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專題】外籍移工在韓國工作環境實況分析—視為韓國產業發展不可或缺之動力
日期:2019/11/20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姚鴻成 顧問
文件編號:WTOepaper671
一、前言

  近世紀以來,由於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突飛猛進,開創出難以想像之發明與奇蹟,但無論研究與發展(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R&D)如何昌明,基準勞力之需求,仍為不可或缺之事實。

  韓國近30年來,產業發展自勞力密集逐漸轉向技術密集型態,但因人口少子化,加以生活水準之提升,企業工廠在基準勞力之需求方面,尤其在紡織、鞋類、油漆、造船、汽車及鋼鐵等,屬於3D(Difficult、Danger、Dirty )產業之工作,韓人多不願意應徵,在此種情況下,企業主只能轉僱傭外籍移工來替代。

  韓國截至2019年9月止,在韓國之外籍移工,計達104萬58人(包括旅居國外韓僑在韓移工),倘連同在韓國非法(未獲得在韓國合法工作之身分)居留之36萬2,931人,外籍移工合計約達130餘萬人,如再加上與韓人結婚之外籍配偶,以及其下一代子女,外籍移工及新住民,總計共達242萬餘人。

  外籍移工可以稱謂係韓國產業發展之動力能源,尤其在勞力密集之產業方面,倘無外籍移工,生產工廠將無法正常運作。

  至於在新住民方面,雖然其人數有逐漸增加趨勢,但渠等在韓國之生活起居,亦有其辛酸之一面,既無與韓人相同之社會福祉保障,更無可以參與政治之機會,以及地方道(省)、市首長及議員之投票權。[1]

二、外籍移工為產業發展不可或缺之動力

(一)僱傭外籍移工應具備一定程序

  韓國近年來在外籍移工之需求方面,主要偏重在企業之生產工廠、農場、漁業、以及一般餐飲及觀光旅遊等服務業。

  韓國企業在招募人力之前,事先須發布一定期限之僱傭公告,且應以僱傭韓人為先決條件,倘韓人無人應徵或所僱韓人職缺仍嫌不足時,得再另行公告改僱外籍移工。

  根據韓國法務部出入國、外國人政策本部[2]之規定,外籍移工如擬在韓國就業,事前需依相關規定,取得非專業工作簽證(E9)或船員簽證(E10)等,在韓工作期限以5年為原則(通常為4年10個月),期滿如表現良好,僱主可再僱傭一期,惟合計亦不得超過9年8個月。

  韓國2000年代初期,一般中小企業僱傭外籍移工之工資,每月平均約在80萬韓元(如以2019年11月20日為基準,每一美元兌換1165韓元),迨至2019年9月,則增加為190萬韓元,略高於韓國目前之法定基準工資174萬5150韓元,如連同週末及公休假日之加班費等,每月之平均工資約在250萬至300萬韓元左右。

  韓國企業主僱傭外籍移工,暫且不論工作性質,主要是所需之工作,韓人絕大部分均不願意從事,所以只能求助外籍移工。

  根據韓國中小企業中央會針對2018年僱傭外籍人力實況調查之結果,僱傭外籍移工80%之理由,係同性質之工作,韓人「乏人問津」多不願應徵。

  期間曾有人指出,外籍移工搶走韓國人之工作機會,但大多數之企業並不認同,反而強調外籍移工可以稱謂是韓國產業發展,不可或缺之動力,且認為有了外籍移工,生產工廠才能正常運作。

(二)韓國農村對外籍移工多存感恩之心

  韓國企業僱傭外籍移工,雖然為時已久,但韓國政府正式實施僱傭外籍移工制度,則始於2004年,目前計有尼泊爾、印尼及越南等16個國家之移工或新住民在韓國工作或居住,其人數有逐年增長趨勢,主要工作性質包括中小企業製造業、農畜牧、漁業、營造業、服務業,以及船員等,其中尚有部分非法居留之外籍移工,在營造業、餐廳及觀光旅遊業所工作。

  韓國企業雖然亦曾試圖優先僱傭韓人工作,但是部分業主亦哭訴,僱傭韓人工作時,間有不少員工,既不請假,亦不上班,甚至不辭而別,弄得業主「哭笑不得」,當然,對企業工作之影響,乃係最大的損失。

  韓國農村經濟研究所分析,就以農畜牧業而言,韓國政府曾於2018年,核定農畜牧業所,可以僱傭外籍移工5,820人,但是當年農村實際需求之人力卻高達2萬6,299人,在此種情況下,業主只能「冒險」僱佣非法移工來填補所需不足之人力,當然其後果,尚需補繳韓國政府所核定之罰款或其他處分,但是韓國農畜牧業,對於外籍移工能夠受僱在農村勤奮工作,絕大部分均存感念之心。

  韓國近年來由於人口結構之少子化及低生育率,加以農村之人口,有逐年移向都市化,離農現象甚為嚴重,在此種情況下,農村之工作及管理,形成「青黃不接」現象,目前在農村幾乎看不到年輕之韓人工作,所幸外籍移工遂成為其替身,移工不論對農村之養豬、飼料、處裡糞便、清潔及整理農地環境等,均能毫無怨言之進行,亦使韓國農主大快人心,因此,對於每年農村不足之人力,頃紛紛要求韓國政府,能擴大人力之員額配值。

三、建議政府改善對外籍移工之相關制度

  韓國政府自2004年正式實施對外籍移工之管理以來,已屆15年,期間移工之人數有逐年增加趨勢,但對於移工之勞動時間、工資滯領、產業傷害,以及其他應有之福祉等,如與從事同業種之韓人比較,相距甚遠,仍欠妥適之待遇與保障。

  韓國首爾新聞前曾邀請相關勞動專家,學者及研究人員11人,針對如何改善外籍移工在韓國之工作環境,以及僱主如何善待移工等,提出以下建言:

(一)工作場所評估點數制有待改善

  韓國企業在僱傭外籍移工時,由政府主管部會實施工作場所評估點數制,其主要內容為最近2年內,外籍移工在工作中發生意外,1人死亡時,應扣1個點數,2人以上死亡時,扣2個點數,宿舍設備未達標準者,扣1~3個點數;移工在職場遭受到性騷擾或傷害,轉往其他工作場所時,則扣5個點數,其評價基準顯有不公平及不合理之處,應予重新調整或修正。

(二)提升勞動權益之教育培訓

  外籍移工目前在韓國企業現場工作時,一旦遭受到勞動侵權,尤其在人權及安全方面,則毫無應對方案,乃呼籲應實施相關教育培訓,予以因應。

  近年來外籍移工受僱到韓國工作,事前需先接受為期1~2周之僱前教育培訓,俟抵韓後,再實施3天2夜之就業講習。

  韓國移工中心常任律師認為,上述教育培訓及就業講習,不應只注重形式,而應具有實際意義,尤其當發生職災時之應對策略、防止犯罪、休假權,以及在工作現場之安全設備等,均宜具有完善之配套。

  此外,韓國移工人權研究所亦認為,生產事業單位,尤其是中、小型之生產現場,亦應聘請翻譯人員,對於不諳韓國語文之外籍移工,提供必要之協助,俾期移工能更進一步發揮工作效益。

(三)加強對小型企業之現場指導

  根據韓國統計廳指出,目前外籍移工79.3%皆在40人以下之小型企業現場工作,渠等外籍移工,間有因產災而受傷或有幾個月領不到工資之事例發生,形成移工士氣大落,相對影響工廠正常運作,乃建議應加強防範產災之發生,並提升對勞動之整體監督。

(四)超時加班應給予合理之待遇與報酬

  根據韓國現行勞動基準法第63條之規定,農漁從業人員及警衛等,在例假及公休時日等工作時,亦無法拿到超時加班費。

  韓國牙山移工中心認為,外籍移工目前在農畜牧及水產漁業工作者為數甚多,韓國政府應盡速修正相關法令規章,以利當相關業所,遇到收割或豐收,以及漁業盛產期,工作人手不足,需要移工加班時,應給予他們合理之待遇與報酬,進而保障其勞動權益,同時對業主亦能獲得更多之收獲。

(五)准許移工眷屬共同生活

  外籍移工受僱在韓工作期間,原則以4年10個月為限,期滿後倘僱主認為其表現良好,可經僱主及當事人雙方之協議,由僱主再僱傭一期,惟合計亦以不超過9年8個月為限,期滿後必須先行離境,重新再申辦相關赴韓工作之程序。

  外籍移工雖然最多可在韓國工作長達9年8個月之久,但是他們之眷屬則無法一同在韓國生活,乃被指責為有侵犯人權之嫌。

  韓國移工共同行動執行委員會認為,移工在韓工作期間,似宜應給予他們可以與眷屬共同生活之權利,即便是短暫幾個月亦可。

  由於外籍移工在韓工作期間,當事人邀請其眷屬赴韓共同生活,因涉及其與眷屬共同生活之場所、健康保險,甚至其他在共同居住期間應行照顧及安全等問題,有待深加考慮,但此亦應列為研議之課題,以利更能符合人之常情。

(六)廢除僱傭外籍移工許可制度

  所謂外籍移工許可制度,係指僱主向政府申請外籍移工之制度,政府於受理並核定外籍移工後,核發移工之工作許可及入境簽證。

  韓國政府自2004年8月起就實施外籍移工許可制度,主要業種包括製造業、服務業、營造業、農畜牧及漁業等4大項,透過外國人力政策委員會,依產業別特性及人力需求概況等,每年針對國家別及產業別,來訂定引進人力之規模及員額,並據以核發許可。

  韓國市民社會團體認為,韓國應審慎考慮廢除外籍移工赴韓工作之許可制度,方能有效解決外籍移工之人權問題。

  韓國目前對於外籍移工,受僱赴韓工作時,事前必須依規定申辦一定之程序,一旦抵達韓國工作現場,亦不得任意更改工作地點及場所,此亦有違人權問題,爰建議應研討廢除外籍移工赴韓工作之許可制度,進而可以准許移工,在韓國長期工作之權利,俾期僱主及移工雙方均能共蒙其利,進而擴大事業之發展。

四、重視外籍移工及新住民之權益保障

  韓國截至目前為止,外籍移工、新住民及其下一代子女等,合計約達242萬人,但是政府對於渠等之管理,以及在權益保障等方面,尚無具體及完善之制度,社會輿論乃建議,韓國政府應重視下列三大課題。

(一)成立綜理一貫作業之專責機構

  韓國截至目前為止,對於外籍移工及新住民等之出入境業務,雖由法務部出入國、外國人政策本部掌理,但因業務性質複雜,乃涉及教育部、女性家族部、僱傭勞動部及保健福祉部等,相對抵減政府在處理外籍移工及新住民事務之行政效率。

  韓國法務部有鑒於此,亦曾於2014年向國會提出,外籍移工及新住民政策,由於主管單位分散,且有重複審核之嫌,導致業務非效率化,乃建議政府應設立統一掌理業務之專責機構。

  韓國近年來由於產業人力需求快速增加,如潛在經濟成長率(Per/GDP),每年設定在3%,2020年外籍移工之需求人力將達133萬人,2030年則將再增加為182萬人。

  韓國移民政策研究院報告指出,韓國倘能規劃成立主管外籍移工及新住民政策之專責機構,統一辦理自簽發工作許可、入境、工作居留,至期滿出境等「ONE STOP」之一貫作業,乃係目前企業僱主及外籍移工等,大家所共同期盼之目標。

(二)制訂綜合性之差別待遇禁止法規

  外籍移工及新住民,目前在韓國之人數雖然有逐年增加趨勢,但渠等在韓國社會,不論在工作、工資、生活起居、健康保險、國民年金,以及其他社會福利等方面,仍無法與韓人享受同等待遇,乃建議韓國政府應研擬制訂綜合性之差別待遇禁止法規。

  目前英國之「人權法」、德國之「平等法」,以及加拿大之「國民待遇法」等,均有類似差別待遇禁止法規相同之處。

  韓國雖亦先後於2007年、2010年及2012年,分別推動研擬制定差別待遇禁止法規,但因部分基督教團體反對而停擺。

  聯合國自2007年開始,即建議韓國應著手研擬推動制定差別待遇禁止法規,以利符合全球重視人權之時代潮流。

(三)政策方向應自同化轉換為統合

  韓國目前對多元文化及新住民政策,仍由政府主導,採行「同化」方式,對外籍移工及新住民,推動應遵從韓國之風格習慣及生活起居,其政策方向,亦以此為施政目標。

  近年來大多數國家,對於新住民等,均採行寬容性之施政方向,亦即不強迫新住民必須遵守當地規範,因此建議韓國政府應採行多元文化政策及普遍性之人權意識,以期外籍移工及新住民更能熱愛韓國,進而為韓國效命。

  此外,目前大多數先進國家新住民之第二代,在當地國家參與政治活動者,不乏其人,諸如曾任法國總理之瓦爾斯(Manuel Valls)及曾任巴黎市長(女性)之伊達戈(Anne Hidalgo),均係西班牙移民法國之第二代,曾任德國自由民主黨黨魁兼副總理之羅斯勒(Matthias Roessler),則係越戰期間,由德人領養之菲律賓籍孤兒。

  韓國部分政黨亦認為新住民及其第二代,應賦予參與政治活動之權利,尤其韓國2020年即將實施第21屆國會議員(立法委員)之選舉,目前各政黨均醞釀提出有關對新住民第二代,可以參與韓國政治活動之權益。

  韓國慶熙大學之研究資料亦指出,韓國目前外籍移工及新住民計達242萬人,如連同他們之家族,總計將達1000萬人,由於韓國目前已逐漸朝向多元文化融合社會發展,如果長期抑制渠等「發聲」,一旦睡獅驚醒,勢必引發嚴重之社會問題。

五、加強學習韓語爭取工作機會

(一)學習韓語認為是一項權力

  外籍移工尤其東南亞國籍之移工,擬前往韓國工作之人數最多,其中尤以尼泊爾人居首,渠等認為他們在自己國家甚難找到工作,到韓國工作,較前往中東工作之工資要多出4倍,加以在韓國工作,尚能獲得學習相關技術之機會。

  根據韓國首爾新聞調查指出,尼泊爾不但沒有工廠,亦無工作機會,移工前往沙烏地阿拉伯工作,每月之工資約在30~40萬韓元,如果到韓國工作,目前每月之工資可望到190萬韓元左右。

  尼泊爾人認為韓語是一項「權力」,學會韓語可以「走遍天下」,尼泊爾人2018年在本國報考參加韓語能力測驗(TOPIK)者高達9萬2,376人,通過此項測驗,獲得高分者始能前往韓國工作,其報考人數較韓國同年度國民參加國家公務員7級(相當於我國國家公務人員普考委任職等)之3萬4,238人,約多出2.5倍。

  韓國產業人力公團亦指出,目前在尼泊爾之韓國語文補習班計有816處,其中規模最大之補習班學員人數竟多達1000人,此可充分顯示尼泊爾人對學習韓國語文熱衷之程度。

  韓國政府規定,不論任何國家之外籍移工,一旦在本國先通過語文測驗後,尚須獲得韓國僱傭中心之推薦,企業主方能僱傭,因此外籍移工乃需相當時間之等待,始能接獲僱傭通知。

  外籍移工在其本國通過韓國語文測驗後,其測驗成績之效期為2年,倘2年之內未獲僱傭或未接獲僱傭通知,則其測驗成績便自動失效,再就業需重新報考應試。

(二)尼泊爾人最熱衷前往韓國工作

  尼泊爾人為期能到韓國工作,在其本國學習韓語,期間所需支付之學習及其附帶費用,合計約在150萬至200萬韓元。

  因此,渠等不能僅只在補習班上課,尚須設法找到可以賺錢之工作補貼,甚至尚有需依靠親友資助或借貸予以因應,移工一旦赴韓工作失敗,則將無法償還債務,甚至歸還親友之借貸。

  尼泊爾人一旦幸運取得赴韓工作之機會,所得工資就一般而言,每月除支付約20萬韓元之生活費外,其餘大部分均匯回其本國之家族,此如韓國早在1960年至1970年代,派遣礦工或醫療護理師人員,前往德國工作,賺取外匯之情形頗相類似。

  近年來外籍移工,在韓國勤奮工作者不乏其人,舉例言之,曾有一位外籍移工,在韓國工作超過10年,由於其每日工作之時數多達12小時,渠除了必須支付之生活費用外,期間共匯回其本國老家約1億韓元,其家族用以在當地興建了一座3層樓高之房舍,目前每月可以淨得約34萬韓元之租金,左鄰右舍均稱其為當地之富者。

六、結論

  綜觀上述分析,可以概略了解,外籍移工或新住民在韓國工作或生活之實況。

  近年來由於韓國國民生活水準之提升,大部分均不願意從事3D工作,在此種環境下,外籍移工遂成為韓國產業發展不可或缺之一環,倘沒有外籍移工之參與,韓國不論在產業運作或服務業之成長方面,均將面臨不可預測之困境或障礙。

  外籍移工雖然非常喜歡到韓國工作,加以其工資亦較渠等前往其他中東國家工作較佳,但是他們在所享待遇方面,仍遠遠落於韓國人之後。

  邇來韓國相關學者專家或社會公益及人權團體,有鑒於此一問題已逐漸引起眾人之關注,乃紛紛建議韓國政府應研擬有效之管理,以及重視人權之政策,俾期韓國企業在需求外籍移工之先決條件及環境下,讓外籍移工在韓國之工作發揮最大之能量,進而有助於韓國企業及服務業之蓬勃發展。

資料來源:

  韓國首爾新聞
  韓國法務部出入國,外國人政策本部
  韓國勞動部
  韓國農村經濟研究院
  韓國統計廳

[1] 韓國目前對具有永久居留身分之外國人(F-5),已賦予地方道(省)、市首長之選舉權(投票權),但無被選舉權。

[2] 韓國之出入境業務,係由法務部出入國、外國人政策本部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