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韓國2020年對外貿易環境評估展望—兼論品目別出口動向分析(上)
日期:2020/02/06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姚鴻成 顧問
文件編號:WTOepaper680

一、前言

  韓國自1945年8月15日光復,1948年8月15日正式成立政府以來,在推動國家經濟政策方面,一直以出口為導向,尤其自2011年之對外貿易(出口及進口)總值突破1兆美元(2015年及2016年除外)後,目前已躍升為全球第8大貿易國,其中出口排名為第5位,進口排名為第7位。[1]

  韓國近10年來之對外貿易,在全球200多個國家中,雖名列前茅,但因邇來相繼面臨美中貿易戰、韓日貿易戰、朝鮮半島核武問題,以及與中國大陸錯綜複雜之政經矛盾,在在使韓國憂心忡忡。

  美國川普總統(Donald J. Trump)近期雖宣布對中國大陸緩加徵懲罰性關稅,雙方並已於2020年元月15日簽署達成第一階段之協定,但兩國之貿易戰何時能完全平息,乃係韓國甚至包括臺灣在內,大多數全球貿易國家,所共同期盼之目標及願望。

  就2020年韓國之對外貿易而言,由於預估全球之經濟景氣可望緩慢復甦,加以半導體之單價有上揚趨勢,而抱持樂觀展望。

  如以韓國2020年業種別出口品目加以分析,主要成長品目,將包括半導體、一般機械、汽車、石油化學、汽車零組件、電腦及家電,至於在衰退品目方面,則包括石油製品、鋼鐵、船舶類、顯示器、無線通訊機器及紡織品等。

  韓國2020年之對外貿易,為期能夠按照預定計畫,順利達成既定目標,除了有效因應美中貿易戰等貿易保護主義之擴散外,亦將積極加強出口競爭力、分散出口市場、出口品目高度化及高附加價值化等措施。

  至於在韓國企業方面,更期盼政府能針對企業界所面臨之困境及需求,提供最大之支援,擴大對外貿易,以利持續鞏固韓國在全球貿易大國之地位。

二、2019年出進口概況

(一)出進口分析

  根據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Ministry of Trade, Industry and Energy, MOTIE)指出,韓國2019年之出口達5,242億美元,較2018年減少10.3%,此係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韓國出口出現負成長13.9%以來,首次再度呈現2位數之負成長,主要係受到美中貿易戰、半導體景氣不振,以及油價下跌等影響,相對使韓國之出口,分別減少10.7億美元、328億美元及134億美元所致。不過在金額方面雖呈現減少趨勢,在物量方面反而呈現0.3%之正成長,尤其在汽車出口之物量方面,自2018年之負成長,至2019年已轉換為5.3%之正成長。此外,在生物科技、健康、二代電池,以及農漁產品等方面,亦呈現正成長趨勢。

  在對不同市場之出口表現方面,由於韓國政府致力推動新南方(南向)政策奏效,在整體出口比重中,其對東南亞市場出口之占比首度超過20%,對俄羅斯等國家之出口,則因推動新北方(北向)政策,連續3年呈現2位數成長。

  至於韓國2019年之進口計達5,032億3,000萬美元,亦較2018年減少6.0%。

  整體而言,2019年韓國之對外貿易,雖然面臨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擴散、經濟景氣低落,以及美中貿易戰與日韓貿易戰等客觀因素影響,但出進口總值,仍然達到1兆456億3000萬美元,連續近3年超過1兆美元。在貿易餘額方面,2019年韓國貿易順差計達391億9,000萬美元,延續其對外貿易順差近11年來持續之長期趨勢。

(二)出進口特徵

  鑒於2019年全球交易景氣不振,以及在美中貿易戰之負面影響下,韓國對外貿易呈現的主要特徵可大致分為下列幾點:

  1.    由於全球景氣萎縮,在全球10大出口國家中,除中國大陸之外,其他均呈現衰退,韓國進出口貿易與多數國家一致。

  2.    隨著主要出口品目單價下跌,以及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相對引發中國大陸景氣衰退,導致韓國出口萎縮,尤其在出口單價下跌之半導體及石油化學等方面,成為主導出口衰退之主要原因。

  3.    出口物量連續3年呈現正成長,其中2017年成長2.7%,2018年成長1.1%,2019年亦可望成長0.3%。

  4.    有效推動新南方及新北方政策,進而開拓出口多邊化市場,出口比重亦有大幅成長,其中尤以對東協及俄羅斯之出口,呈現增長趨勢。

  5.    在電動車、二代電池及生技健康(Bio Health)等未來出口動力(新產業)產品方面,頗具活絡潛力,其中電動車之出口成長將達103.3%,二代電池將達4.6%,生技健康則將達8.5%。

  6.    韓國產品在美國及歐盟等進口市場之占有率,將呈快速成長趨勢,但在中國大陸及日本,則將轉趨衰退。

  7.    中小企業產品之出口比重將呈擴大趨勢,其中大企業之出口比重,將自65.7%降為63.5%,中堅企業將自16.7%升為17.6%,中小企業則自17.5%提高為18.8%。

三、2020年對外貿易環境展望

(一)經濟成長率

  2019年之全球經濟雖然面臨製造業萎縮,貿易糾紛頻仍,以及地緣政治上之緊張局勢,而呈現不振,但是2020年預估南美、中東及歐洲新興國家之景氣將趨復甦,經濟成長率略有小幅成長,全年可望達到3.4%。

  1.    先進國家

  2020年先進國家之經濟成長率估計將達1.7%,仍維持與2019年相同之水準,其中美國由於勞動市場及消費者需求殷切,經濟景氣雖趨向活絡,惟因美中貿易戰之不確定因素,企業投資遲緩,企業信賴指數下降等不確定之負面影響,差強人意的成長率仍將持續到2020年。

  在歐洲地區方面,由於海外之需求減少,產業生產雖呈不振,但倘海外需求轉好,加以汽車排放廢氣物規程有所改善,負面影響減少時,景氣將呈現復甦,全年經濟成長率將達1.4%。

  至於日本方面將不受美中貿易戰之影響,民間消費及財政支出擴大,經濟成長率在2019年雖然可望達到0.9%,但因同年10月間,由於日本政府提高消費稅,相對影響民間之消費,全年經濟成長率預估僅能達到0.5%。

  2.    新興國家

  2020年新興國家之經濟成長率估計將達4.6%,較2019年之3.9%略呈增長趨勢,其中印度由於民間消費雖較預期為低,2019年之經濟成長率可望達到6.1%,但因邇來印度政府實施緩和之通貨政策,降低法人稅,以及推動農村消費振興政策等,預估全年經濟成長率估計將達7.0%。

  在中國大陸方面,因受美中貿易戰之影響,海外需求減少,以及中國大陸企業在進行交易時,每每不履行契約義務,負債案例增多,有關當局雖然力圖推動抑制與防範措施,但仍相對影響景氣復甦,全年經濟增長率估計將達5.8%。此外倘邇來在中國大陸發生之新型冠狀病毒(coronanvirus)無法及時有效抑制,則其成長率將更會大幅下滑至5%左右,較2019年預估之6.1%為低。

  對巴西而言,由於製造業及出口景氣好轉、失業率下降、公企業民營化,以及致力推動稅制改革等措施,預估2020年之經濟成長率將達2.0%,較2019年之0.9%呈現大幅上揚。

  至於在俄羅斯方面,由於西方國家之經濟制裁趨緩,加以國際原材料之價格穩定,以及政府當局擴大投資等利多因素,2020年之經濟成長率將達1.9%。

(二)全球商品貿易

  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之預測,2020年全球商品及服務業交易之成長率可望達到2.7%,其中在出口方面,先進國家之出口成長率將達2.2%,新興國家之出口成長率估計將達3.4%,至於在進口方面,先進國家之進口成長率將達1.2%,新興國家之進口成長率估計將4.3%。

  另據國際貨幣基金會(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指出,2020年全球商品及服務業交易之成長率,預估為3.2%,其中在出口方面,先進國家之出口成長率將達2.5%,新興國家之出口成長率估計將達4.1%,至於在進口方面,先進國家之進口成長率將達2.7%,新興國家之進口成長率估計將達4.3%。

  茲將2020年全球貿易成長率展望,列表分述如次:



(三)國際原材料價格


  1.    原油

  根據美國彭博社(Bloomberg)之分析,2020年國際原油價格(以DUBAI為基準),可望維持在每桶60美元,較2019年略呈下跌趨勢。

  2020年就全球經濟景氣而言,雖有略為好轉之趨勢,但因貿易保護主義仍將持續進行,能源需求增加之跡象並不大,但倘美中貿易戰能夠回歸談判,且其議題中能包括人民幣升值時,新興國家貨幣呈現強勢,原油之需求則有增長之可能。

  針對原油之需求而言,雖然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PEC)可以左右原油之增、減,但對原油需求之多寡,以及對油價之漲跌等則無多大之影響力,一旦OPEC之油產量減少,美國油產量亦會隨之下降。但無論如何,倘美中貿易戰短期內無法平息,以及製造業之景氣不能復甦時,亦將相對影響原油之需求與供應。

  2.    非金屬

  在非金屬產品方面,由於美國之景氣持續停滯,加以新興國家開發投資計畫遲緩,相對影響需求。尤其以新興國家為中心之通貨膨脹,以及歐洲國家相繼限制二氧化碳(CO2)之排放等,亦將影響非金屬之需求。

  3.    糧穀類

  2020年之糧穀類價格,如無特殊原因,預估將持續呈現穩定局面,但各項產品仍會視當年之耕作及氣候等因素而有所差異,其中就玉蜀黍及大豆而言,在生產量及庫存方面將呈減少趨勢,其結果相對將助長價格上揚;在小麥方面,不論產量及庫存均將呈現增加,其價格有下降趨勢。

(四)貿易環境


  近年來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有逐漸擴散之趨勢,相對喪失WTO多邊(Multilateral)貿易體制之動力,預料經由自由貿易協定與部門別複數國家間之協定形成之多層次(Multilayered)貿易體制之趨勢,將更為明顯。

  1.    區域貿易協定

  2019年1月由日本等11個國家所組成之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已正式生效,11月包括中國大陸等東亞國家間所組成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亦初步達成協議。

  美國自川普總統上任後,雖然主動脫離原由美國所倡導之TPP,並由日本接手主導CPTPP,美國亦於2018年11月將原先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修改為美、墨、加自由貿易協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 USMCA),並於2019年10月簽署美、日貿易協定。

  2.    部門別協定

  近年來全球貿易環境,因貿易保護主義之擴散,除利益當事國相繼簽署區域貿易協定外,部門別協定(Sectoral Agreement)亦相繼形成並生效,其中第二代資訊科技協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greement, ITA II)已於2016年生效,環境商品協定(Environmental Goods Agreement, EGA)自2014年7月開啟討論後,目前仍在進行協商中,服務貿易協定(Trade in Service Agreement, TISA)自2012年啟動諮商後,目前已處於暫時停頓狀態,而由複數國家間推動展開協商。至於2019年3月開啟之電子商務複邊談判,可望於2020年6月第12次WTO部長級會議後,將擴大其範圍及參與之國家。

  3.    美中貿易戰

  持續長達一年之美中貿易戰,目前雖已完成第一階段協議之簽署,且雙方已釋出初步善意,但其紛爭之重點,並非僅及中國大陸對美國之大幅貿易順差,而係中國大陸經濟結構問題,基於此一爭論,倘中國大陸不求根本解決,則美中貿易戰,或有可能趨向長期化,此不僅對美中兩國,甚至對全球貿易之供需,亦將產生相當程度之影響。

  4.    貿易救濟措施

  預估韓國對外出口較多之美國、印度及中國大陸等主要市場之貿易保護主義,其範圍及強度將更趨擴大,其中就反傾銷而言,2018年係自2012年實施該項措施以來件數最多之年度;但如以美國等先進國家所採行之平衡關稅而言,主要係針對印度、臺灣及中國大陸等,且2018年又係該項措施自1995年實施以來件數最多之一年。尤其美國頻頻運用「特殊市場情況」(Particular Market Situation, PMS)或「不利可得事實」(Adverse Facts Available, AFA)等手段,來擴大採行反傾銷措施。

  5.    對韓國之進口限制

  過去美國、歐盟(EU)、巴西及澳洲等雖然對韓國實施較多之反傾銷措施,但近來已轉向針對印度及中國大陸等亞洲國家,實施高強度之反傾銷措施。

  茲將各主要國家截至2019年11月止,對韓國實施之平衡稅概況列表分述如次:



  6.    擴大推動FTA

  邇來韓國除積極推動新南方(南向)及新北方(北向)政策外,為期能將目前偏重在美國及中國大陸之市場依存度,轉向更加多元之交易對象,未來將積極推動與新興國家簽署FTA。

  以2019年看,韓國與中南美洲五國之FTA已生效,韓、英FTA已達成協議且已完成簽署,韓、以色列FTA亦達成協議,韓、印尼,以及與內地、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CEPA)事實上已達成協議,而韓國所參與之RECP,亦已完成協議之簽署,凡此均可視為韓國所努力推動之成效。

  其中在RCEP方面,為期與會國家間能達成最終協議,目前已在相互努力中。此外,韓國亦在積極推動能於2020年期間完成與菲律賓、馬來西亞及南方共同市場(South American Common Market, MERCOSUR)FTA之簽署。

  茲將韓國截至2019年止,所推動之FTA概況,列表分述如次:




資料來源:

  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
  韓國貿易協會
  韓國貿易協會國際貿易研究院

[1] 係根據世界貿易組織(WTO),以2018年全球貿易統計為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