衣及雜項紡織(HS61~63)、動植物(HS01-14)、塑膠(HS39)、皮及製品(HS41~43),此五大產業商品合計佔比約八成,預期將會是EVFTA生效後越南銷歐盟立即受惠最明顯的產業,其中鞋類(HS64)、成衣及雜項紡織(HS61~63)、動植物(HS01-14)等商品,越南在歐盟市場的適用稅率更是直接調降5個百分點以上;其餘越南受惠EVFTA降稅幅度較大(≥5個百分點)的產業,尚包括食品加工(HS15~24)和紡織(HS50~60)。

  反觀臺灣,針對歐盟在EVFTA生效後對越南立即降為零關稅之非零關稅產品項目,2019年歐盟自臺灣進口金額合計8.82億美元,臺灣占歐盟該等產品進口市佔率為0.58%。前述越南立即受惠EVFTA最明顯的五大產業,我產品銷歐盟皆被課徵5%以上的高關稅,由於臺灣在歐盟的市佔率原本就落後越南,我相關業者恐因歐盟市場進一步對越南開放而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



(二)越南在EVFTA立即降為零關稅之貨品項目分析

  越南在EVFTA貨品關稅減讓清單之降稅模式大致亦分為四種,包括立即降為零關稅、分階段降為零關稅(分4年、6年、8年、10年、11年、16年降稅)、配額內分階段降為零關稅和排除降稅。越南在EVFTA貨品關稅之降稅承諾,係以2012年執行稅率為降稅基礎稅率,在9,560項HS8位碼稅號中有3,136項原本即為零關稅,約占33%[2];於EVFTA生效後,越南49%的稅項立即降為零關稅(33%稅項原本即為零關稅項目+16%稅項從有關稅降至零關稅)。

  依據表3分析結果,越南在EVFTA生效後立即降為零關稅之非零關稅項目,2018年越南自歐盟進口金額合計9.73億美元,歐盟占越南該等產品進口市佔率為3.01%。就產業別來看,越南自歐盟進口金額前五大產業類別商品依序為機械設備(HS84)、紡織(HS50~60)、化學品(HS28~38)、塑膠(HS39)、動植物(HS01-14),此五大產業合計佔比逾八成五,預期將會是歐盟在EVFTA生效後對越南出口立即受益最明顯的產業,其中紡織(HS50~60)和動植物(HS01-14)商品,歐盟在越南市場的適用稅率降幅顯著,分別直接調降10.15和5.71個百分點;其餘歐盟受惠於EVFTA,協定生效後降稅幅度大(≥5個百分點)之產業,還有成衣及雜項紡織(HS61~63)類商品。

  針對越南在EVFTA生效後對歐盟立即降為零關稅之非零關稅產品項目,觀察臺灣產品銷越南情況,2018年越南自臺灣進口金額合計27.48億美元,臺灣產品在越南進口市佔率為8.5%。目前臺灣與歐盟產品在越南面對的關稅障礙相同,而臺灣各產業在越南的市佔率與歐盟互有高低。以前述歐盟立即受惠EVFTA最明顯的五大產業言,紡織(HS50~60)和塑膠(HS39)同時為越南自臺灣進口金額較高的產業類別。但據了解,臺歐盟產品之主要客群有異,其中臺灣產品銷越南大多是供應加工出口,而歐盟外銷越南的產品則有較高比例是直接供應當地的內需市場,因此EVFTA生效後,對以供應加工出口為主之臺灣廠商影響相對有限,可能受影響較大者為以供應越南內需市場為主的臺灣廠商。



四、EVFTA紡織品相關原產地規定

(一)EVFTA之紡織品原產地規定內容

  EVFTA的議定書1關於「原產產品」概念之定義和行政合作方法及其附件中,針對原產地規定做了詳盡規範。紡織品相關原產地規定之重要內容說明如下:

  首先,韓國與歐盟及越南間已有FTA,因此如使用韓國布料(Fabrics)在越南經進一步加工製作成第61章(針織及鉤針織衣著及服飾附屬品)和第62章(非針織及非鉤針織衣著及服飾附屬品)產品,則韓國布料可視為越南之原產。(3.7條)

  其次,越南出口歐盟之紡織品及成衣如欲享受關稅優惠必須符合複雜的條件,相關規定詳列於附件2第50至63章產品之生產或加工要求。原則上,歐盟主張紡織品的原產地規則應為雙重轉換(double transformation),涉及「從纖維到布料」或「從紗線到成衣」(from fibre to fabric or from yarn to garment)。換言之,越南成衣類產品銷往歐盟符合EVFTA關稅優惠之條件是必須由原產布料製成,即「紗」織成「布」(第一重轉換)以及「布」製成「衣服」(第二重轉換)的製程需在越南進行。除了上述基本原則外,協定對各生產階段也有一些細節規定,主要係對使用原料或相關製程的特別規定。

  值得注意的是,EVFTA針對混合布料(mixed fabrics)提供相當彈性,根據附件1註釋6之容忍(tolerances)原則規定,如紡織品使用兩種以上紡織基本原料,且該等非原產基本原料合計重量不超過10%,仍視為符合原產地。此外,EVFTA對部分原料的容忍條款規定相對更為寬鬆(總重量超過產品重量的10%仍符合原產地),包括(1)含有「聚氨酯製成的紗線,與聚醚的柔性鏈段分段,不論是否經纏繞而成」的產品,容忍比例為20%;(2)含有「條帶由鋁箔芯或塑料膜芯組成,不論是否塗有鋁粉,其寬度不超過5mm,並用透明或彩色粘合劑夾在兩層塑料膜之間」的產品,容忍比例為30%。

  另外,附件1註釋7則對特定紡織品之容忍相關規定做說明,包括(1)紡織原料不符合EVFTA原產地貨品清單第3欄之要求,若其與成品之節(heading,即四位碼)不同且價值不超過成品出廠價(ex-works price)的8%,仍可以使用該紡織原料;(2)未被分類在第50至63章的材料可以自由地用於製造紡織品,例如金屬鈕扣;(3)採用百分比規則時,供生產或加工使用但未列於第50至63章之非原產材料,應納入計算。

  再者,《歐盟-越南貿易和投資協定指南》(Guide to the EU-Vietnam Trade and Investment Agreements)中舉印花布料為例,說明印花布料受益於所謂的「印花原則(printing rule)」,根據附件2之規定,若印花歷經至少兩次準備或加工工序(如洗滌、漂白、絲光處理、熱定型、起絨、壓光、抗收縮處理、永久加工、蒸氣定型、浸漬、修補和修布),且所使用的未印花布料的價值不超過成品出廠價的47.5%,可視為原產產品。

(二)EVFTA與CPTPP紡織品原產地規定之比較與意涵


  CPTPP對紡織業採取嚴格的「從紗開始」(yarn-forward)原產地規則,紡織成品必須使用CPTPP會員國內當地生產的紗線與布料,並在會員國內完成剪裁與縫合,在出口CPTPP會員國時才享有免關稅優惠。同時,CPTPP對紡織成衣業之原產地規則認定標準相當嚴格,採稅則號列變更(change in tariff classification)[3],紡織成衣產業稅項中73.4%採取HS2位碼轉換相關標準,而其餘26.6%採HS4位碼轉換搭配特定製造程序須在區內完成等相關標準[4]。此可能會導致原本我國在越南等CPTPP會員國設廠的紡織業者,減少自臺灣進口紗線與布料等原物料,進而影響臺灣相關原物料出口。不過,CPTPP原產地規則訂有「微量調款」及「例外條款」,會員國廠商使用區域外產製纖維或紗,如占產品總重量比例低於10%仍可視為原產產品享有關稅優惠,惟彈性紗不適用。此外,雖然CPTPP適用從紗開始原產地規則,但具有相當彈性,此係因部分產品CPTPP會員國並無生產,故自其他國家進口生產成衣產品,仍能享有優惠關稅,供應短缺清單(Short Supply List of Products)包含187項纖維與布料。

  另一方面,歐盟對外FTA談判,基本上在紡織品及成衣部分均採用雙重轉換原產地規定,此亦被稱為「從布料開始」(fabric-forward),歐盟的考量因素主要有二,其一為紡紗產業是歐盟紡織供應鏈的弱點,面臨纖維供應基地狹小及原料成本高之困境,二為考量FTA夥伴大多沒有紡紗能力,採雙重轉換原產地規定意味紡織類產品的生產與加工可以採用其他國家生產的纖維和紗線[15]。目前中國大陸是越南最大的紡織品供應來源,EVFTA的紡織品原產地規定將促使越南逐漸降低對中國大陸布料的依賴,並為越南紡織產業供應鏈的重組提供動力。另外,在越南設成衣廠的臺商,許多係採用自臺灣進口的纖維與布料製作成服飾後,再銷往歐美消費市場,因此國內布料相關業者的布局策略勢必得進行調整以因應EVFTA原產地規則之影響。

  綜合而言,CPTPP和EVFTA分別於2018年12月30日及2020年8月1日生效,越南紡織成衣製造和出口商如欲享有外銷歐盟和CPTPP會員市場優惠關稅,會面臨出口市場不同的原產地要求而須符合不同規定。與CPTPP相比,EVFTA的紡織品原產地規定較為寬鬆,不過由於越南是我紡織產業第一大市場,2019年占我紡織品整體出口金額的24%,且我出口越南品項以布料(79%)占大宗,業界普遍認為EVFTA會是品牌商下單的重要考量,一旦協定生效,品牌商將趨向提高向越南下單的比例,勢必引起新一波供應鏈轉移潮。對於以越南為主要外銷市場且較高產能比重在臺灣的國內布料業者來說,原產地規則限制將會對其造成衝擊,不過對在越南扎根已久、以越南為主要生產基地且具有供應鏈垂直整合能力的臺灣紡織業者而言則是大利多,除有利業者競爭力及銷往歐盟金額提升外,亦可望受惠於轉單效應。

五、臺商利用EVFTA拓銷歐盟市場之可行性

  過去20年間,臺灣對越南投資金額在2000至2013年間呈明顯增加趨勢,而2013年迄今則呈現上下波動態勢,資料期間累計投資金額為102.35億美元,占我整體對外投資比重的3.46%(參圖1)。需要說明的是,由於許多臺灣廠商對外投資係透過第三地子公司或境外控股公司名義間接投資,我商實際投資金額應較投審會統計數據更高。

  越南憑藉豐沛且低廉的勞動力及關稅優勢,吸引我商前往投資,投資項目以製造業為大宗,比重超過八成。早年臺商之直接投資以化學材料製造業、基本金屬製造業和紡織業為主,占我整體對越南投資總約六成,近來我商對越南投資朝向基本金屬製造業、電子零組件製造業和非金屬礦物製品製造業等業別集中。臺商在越南投資製造暨生產事業主要係以歐美為主要銷售市場,多數臺商認為隨著EVFTA生效,越南產品銷歐盟關稅逐年調降,未來在越南廠的產能將可能朝歐盟市場調整,對其外銷歐盟比重之提升持樂觀態度。



  從利用EVFTA將越南作為輸歐之跳板角度來看,本研究考量歐盟對越南的降稅期程並結合貿易互補度指標(Trade Complementary Index, TCI)分析,建議臺商業者短期及中長期可加強布局越南之產業和策略彙整如下表4。



[1] 歐盟降稅承諾表中,部分稅號(11項HS8位碼)有2種降稅模式,項數總計含重複計算。

[2] 越南降稅承諾表中,部分稅號(2項HS8位碼)有2種降稅模式,項數總計含重複計算。

[3] 稅則號列變更係指一項貨品在一國的生產加工過程中發生稅則號列換,則把該國視為該項貨品的原產地。

[4] 楊書菲、魏品揚,2019。〈TPP 2.0:CPTPP最新發展及對臺灣的機會與挑戰〉,《經濟前瞻》179期。

[5] 紡拓會,2018。〈歐盟紡織成衣貿易四大關鍵(下)〉 http://monitor.textiles.org.tw/newsdetail.aspx?id=3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