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新冠病毒肺炎對東南亞經濟影響之初探
日期:2020/03/19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徐遵慈 副研究員、中華經濟研究院東協研究中心 阮功松 輔佐研究員
文件編號:WTOepaper685
一、    前言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自2019年底在中國大陸武漢市爆發後,迅速蔓延至鄰近亞洲國家,而後擴散至中東、歐美國家,迄今除造成數以萬計人民生命及對健康之威脅外,更重創全球經濟與產業,影響程度遠超過2003年SARS疫情衝擊。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擴散過程中,東南亞國家首當其衝,不僅東南亞人民人身安全與健康直接受到影響,經濟活動更大受打擊,影響範圍遍及商業、消費、生產、貿易、投資與股匯市,影響程度也超越2008年金融海嘯。目前疫情雖然仍在延燒,但其對東亞國家之影響已可進行初步評估,以下本文首先將簡介國際組織截至目前對於新冠肺炎對東南亞國家的整體經濟影響評估,以及對個別國家GDP及觀光產業之影響,然後將以越南為例,具體說明新冠肺炎迄今對其經濟不同層面之影響、越南之因應措施,以及對越南台商之影響。

二、新冠病毒肺炎對東南亞國家的整體經濟影響

  中國大陸於2019年底爆發新冠肺炎疫情,隨著1月間大批中國觀光客在中國農曆春節期間前往東南亞國家觀光渡假,以及在居住於東南亞國家的中國商人、員工返鄉回中國過年後陸續回到當地,準備復工上班,新冠肺炎自2月上旬起快速在東南亞國家蔓延。相較於歐洲國家與美國,雖然東南亞國家政府陸續採取斷然的邊境措施,以防止疫病輸入,但預估因新冠肺炎造成東南亞國家直接、間接的經濟損失可能遠超過2003年SARS疫情的衝擊,也甚於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因而凸顯了東南亞國家長期過度倚賴中國及觀光旅遊業,以及製造業供應鏈殘缺不足的經濟、產業結構缺陷。

  根據亞洲開發銀行(ADB)在2020年3月6日發布的最新分析報告顯示,[1]新冠肺炎疫情正對亞洲開發中經濟體產生諸多層面的重大影響,包括造成內需與消費大幅下降、旅遊和商務出行減少、貿易和生產下滑,供應中斷,以及人民生命健康受到威脅等。

  ADB的分析指出,雖然經濟損失的程度仍須視疫情今後的走向而定,但估計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大約在770億至3,470億美元之間,約占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比率的0.1%至0.4%;但不論何種情境,疫情對中國帶來的經濟損失首當其衝,緊接其後便是亞洲開發中經濟體,主要包括東南亞國家等。

  ADB假設三種不同的情境。如果疫情擴散較為輕度,中國的經濟損失約為440億美元,亞洲開發中經濟體的經濟損失約為120億美元。如果影響為中度,中國的經濟損失約為1,030億美元,亞洲開發中經濟體的經濟損失約為220億美元。如果影響為重度,中國的經濟損失將高達2,370億美元,亞洲開發中經濟體的經濟損失亦達420億美元,占其GDP的0.2%。(參表1)



三、新冠病毒肺炎對東南亞個別國家的經濟影響

  另外,根據IHS Markit(簡稱IHS)頃於2020年3月17日發布的最新經濟預測,已大幅下修中國、台灣及大多數東南亞國家2020年GDP成長率,但預測兩岸及多數東南亞國家在2021年時GDP將較2020年復甦。IHS預估中國2020年GDP將下滑至3.92%,2021年回溫至6.58%;預估台灣2020年GDP將下降至1.05%,2021年將復甦,達到2.29%。在主要東南亞國家中,除緬甸在2020年仍能維持成長外,其餘皆呈負成長,其中尤以越南、馬來西亞、泰國、新加坡4國較2019年衰退最為明顯,預測2021年GDP成長率依序為6.10%、3.12%、1.71%、-0.96%。衰退因素除延續2019年因美中貿易衝突帶來的衝擊外,2020年肺炎疫情、中國經濟下滑、國際需求降低等都衝擊其經濟表現。相較來說,2021年除柬埔寨外,其他國家經濟前景皆優於2020年,顯示肺炎疫情等屬於短期性影響。(參表2)



  如根據前述ADB報告中的分析,新冠肺炎對亞洲國家經濟影響的形式包括以下六大類:中國大陸國內消費急遽萎縮及周圍國家爆發疫情後造成國內消費下降、因對未來悲觀或不確定性造成商業與投資下滑、觀光與商務旅行減少、因生產與貿易減少與需求下降波及其他部門、因供應鏈中斷造成貿易與生產的減少、疾病與死亡以及預算移轉至醫療公衛造成之排擠效果等。

  在各類影響中,尤其以中國和其他國家大規模限制人民外出、隔離、封村封城等造成這些國家國內消費大幅下降,對經濟造成的直接影響最為嚴重,並進一步造成後續的商業、投資活動下降。

  其次,則是因疫情造成觀光旅遊大量下降造成的影響。國際觀光收入為多數東南亞國家的重要財源,2017年占柬埔寨GDP約20%,佔泰國GDP超過10%,佔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GDP約5%,疫情重創觀光業,使得這些國家經濟雪上加霜。

  近年中國人民赴外國觀光人數激增,2003年SARS爆發時約1,100萬人次,至2018年時已增至8,700萬人次。中國觀光客成為東南亞國家重要觀光客來源國,2018年佔柬埔寨、越南、寮國的外國觀光客總人次比率均超過20%;佔柬埔寨、越南的比率更分別高達33%與32%。2020年1月24日,中國下令禁止中國旅行團出國旅遊,影響約55%的中國觀光客人數,而部分國家如越南為防制疫情而對中國採取斷然的禁航與限制中國人民入境措施等,進一步對其觀光產業造成重創。(參表3)



四、新冠肺炎對越南經濟與越南台商的影響

  據越南海關總局於3月5日發佈的數據,受武漢肺炎疫情之影響,越南2020年前2個月進出口貿易高達740億美元,僅小幅成長2.4%。[2]其中,出口金額約369億美元,成長2.4%。帶動越南出口的主要商品為電話及零件、紡織品、機械設備等。然而,水產品、咖啡、腰果、橡膠等農產品的出口則呈現較嚴重的下跌態勢,降幅在20%至35%左右。主因是越中邊境各海關關口暫時關閉,致使越南農產品無法通關而滯銷。由於中國一直是越南最大的農、林、水產品出口市場,2019 年占越南農、林、水產品出口的四分之一,越南專家呼籲越南要趁著此一危機擺脫對中國農產品出口的依賴,並開拓新的市場,尤其是多加利用「越南-歐盟自貿協定」(EVFTA)所帶來的新商機。[3]在進口方面,越南2020年前2個月的進口金額約371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成長2.4%。其中,機械設備、電話及零配件等用於國內生產所需的產品之進口額高達346億美元,占進口總額的93.3%。而越南國內消費品的進口額僅為25億美元,占6.7%。

     關於進出口主要市場方面,2020年前2個月,美國仍是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場,出口額98億美元,成長19.6%;越南對中國出口48億美元,僅小幅成長3.7%。在進口上,中國仍係越南最大的進口來源國,2020年前2個月越南自中國進口100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減少0.4%。[4]越南自中國進口下降的主因是越南國內生產所需的原材料大部分依賴中國市場,而在疫情延燒下,中國工廠因疫情而延後復工,已導致供應鏈中斷,另一方面,因越中邊境檢驗通關嚴格,導致越南自中國陸運進口時間拉長,也造成供貨之困難。由於越南的紡織、製鞋業、電子、扁鋼等產業的生產原材料大部分都從中國進口,因此受到新冠肺炎的影響最為明顯。 

  在觀光旅遊方面,據越南旅遊總局的數據,2019 年來越南的外國遊客人數為1,800 萬人次,其中中國遊客占越南遊客三分之一,高達580萬人次,而韓國遊客量也達 430 萬人次。2020年以來,中國、韓國、日本遊客紛紛取消訪越計劃,預期訪越遊客人數將持續減少。據越南統計總局的數據,2020年2月,來越南的外國旅客為124 萬人次,較2019年同期大幅減少21.8%。[5]另據越南旅遊總局的估計,在未來三個月間(自 2月至 4月),越南旅遊業將因疫情損失59至70億美元,也連帶衝擊航空、交通運輸、食品等相關行業。僅中國遊客人數即減少 90%以上。

   目前,越南各大旅遊城市陸續推出觀光促銷活動,鎖定歐美、日本、韓國、臺灣觀光客。舉例而言,胡志明市旅遊協會於2月11 日決定重新啟動「刺激觀光需求之促銷小組」,擬在疫情緩和後旋即推出一系列促銷、降價活動以振興觀光。

  在產業方面,越南政府全力鞏固越南企業和外國投資者的信心,目前越南全國企業復工率相當高。經越南勞動、榮軍暨社會部的調查發現,儘管受肺炎疫情影響,各企業並沒有出現明顯的缺工現象。全國各企業的平均復工率高達 97%,甚至一些大型企業復工率接近 100%,例如三星公司的復工率達 98%。[6]在一些臺商聚集比較多的省市如平陽省、同奈省等在1月底後的復工率皆高於 95%以上。

  然而,儘管多數企業復工沒有問題,但自疫情爆發以來,因生產、經營及貿易活動均受到外部衝擊,越南企業的經營環境愈加困難,漸漸出現倒閉、減少產能的現象。據越南勞動、榮軍暨社會部於 2月 13日公佈有關疫情對越南 30個省市的企業、勞工之影響報告,截至 2月12 日,已經有 322 家企業宣佈因疫情影響而破產倒閉、533 家企業減少產能或經營活動。[7] 
  
  在吸引外資方面,越南持續 2018、2019 年因美中貿易衝突而導致外資湧入越南的現象,據越南計劃與投資部的統計,2020年1月單月,越南總共吸收外人直接投資(FDI)金額為53.29億美元,成長179.5%。[8]然而,在疫情延燒的影響下,2020年前2個月的外資呈下降趨勢,據統計,2020年前兩個月,越南FDI金額為64.69億美元,大幅下降23.6%。其中,新加坡、中國、韓國、香港、台灣、日本分別對越南的投資金額為41.21億美元、7.2億美元、4.25億美元、2.59億美元、2.29億美元、及2.11億美元。[9]

  然而,從短中期來看,疫情延燒以及在中國復工困難的情形下,跨國公司更加快自中國遷移生產線至越南之步伐。越南專家認為,此次疫情可以讓更多歐美投資者因 CPTPP 及 EVFTA 等 FTA 而前往越南投資,有助越南中長期自這些國家吸引更高品質的投資。整體上看,武漢肺炎對越南的中短期影響巨大,越南政府致力於把危機變成轉機、並藉此建立一個獨立自主、具有強大的抗壓能力之經濟體。越南政府向外界釋出善意,以確保市場、外國投資者對越南經濟發展前景的信心。

  然而隨著越南國內疫情擴大,認為政府應該推出刺激和振興經濟方案的呼聲也越高,如為企業降息、提供優惠信貸或放寬貨幣政策等,進而帶動企業的生產和貿易活動。對此,自2月6日起,越南部分商業銀行已經率先採取降息措施。不過,有些專家則認為越南政府不應該過度干涉市場的自由運作,主張目前最重要目標是要穩定宏觀經濟,如放寬貨幣政策將對通貨膨脹造成較大壓力,同時也使得越盾較其他貨幣貶值,雖然對出口有利,但違背越南先前對美國所做出「不貶值貨幣」之承諾。[10]

  臺灣多年來穩居越南第 5 大貿易夥伴。據越南海關總局的統計數據, 2019 年越南與臺灣貿易總額為195億 6,430萬美元,成長19.4%,其中越南自臺灣進口 151億 7,270 萬美元,成長14.7%,對臺灣出口43 億 9,160 萬美元,成長 39.3%。在投資方面,截至 2020 年1月底,越南核准臺灣投資共 2,711 案,累積金額達323.712 億美元,穩居越南第四大投資來源國,僅次於南韓、日本及新加坡。[11] 

  臺越雙邊貿易受累於疫情,據我國統計數據,截至 2020年1月,臺越雙邊貿易額為 10.59億美元,較 2019年同期減少 13.13%,其中臺灣自越南進口 3.91 億美元,下滑 4.25%,臺灣對越南出口 6.68 億美元,下滑17.54%。在投資方面,中國大陸疫情擴大迫使包括臺商在內的外國投資商加快自中國遷廠至越南的腳步。據越南計劃與投資部統計,2020 年 1 月間,臺灣對越南投資 1.17 億美元,較 2019年同期大幅成長 58.6%。此一增加趨勢在未來將會持續。

  不過,在越南臺商目前遭遇困難及挑戰。稍早時由於不少在越南臺商企業僱用陸幹,因此在越南政府禁航中國之後,多數陸幹暫時不能回到越南上班,即使透過第三地轉機進入越南 後也被要求隔離檢疫,因此也使得一些臺商企業復工後在管理、營運上都面臨困難。此外,據多家臺商表示,在平陽、同奈、西寧、海防等省份,越南政府陸續派人檢查防疫措施及外籍人員,在這期間曾經發生部分台幹被誤抓去隔離,甚至在越南南部西寧省發生越南籍勞工排斥陸幹而罷工事件。

  此外,在越南臺商也漸漸面臨原物料及零組件中斷問題。由於諸多在越南的臺商、日商、韓商公司的生產都依賴中國原物料和零件的進口,而在中國疫情愈演愈烈的情況下,中國工廠無法復工或生產出貨,許多臺商反應年前庫存已經陸續用完。據越南台灣商會表示,面臨斷料的臺商以越南北部科技業為主,其次則是原物料從中國進口的傳統產業,也面臨庫存不夠的狀況。爲因應未來的不確定性,臺商已陸續向馬來西亞、泰國等尋找替代性產品,然而仍無法調得全部替代料源。[12]

[1] The Economic Impact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on Developing Asia, ADB Briefs No. 128, March 6, 2020, at https://www.adb.org/news/covid-19-outbreak-have-significant-economic-impact-developing-asia

[2] Vinanet, March 5, 2020, “Vì sao XNK 2 tháng đầu 2020 vẫn tăng dù bị tác động bởi Covid-19?” http://vinanet.vn/kinhte-taichinh/vi-sao-xnk-2-thang-dau-2020-van-tang-du-bi-tac-dong-boi-covid-19-725909.html.

[3] 歐盟議會於2020年 2月 12日通過 EVFTA,預計2020年上半年可望生效實施。

[4] Vinanet, March 5, 2020, “Vì sao XNK 2 tháng đầu 2020 vẫn tăng dù bị tác động bởi Covid-19?” http://vinanet.vn/kinhte-taichinh/vi-sao-xnk-2-thang-dau-2020-van-tang-du-bi-tac-dong-boi-covid-19-725909.html.

[5] VnExpress, March 2, 2020, “Khách quốc tế giảm mạnh,” https://vnexpress.net/du-lich/khach-quoc-te-giam-manh-4062761.html.

[6] Tuoi Tre, Feb 13, 2020, “Gần 900 doanh nghiệp dừng hoạt động, giảm quy mô vì virus corona,” https://tuoitre.vn/gan-900-doanh-nghiep-dung-hoat-dong-giam-qui-mo-vi-virus-corona-20200213131848345.htm.

[7] Tuoi Tre, Feb 13, 2020, “Gần 900 doanh nghiệp dừng hoạt động, giảm quy mô vì virus corona,” https://tuoitre.vn/gan-900-doanh-nghiep-dung-hoat-dong-giam-qui-mo-vi-virus-corona-20200213131848345.htm

[8] Dau Tu Nuoc Ngoai, Jan 2020, “Tình hình Đầu tư nước ngoài tháng 1 năm 2020,” https://dautunuocngoai.gov.vn/tinbai/6323/Tinh-hinh-Dau-tu-nuoc-ngoai-thang-1-nam-2020.

[9] Dau Tu Nuoc Ngoai, Feb 2020, “Tình hình Đầu tư nước ngoài tháng 2 năm 2020,” https://dautunuocngoai.gov.vn/tinbai/6330/Tinh-hinh-Dau-tu-nuoc-ngoai-2-thang-dau-nam-2020.

[10] CafeF News, Feb 22, 2020, “Giám đốc Economica Vietnam: Coronavirus có thể là một liều vaccine tốt cho nền kinh tế Việt Nam!” https://cafef.vn/giam-doc-economica-vietnam-coronavirus-co-the-la-mot-lieu-vaccine-tot-chonen-kinh-te-viet-nam-2020022313124511.chn.

[11] Dau Tu Nuoc Ngoai, Jan 2020, “Tình hình Đầu tư nước ngoài tháng 1 năm 2020,” https://dautunuocngoai.gov.vn/tinbai/6323/Tinh-hinh-Dau-tu-nuoc-ngoai-thang-1-nam-2020.

[12] 經濟日報,2020年 2 月 23日,「疫情延燒 越南台商面臨斷料」,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48/4365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