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定」生效後對成員國之經貿影響及我商投資非洲之可能商機
日期:2020/05/14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江文基 助研究員
文件編號:WTOepaper691
一、前言

  非洲係世界第二大洲,人口達12億,總體經濟規模約2.5兆美元,係全球主要潛力市場之一。在區域經濟整合組織的發展上,非洲自1960年代末期即有相關區域經濟整合組織成立,歷經超過50年的發展,除有貨幣同盟等高度整合的區域組織外,2018年3月「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定」(Agreement Establishing the 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AfCFTA)的簽訂,以及2019年7月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 AU)正式啟動「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決議的通過,更使該區域成為自1995年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成立以來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

  在「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正式啟動後,預估將為協定成員國注入另一波經濟成長動能,使非洲新興市場成為未來全球經濟成長不可忽視的重要動力來源之一。我國係以貿易立國之開放經濟體,針對我與非洲雙邊貿易與投資長期偏低情況,實有必要就如何掌握「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之成長機遇,針對國內業者投資非洲市場進行分析,並及早進行投資佈局,爭取潛在商機,以進一步強化我國與非洲大陸經貿連結,開創我國對外經貿結構之多樣性。爰此,後續分析將依序針對AfCFTA生效對非洲大陸之經貿影響,以及在前述背景下我商對非洲國家可能之投資商機進行探究。

二、AfCFTA生效對成員國在經貿層面之影響分析

(一)對協定成員總體經濟與福利之影響

  AfCFTA生效對非洲大陸產生之總體經濟利益一直是學界討論的焦點之一,且已有一些國際組織對此進行評估,釐清AfCFTA在非洲大陸經濟發展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根據非洲輸出入銀行(African Export-Import Bank)的評估顯示,在所有參與成員國均能消除關稅的情況下,AfCFTA協定生效實施後將可使該協定成員國總體GDP成長0.65%,增加總體經濟福利金額達35.89億美元;整體協定成員國出口金額可增加2.94%、進口金額增加3.31%。而設若各協定成員國能夠消除所有關稅並同時降低10%非關稅貿易障礙關稅當量,則AfCFTA協定成員國總體GDP將可提升3.15%,且其所增加的總體經濟福利可達179.57億美元;整體協定成員國出口與進口金額則分別可增加5.23%與6.59%,其經濟成長潛力與商機可期[1]。此外,非洲輸出入銀行在報告中指出AfCFTA生效後其效益主要彰顯在非關稅貿易障礙的削減上,其對非洲經濟的貢獻會比單純關稅減免還大。就個別國家而言,在關稅全面削減情境下,非洲輸出入銀行評估結果顯示布吉納法索、喀麥隆、幾內亞、奈及利亞、衣索比亞、莫三比克、坦尚尼亞、辛巴威等8國的經濟成長反而趨緩,倘進一步加上降低10%非關稅貿易障礙關稅當量條件,上述國家經濟成長將有所改善,僅幾內亞與辛巴威兩國無法從各種模擬情境中獲得經濟利益。

  評估研究方面,Jensen and Sandrey(2015)[2]在GTAP模型中設定3種不同情境:(1)非洲內貿易關稅全降為零;(2)非關稅貿易障礙降低50%;(3)非洲內貿易關稅全降為零且非關稅貿易障礙降低50%。結果顯示,在關稅全降為零之下,除了辛巴威之外,其他國家經濟福利多能受益,其中受益程度前三名分別為南非(福利增加57.42億美元)、奈及利亞(福利增加20.31億美元)與肯亞(福利增加12.89億美元)。此外,倘非關稅貿易障礙降低50%,福利增加受益前三大國家為南非、肯亞、安哥拉,福利增加分別為26.9億美元、21.17億美元與19.17億美元。至於最後一種情境,其對於非洲各成員國之福利增加效果最為明顯(除辛巴威外),南非(經濟福利增加99.2億美元)、奈及利亞(經濟福利增加34.53億美元)與肯亞(經濟福利增加34.51億美元)為此情境福利增加最高前三名。整體來看,除了辛巴威,Jensen and Sandrey(2015)研究顯示多數非洲國家多能受益於非洲內部全面免關稅與非關稅貿易障礙之降低。

  Saygili et al.(2018) 針對AfCFTA的研究雖只著重在貨品關稅調降,但該研究將關稅調降模式分成兩種不同類型:(1)全面降為零;(2)敏感部門產品(即關稅收益最大的部門)排除降稅,模擬結果顯示在關稅全面降為零時,整體福利將增加161億美元,GDP成長增加0.97個百分點。倘敏感部門產品排除降稅則協定成員國整體受益程度皆有所下降(除了關稅損失),整體福利增加107億美元,較關稅全面降為零之情境減少54億美元,GDP成長變動為0.66個百分點,減少0.31個百分點。

  較近期研究如Abrego et al. (2019),其利用可計算一般均衡(computable general equilibrium, CGE)模型評估AfCFTA在26個部門關稅與非關稅減讓對非洲45個國家整體福利所產生的效益,並將市場結構分成獨佔、寡占及完全競爭市場,模擬情境包括:(1)貨品貿易完全消除關稅;(2)非關稅貿易障礙下降35%;(3)貨品貿易完全消除關稅且非關稅貿易障礙下降35%。研究結果可歸納成五個主要結論:結論一:非關稅貿易障礙下降產生的福利增益較關稅削減高,但非關稅貿易障礙的削減需要較長的時間,尤其是非洲大陸基礎建設不足,運輸成本(非關稅貿易障礙之一)調降恐須花費長時間才能獲得改善;結論二:非洲小型開放經濟體在AfCFTA生效後通常能獲得較大福利增益;結論三:製造業與農業兩部門是AfCFTA生效後,使非洲國家所得增加的主要貢獻者;結論四:獨佔市場結構假設下所產生的整體福利增益較完全競爭市場低,顯示非洲國家整體規模經濟效果並不強;結論五:AfCFTA生效後,對全球整體福利增益有正向效果,這些正向效果在「歐洲與中亞」及「中東」地區較為明顯。

(二)AfCFTA對非洲大陸區域內貿易之影響

  AfCFTA生效後貨品關稅與非關稅貿易障礙的下降將有助於促進區域內成員貿易之往來。目前,非洲區域內貿易占其總貿易比重僅有16%,相對於亞洲的58%,歐盟的67%,以及北美洲的31%來說還有相當大的成長空間。不過,2019年生效的AfCFTA可能會改變非洲區域內貿易動能不足的情況;亦即是,AfCFTA消除了絕大多數商品的關稅,並開放服務貿易,協定內容亦降低阻礙區域內貿易的非關稅壁壘,為商品與服務自由流動於非洲大陸單一市場奠定良好的基礎。

  在Stuart(2017)[4]研究中,其盤點出非洲大陸54個國家共存在2,862個潛在單向貿易關係[5],其中僅830(2,862的29%)個貿易關係受至少1個已生效之FTA優惠稅率影響,隱含其他潛在的2,032(2,862的71%)個貿易關係適用一般稅率或最惠國(most-favoured nation, MFN)待遇。基此,AfCFTA協定生效後,在免稅的關稅稅項達到90%的前提下,將促使原本非洲國與國之間貿易關係的平衡發生重大變化,並為區域內其他尚未發生的貿易關係,以及非洲內部經濟轉型創造往前發展的機會。根據非洲輸出入銀行估計,AfCFTA將大幅度地擴大工業生產和貿易,在該協議生效的前二十年中,非洲內部跨境貿易整體增長超過52%[6]

  過去已有文獻評估AfCFTA生效對非洲內貿易成長之影響。Saygili et al.(2018)[3]評估AfCFTA關稅完全消除情況下,非洲內貿易將增加168億美元(增加32.8個百分點),倘排除敏感部門(即關稅收入最多之部門),則非洲內貿易將增加幅度將減少,為124億美元(增加24.2個百分點)。針對AfCFTA促進非洲內貿易之效果,Mevel and Karingi(2012)[7]的研究則指出AfCFTA若要明顯促進非洲大陸內貿易之成長及其多樣性,除關稅壁壘消除,亦要搭配非關稅壁壘的降低(如減少海關手續和港口處理的時間),才能有效促進非洲內貿易之成長。此外,Mevel and Karingi (2012)研究結果亦顯示,非洲大陸若形成關稅同盟,無法有效促進非洲內貿易,但對其他第三方國家的出口會增加。就此結果而言,由於目前AfCFTA協定範圍僅止於成員國之間關稅與非關稅貿易障礙的消除,尚未觸及關稅結盟,因此預計協定生效後的貿易增長主要還是發生在非洲區域內貿易。

  部門別而言,AfCFTA生效後非洲內部貿易的增加在工業部門最為明顯(Abrego et al., 2019),為非洲大陸透過貿易實現工業化的重要契機。經估計,與沒有AfCFTA的情境相比,AfCFTA生效後到2040年工業產品非洲內貿易額可增加25%(或360億美元)至30%(或440億美元),貿易增長幅度取決於自由化程度。此外,針對農業及食品產業,非洲內貿易增長幅度估計介於20%(即95億美元)至30%(即170億美元)之間,而能礦業則在5%(即45億美元)至11%(即90億美元)之間。就部門別而言,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UN Economic Commission of Africa)曾利用一般均衡模型估計AfCFTA之生效,始非洲內貿易擴張較大之部門包括:紡織、服裝、皮革、木材及造紙、車輛和運輸設備、電子產品,以及金屬;另一方面,糖、蔬菜、水果、堅果、飲料、煙草、肉與奶製品將在農業部門有較大的成長[8]

  值得一提的是,區域內貿易障礙下降亦有助於促進非洲區域內價值鏈形成。進一步言之,AfCFTA生效後,貨品在成員國之間流動的貿易障礙降低,使相對進口價格下跌,對企業而言可減少進口國下游生產商所需的原材料與中間投入的成本,因此生產成本的削減可以提高國內生產商的競爭力,並使非洲各國能夠融入區域價值鏈中。

  本研究將上述文獻重要發現彙整在表1中。由這些研究可以觀察到,AfCFTA生效將使非洲大陸總體經濟受益,區域內貿易增加,是其工業轉型之重要機會。過去幾十年,非洲大陸由於經濟發展相對遲緩、距離遙遠,以及基礎建設不足等因素,致使其與我國之經貿關係疏遠,但在非洲大陸AfCFTA巨型經濟整合的浪潮下,將可望為非洲經濟帶來一波成長潛能。據此,我國應著眼於非洲未來的潛力及發展性,將其作為我國下階段對外經貿佈局轉型之重點對象,此舉不僅可促進經貿發展多元化,亦可平衡我國對外經貿關係,奠定我經濟持續成長的契機。基於過去研究結果顯示,AfCFTA能夠激發非洲大陸經貿潛能,發展前景可期,下一部分研究將以此為前提,分析我商在非洲大陸投資之具體商機。

1 AfCFTA生效對成員國經貿影響之文獻綜整

面向

文獻來源

評估方式

主要發現

對總體經濟影響

African Export-Import Bank (2018)

GTAP模型

  • 完全消除關稅:協定成員國總體GDP成長0.65%,經濟福利增加35.89億美元;出口金額增加2.94%、進口金額增加3.31%
  • 完全消除關稅+非關稅貿易障礙降低10%:成員國整體GDP提升3.15%,經濟福利增加179.57億美元,出口與進口金額則分別增加5.23%6.59%
  • AfCFTA生效後其效益主要彰顯在非關稅貿易障礙的削減上。
  • 非洲多數國家之GDP成長在「完全消除關稅+減少10%非關稅貿易障礙關稅當量」情境下有促進效果,僅幾內亞與辛巴威兩國無法從各種模擬情境中獲得經濟利益。

Abrego et al.2019

多國CGE模型

  • 非關稅貿易障礙下降產生的福利增益較關稅削減高。
  • 非洲小型開放經濟體在AfCFTA生效後通常能獲得較大福利增益。
  • 製造業與農業兩部門是AfCFTA生效非洲國家所得增加的主要貢獻者。
  • 非洲國家整體規模經濟效果並不強。
  • 以其他地區而言,AfCFTA生效後的正向效果在「歐洲與中亞」及「中東」地區較為明顯。

Jensen and Sandrey (2015)

GTAP模型

  • 除了辛巴威,Jensen and Sandrey (2015)研究顯示多數非洲國家多能受益於非洲內部全面免關稅與非關稅貿易障礙之降低。

Saygili et al.2018

GTAP模型

  • 若關稅全面降為零整體福利將增加161億美元,GDP成長增加0.97個百分點。
  • 若敏感部門產品排除降稅則協定成員國整體受益程度皆有所下降(除了關稅損失),整體福利增加107億美元,GDP成長變動為0.66個百分點。

對區域內
貿易之影響

Mevel and Karingi (2012)

多國多部門CGE模型

  • AfCFTA中,除關稅壁壘消除,亦要搭配非關稅壁壘的降低(如減少海關手續和港口處理的時間),才能有效地促進非洲內貿易之成長。

African Export-Import Bank2019

-

  • AfCFTA生效的前二十年中,非洲內部跨境貿易整體增長超過52%

United Nations.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Africa (2018)

GTAP模型

AfCFTA生效後:

  • 2040年工業產品非洲內貿易額可增加25%(或360億美元)至30%(或440億美元)。
  • 農業及食品產業非洲內貿易增長幅度介於20%(即95億美元)至30%(即170億美元)之間。
  • 礦業之非洲內貿易成長則在5%(即45億美元)至11%(即90億美元)之間。
  • 非洲內貿易擴張較大之工業部門:紡織、服裝、皮革、木材及造紙、車輛和運輸設備、電子產品,以及金屬。
  • 非洲內貿易擴張較大之農業部門:糖、蔬菜、水果、堅果、飲料、煙草、肉與奶製品。

Saygili et al.2018

GTAP模型

  • 關稅完全消除情況下,非洲內貿易將增加168億美元(增加32.8個百分點)。
  • 排除關稅收入最多之部門,非洲內貿易將增加幅度為124億美元(增加24.2個百分點)。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



三、AfCFTA生效我商對非洲國家投資之可能商機


  由前述文獻歸納,基於AfCFTA生效後對於非洲內貿易(intra-Africa trade)有促進之效果,本研究利用國際貿易中心(International Trade Centre, ITC)所提出的出口潛能分析法與資料庫,評估非洲內貿易可能存在但尚未被開發的貿易潛能。非洲輸出入銀行(African Export-Import Bank)在其發布的《2019非洲貿易報告》中亦使用ITC出口潛能分析方法評估AfCFTA生效後不同產業之非洲內貿易可能產生的拓銷空間[9]。ITC的方法論主要係建構出口潛能指標(export potential index, EPI),將某個區域/國家針對特定目標市場的產品之出口潛能拆解為三個因素:供給,需求和貿易便利性,該出口潛能指標可以幫助釐清某些區域/國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產品,並且與其他市場需求情形作連結,同時考量貿易便利性與進出口國家的關稅高低,最終衡量一區域/國家之特定產業/產品出口至目標市場還有多少空間尚未發揮(Decreux and Spies 2016)[10]。以本研究而言,倘某產業非洲內貿易仍具有很大的拓銷空間,表示我業者可進一步評估赴非洲投資並銷往其他非洲國家之可行性,特別是在AfCFTA生效後,在關稅降低及貿易便捷化效果的催化下,這些空間將可能因為降稅效果有望進一步被開拓,值得我國業者審慎看待。

  以下分析將分成三個步驟進行:
  • 步驟一:釐清非洲大陸內部貿易拓銷空間較大之產品。這些產品由於AfCFTA生效可能有部分拓銷空間被釋放出來,可作為我商日後赴非洲地區投資生產相關產品之參考。
  • 步驟二:決定投資目標國作為生產基地。在第二部分主要由個別國家觀察,掌握上述各潛力產品是哪些非洲國家在出口至整個非洲地區具高度拓銷空間,這些被挑選出來的國家可作為我業者設定為投資基地之參考,並將其當作跳板,生產相關產品銷售至其他非洲國家。 
  • 步驟三:決定優先銷售至哪些非洲目標市場。此步驟主要決定我在非洲投資後,所生產之商品銷售至哪些其他非洲國家具有高度拓銷空間,倘拓銷空間仍相當大,則代表其蘊含豐富之潛在商機,尤其未來AfCFTA生效可能使區域內貿易潛能被進一步激發,值得我商優先開拓  
  上述步驟一與步驟三之分析結果說明如下。

(一)步驟一:釐清非洲大陸內貿易尚存拓銷空間較大之產品

  本研究利用ITC的出口潛能指標資料庫[11],彙整出整體非洲內貿易尚具出口拓銷空間前5大產業包括:能礦產品(此產業之實際非洲內貿易金額約20億美元,未開發空間估計還有29億美元)、食品(此產業之實際非洲內貿易金額約20億美元,未開發空間估計還有17億美元)、魚和貝類(此產業之實際非洲內貿易金額約12億美元,未開發空間估計還有15億美元)、機械(此產業之實際非洲內貿易金額約40億美元,未開發空間估計還有15億美元)、美容產品與香料(此產業之實際非洲內貿易金額約20億美元,未開發空間估計還有13億美元),這些產品仍具出口拓銷空間,值得我商評估是否赴非洲進行相關投資佈局以獲取利益。(圖1)



(二)步驟二:決定投資目標國作為生產基地

  如表1所示,在非洲大陸內部貿易整體拓銷空間前5大產業中,可進一步拓銷的空間均達10億美元以上。本研究於此步驟主要觀察這些產品整體拓銷空間中,哪些非洲國家佔有較大比重,而這些國家可作為我國業者未來赴非洲國家投資,並生產相關產品銷往當地或其他非洲國家之參考。以整體非洲內貿易拓銷空間最大的能礦產品而言,本研究發現非洲國家享有非洲內貿易拓銷空間最大前3名分別為南非、莫三比克與象牙海岸,ITC估算此3國出口能礦產品至非洲大陸尚存之拓銷空間分別為15億美元、4.93億美元與1.51億美元,我商可評估赴此3國投資能礦產品產業,並拓銷至整體非洲大陸市場之可行性。

  綜合來看,以表1非洲內貿易可拓銷空間前5大產業而言,倘欲開發這些拓銷空間,投資目標國之選擇以南非最多(5個產業中,為4個產業的前3大投資目標國),其次是象牙海岸(5個產業中,為3個產業的前3大投資目標國)及埃及(5個產業中,為2個產業的前3大投資目標國)。此外,我國友邦史瓦帝尼的「美妝品及香水」兩產業在拓銷至其他非洲國家上亦較大空間(美妝品及香水空間為4.52億美元、糖空間為1.55億美元),我業者亦可考慮進一步評估投資史國此兩產業並拓銷其他非洲市場之商機。



(三)步驟三:決定銷售目標市場順位

  在決定投資產業與國家別之後,本研究於最後一個步驟將釐清不同產業在不同投資國下,拓銷其他非洲市場之優先順序,倘某產業投資國(生產基地)拓銷其他非洲市場具有高度空間,表示出口潛力尚未完全發揮,我商可加以評估背後商機。

  如表3所示,以非洲內貿易剩餘拓銷空間最大的能礦業而言,步驟二已歸納出南非、莫三比克與象牙海岸拓銷至非洲大陸尚存之空間較高,然此三國銷售目標市場存在些許差異。舉例而言,以南非而言,本研究彙整其能礦產業出口至莫三比克、辛巴威與波札那相較於其他非洲國家具有更多拓銷潛力,主要拓銷品項為電力(HS 271600),經查南非電力係由國營企業Eskom主導,負責南非大多數發電、輸電與配電,為非洲最大獨立發電廠所在地[12],倘我國欲赴南非投資相關產業,建議應進一步評估與南非國營事業合作開拓其他非洲市場之可行性。而若是以象牙海岸作為生產基地拓銷其他非洲市場,則銷售目標市場可以布吉納法索、馬利與迦納為主,原因在於能礦業由象國出口至此等市場之尚存拓銷空間相對較高。本研究經查發現,象國政府曾表示到2021年將增加643兆瓦(MW)的電力,以滿足國內需求並促進向周邊地區的電力出口,這些新增的電力將透過擴大象牙海岸Azito Energie發電站及國內電力生產商CIPREL的產能來滿足[13]。由於電力產品特殊,我國若將非洲國家當跳板,輸銷電力至其他國家,建議應與當地利害關係人先行協調,或透過合作方式進行,以避免產生不必要之商業糾紛。

  食品產業方面,其為南非政府所重視之產業,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 SADC)其他成員國如納米比亞與波札那等國因市場規模不大,原本就自南非進口食品。在此基礎上,本研究利用ITC資料庫歸納食品產業(非洲內貿易尚存拓銷空間第二大之產業)投資國以南非為第一選擇,銷售市場以鄰近之波札那、納米比亞與莫三比克所具備之拓銷空間較大,具體銷售品項包括:波札那調味醬汁及其調製品(HS 210390)、食物調製品(HS 210690)與穀類調製食品(HS 190410);納米比亞的糖食(不含可可)(HS 170490)、調味醬汁及其調製品(HS 210390)及湯類及其調製品(HS 210410);以及莫三比克的湯類及其調製品(HS 210410)、調味醬汁及其調製品(HS 210390)與油料種子質果實之粉及細粒(HS 120890)。值得注意的是,本研究上述歸納之產品很多為食品調味品,此類產品當地消費者口味偏好為拓銷之關鍵,建議我商在投資南非前,可針對目標市場之消費者進行調查,掌握其食性偏好,以利調味品之風味為當地所接受。

  針對魚及貝類產業,若欲以西非為據點,茅利塔尼亞與塞內加爾拓銷其他非洲國家尚存空間最大的兩個國家,銷售市場可優先以象牙海岸、奈及利亞與喀麥隆為拓銷對象,產品選擇以冷凍全魚或魚片為主要銷售形式較佳。南部非洲投資據點則可選擇納米比亞,拓銷國可優先選擇南非、尚比亞與剛果民主共和國為對象,因為經ITC估算,這些產品仍有高度拓銷空間。此外,由於非洲國家氣溫較高,魚介類產品容易腐敗,產品在非洲大陸內跨境拓銷應以冷凍方式進行,此突顯出冷鏈物流在非洲大陸水產品跨境運送的重要性。據此,我商若赴非洲投資魚及貝類產業並拓銷至其他非洲國家,應特別重視強化船舶冷儲技術與冷鏈物流重要性,在良好的運輸條件下,將有望助長非州大陸內水產品之跨境貿易往來。

  以機械及其零件業而言,我前3大投資國選擇為南非、突尼西亞與埃及。若以南非為跳板拓銷非洲其他國家,目標市場以波札那、奈及利亞及肯亞之出口拓銷空間最大,拓銷品項則以採礦機械之零件(HS 847490)與石油過濾設備(HS 847490)為主;倘我商欲以突尼西亞與埃及為跳板,則以摩洛哥拓銷空間較大,參考拓銷產品包括:電導體(HS 854442、HS 854449)(目前摩國主要自法、西、德、義等國進口)、車輛點火線組(HS 854430)(目前摩國主要自法、德等國進口)、電路開關(HS 853690)(目前摩國主要自西、法等國進口)與同軸電纜(HS 854420)(目前摩國主要自中、德等國進口)等。

  在我國友邦史瓦帝尼方面,就拓銷非洲大陸其他國家角度而言,美妝品及香料產業具有相當潛力,史國美妝品及香料產業出口非洲其他國家以南非、肯亞與坦尚尼亞之尚存拓銷空間最大,然面對不同目標市場史國拓銷品項也有些微差異。進一步言之,史國輸銷南非美妝品及香料產業以供食品或飲料用之芳香物質(HS 330210)、肥皂(HS 340120)與工業原料用之芳香物質混合物(HS 330290)最具商機;肯亞則是供食品或飲料用之芳香物質(HS 330210)、精油(HS 330129)及工業原料用之芳香物質混合物(HS 330290);至於坦尚尼亞則以供食品或飲料用之芳香物質(HS 330210)、肥皂(HS 340120)與精油(HS 330129)拓銷空間較大。由以上可知,「工業或飲料用之芳香物質(HS Code 3302)」為史國拓銷至該3個目標市場之共通項目,經查此產品史國主要係由可口可樂公司利用史國產之蔗糖所製成之濃縮液(Concentrates)[14],建議我商可進一步評估投資史國製糖業,並提供可口可樂公司蔗糖原料,與其合作生產食用或工業用香料銷往其他非洲國家,以獲取非洲香料市場未被開發之貿易商機。

3 前5大潛力產業投資國出口非洲具商機之目標市場及其相關產品歸納

產業別

投資國

1目標市場

投資國實際出口目標市場金額

ITC估算投資國出口目標市場可進一步拓銷之空間

出口拓銷空間前3
產品列舉

2目標市場

投資國實際出口目標市場金額

ITC估算投資國出口目標市場可進一步拓銷之空間

出口拓銷空間前3大產品列舉

3目標市場

投資國實際出口目標市場金額

ITC估算投資國出口目標市場可進一步拓銷之空間

出口拓銷空間前3大產品列舉

 

能礦業

南非

莫三比克

266.5

743

l   電力(HS 271600

辛巴威

115.7

254.5

l   電力(HS 271600

波札那

114.9

214.7

l   電力(HS 271600

莫三比克

南非

198.3

414.3

l   電力(HS 271600

辛巴威

33.5

59.7

l   電力(HS 271600

波札那

12.5

14.9

l   電力(HS 271600

象牙海岸

布吉納法索

62.3

165

l   電力(HS 271600

馬利

41.2

84

l   電力(HS 271600

迦納

33.2

61.6

l   電力(HS 271600

其他食品

南非

波札那

137.8

101.1

l   調味醬汁及其調製品(HS 210390

l   食物調製品(HS 210690

l   穀類調製食品(HS 190410

納米比亞

139.5

61.5

l   糖食(不含可可)(HS 170490

l   調味醬汁及其調製品(HS 210390

l   湯類及其調製品(HS 210410

莫三比克

98.6

41.8

l   湯類及其調製品(HS 210410

l   調味醬汁及其調製品(HS 210390

l   油料種子質果實之粉及細粒(HS 120890

埃及

利比亞

53.6

35.5

l   調製番茄(HS 200290

l   食物調製品(HS 210690

索馬尼亞

5.3

27.6

l   未烹飪麵條(HS 190219

l   食物調製品(HS 210690

l   湯類及其調製品(HS 210410

蘇丹

18.6

21.2

l   活性酵母(HS 210210

象牙海岸

布吉納法索

43.3

48.7

l   湯類及其調製品(HS 210410

l   未烹飪麵條(HS 190219

l   咖啡萃取物(HS 210111

馬利

28.8

34.2

l   湯類及其調製品(HS 210410

l   未烹飪麵條(HS 190219

l   咖啡萃取物(HS 210111

迦納

20.5

26.9

l   湯類及其調製品(HS 210410

l   未烹飪麵條(HS 190219

l   咖啡萃取物(HS 210111

魚及貝類

茅利塔尼亞

象牙海岸

127.1

121.1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沙丁魚(HS 030353

l   冷凍鯖魚(HS 030354

奈及利亞

86.1

82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鯖魚(HS 030354

l   冷凍鱈魚(HS 030366

喀麥隆

75.2

64.9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沙丁魚(HS 030353

l   冷凍鯖魚(HS 030354

納米比亞

南非

81.8

89.4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鱈魚(HS 030366

l   冷凍魚片(HS 0304Xb

尚比亞

85.9

44.1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鯖魚(HS 030354

l   其他全魚(0302Xd

剛果民主共和國

63.8

29.7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鯖魚(HS 030354

l   冷凍魚片(HS 0304Xb

塞內加爾

象牙海岸

83.6

104.5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沙丁魚(HS 030353

l   冷凍鮪魚全魚(HS 0303Xc

喀麥隆

24.1

28.1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沙丁魚(HS 030353

l   冷凍鱈魚(HS 030366

奈及利亞

0.5

10

l   其他冷凍全魚(HS 0303Xa

l   冷凍鯖魚(HS 030354

l   醃漬魚類(HS 0305Xb

機械

南非

波札那

422.3

68.1

l   機械零件(HS 843149

l   用於加工礦物之機械零件(HS 847490

奈及利亞

49.5

59.2

l   石油過濾設備(HS 842139

l   用於加工礦物之機械零件(HS 847490

肯亞

45

57.6

l   挖土機(HS 842959

l   石油過濾設備(HS 842139

l   用於加工礦物之機械零件(HS 847490

突尼西亞

摩洛哥

21.1

90.9

l   電導體(有連接器,小於1000伏特)(HS 854442

l   車輛點火線組(HS 854430

l   電路開關(HS 853690

阿爾及利亞

71

68.2

l   電導體(沒有連接器,小於1000伏特)(HS 854449

l   電導體(有連接器,小於1000伏特)(HS 854442

l   單相交流馬達(HS 850140

利比亞

29.2

42.1

l   電導體(沒有連接器,小於1000伏特)(HS 854449

l   電導體(大於1000伏特)(HS 854460

l   配電用板(HS 853710

埃及

摩洛哥

17.8

34

l   車輛點火線組(HS 854430

l   同軸電纜(HS 854420

l   電導體(沒有連接器,小於1000伏特)(HS 854449

突尼西亞

3.7

31.5

l   車輛點火線組(HS 854430

l   同軸電纜(HS 854420

l   電導體(沒有連接器,小於1000伏特)(HS 854449

阿爾及利亞

19.3

30.3

l   同軸電纜(HS 854420

l   電導體(沒有連接器,小於1000伏特)(HS 854449

l   加熱器(HS 851610

美妝品及香料

史瓦帝尼

南非

344.6

287.9

l   供食品或飲料用之芳香物質(HS 330210

l   肥皂(HS 340120

l   工業原料用之芳香物質混合物(HS 330290

肯亞

58

35.5

l   供食品或飲料用之芳香物質(HS 330210

l   精油(HS 330129

l   工業原料用之芳香物質混合物(HS 330290

坦尚尼亞

27.5

31.5

l   供食品或飲料用之芳香物質(HS 330210

l   肥皂(HS 340120

l   精油(HS 330129

南非

波札那

85

48.1

l   美容、化粧及保養品(HS 330499

l   肥皂(HS 340120

l   身體止汗除臭劑(HS 330720

納米比亞

108.8

40.3

l   美容、化粧及保養品(HS 330499

l   肥皂(HS 340120

l   身體止汗除臭劑(HS 330720

馬拉威

12.8

30.3

l   肥皂(HS 340120

l   美容、化粧及保養品(HS 330499

l   盥洗用肥皂及有機界面活性產品(HS 340111

象牙海岸

迦納

66.9

25.1

l   美容、化粧及保養品(HS 330499

l   非盥洗用肥皂及有機界面活性產品(HS 340119

l   燙髮劑(HS 330520

幾內亞

6.9

20.9

l   美容、化粧及保養品(HS 330499

l   非盥洗用肥皂及有機界面活性產品(HS 340119

l   香水及廁所用香水(HS 330300

馬利

26.5

19.1

l   非盥洗用肥皂及有機界面活性產品(HS 340119

l   美容、化粧及保養品(HS 330499

l   盥洗用肥皂及有機界面活性產品(HS 340111


四、結語

  AfCFTA生效可激發非洲大陸經濟成長及區域內貿易潛能,我商可及早對非進行投資布局,以掌握先機。本研究參考非洲輸出入銀行在《2019非洲貿易報告》之作法,利用ITC所提出的出口潛能分析法與資料庫,評估存在非洲內貿易但尚未被開發的貿易潛能,嘗試藉此釐清AfCFTA生效後我國赴非洲投資生產基地,並將其當作跳板拓銷其他非洲國家之商機。研究結果顯示,整體非洲內貿易尚具出口拓銷之空間前5大產業包括:能礦產品、食品、魚和貝類、機械、美容產品與香水,這些產業前3大投資目標國之交集以南非最多,象牙海岸次之,第三為埃及,而拓銷目標市場方面則多以鄰近地區的國家為主。我國友邦史瓦帝尼的「美妝品及香水」產業在拓銷至其他非洲國家上亦有較多空間,在佈局策略上我商可評估投資史國製糖業,提供可口可樂公司蔗糖原料,並與其合作生產食用或工業用香料銷往其他國家,以獲取非洲香料市場之龐大商機。

  值得一提的是,本研究係以非洲國與國間尚存之拓銷空間大小為切入點,探究我商可赴非洲投資並拓銷至其他國家之產業及商機規模,然AfCFTA生效後並不保證這些拓銷空間能夠百分之百被釋放,當中可能還涉及當地投資環境與法規限制、基礎建設完善程度與可能的拓銷模式。因此,後續研究建議我政府與業者可進一步針對當地不同產業之投資環境、限制及銷售佈局策略進行研究,以進一步開拓潛在的貿易空間。

[1] African Export-Import Bank (2018), African Trade Report 2018,

[2] Jensen, H. G. and R. Sandrey (2015), The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A GTAP assessment, The Trade Law Centre for Southern Africa.

[3] Saygili, M., R. Peters and C. Knebel (2018), “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Tariff Reductions,” UNCTAD Research Paper No. 15.

[4] [1] Stuart, J., (2017), Intra-Africa Market Access. South Africa: Trade Law Centre.

[5] 即[2*(1+2+…+54)]-(2*54)=2862。

[6] African Trade Report 2019, African Export-Import Bank.

[7] Mevel, S. and S. Karingi (2012), “Deepening Regional Integration in Africa: A Computable General Equilibrium Assessment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a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followed by a Continental Customs Union,” Selected paper for Presentation at the 7th African Economic Conference Kigali, Rwanda, 30 October - 2 November, 2012.

[8] [1] United Nations.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Africa (2018). An empirical assessment of the 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modalities on goods. Addis Ababa.

[9] African Trade Report 2019, pp. 104-110. African Export-Import Bank.

[10] Decreux, Y. and J. Spies (2016), “Export Potential Assessments: A methodology to identify export opportunities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Website: https://umbraco.exportpotential.intracen.org/media/1089/epa-methodology_141216.pdf。

[11] [1] ITC Export Potential Map. Website: https://exportpotential.intracen.org/en/.

[12] 經貿透視雙周刊,第536期,2020年2月12日至25日。

[13] “Ivory Coast to add 643 MW of power to grid by 2021,” RUETERS, 2018/12/19. Website: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ivorycoast-power/ivory-coast-to-add-643-mw-of-power-to-grid-by-2021-idUSL8N1YO1SZ.

[14] 史瓦帝尼王國(原「史瓦濟蘭王國」)經貿投資環境簡介一覽表,駐史瓦帝尼大使館,2019年4月29日。網址:https://www.mofa.gov.tw/Upload/RelFile/2774/160224/%e5%8f%b2%e7%93%a6%e5%b8%9d%e5%b0%bc%e7%8e%8b%e5%9c%8b(%e5%8e%9f%e3%80%8c%e5%8f%b2%e7%93%a6%e6%bf%9f%e8%98%ad%e7%8e%8b%e5%9c%8b%e3%80%8d)%e7%b6%93%e8%b2%bf%e6%8a%95%e8%b3%87%e7%92%b0%e5%a2%83%e7%b0%a1%e4%bb%8b%e4%b8%80%e8%a6%bd%e8%a1%a8.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