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日澳、韓澳及加韓FTA於健康相關服務業開放情形及其對臺灣之影響
日期:2016/03/24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 林長慶分析師
文件編號:WTOepaper499
一、前言

  依據經濟部工業局統計,2015年臺灣健康服務產業整體產值約1,229億元,其中健康服務約319.5億元,占比約26%;設備產值則約909.5億元,占比約74%。在健康與養生當道,加上目前已進入高齡化社會的時代,工業局預估,未來臺灣在健康服務產業政策持續推動下,於2025年將使健康服務業產值達2,819億元,成長幅度達120%以上,而產業結構轉變為健康服務占46%;設備產值占54%。顯見未來臺灣在健康相關服務業上將有更多動能。

  以目前國際談判而言,無論多邊、區域或雙邊談判,各國均已將健康相關服務業納入對外談判之中,若對外開放健康相關服務業,表示一締約國均可至其他締約國設立營業據點提供服務;然對締約國而言,雖可促使健康相關服務業國際化,亦可能對國內帶來衝擊與其他影響。

  本文將討論近期生效的三個FTA,包括日澳FTA(2015年1月15日生效)、韓澳FTA(2014年12月12日生效)及加韓FTA(2015年1月1日生效),其於健康相關服務(排除社會服務)之開放情況,以及可能對臺灣之影響。準此,本文利用日澳FTA、韓澳FTA及加韓FTA之相關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搭配該等國家之入會服務業承諾表和修正回應清單(Revised Offer),瞭解其於健康相關服務(不含社會服務)之承諾與差異,並分析其對臺灣健康相關產業之影響。

二、健康相關服務之分類


  依目前國際談判對健康相關服務分類觀之,係由WTO服務業分類表(W/120)予以歸類,本文將與健康相關服務有關之服務(不含社會服務)予以臚列,包括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醫院服務(CPC 9311)、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等五項。(請見表1)



  由上表可知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在W/120分類表中是屬於商業服務之專業服務下之細分類;而醫院服務(CPC 9311)、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則係屬與健康相關服務下之中分類。雖W/120分類表已將健康服務予以分類,惟各國在簽署FTA時仍會依其國內情況予以調整分類,故前述對應之服務於各國服務業承諾表中不一定均能呈現,以下分析即盡可能對應且瞭解其承諾,並予以比較。

三、日澳FTA於健康相關服務之開放分析

(一)澳洲給日本之健康相關服務承諾

  從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得知,澳洲在健康服務上,目前有若干限制,包括:於任命、更換或撤除聯邦血清實驗室(Commonwealth Serum Laboratories, CSL)超過三分之一的某特定時間任職之董事時,不可計入重大外國持股所附有的表決權。聯邦血清實驗室總部、聯邦血清實驗室使用的主要設施,以及用來生產源自澳洲個人捐獻血液或血漿之產品的聯邦血清實驗室任何輔助設施,必須設於澳洲。聯邦血清實驗室董事會三分之二的董事及任何會議的主席,必須是澳洲公民。並且,聯邦血清實驗室不得謀求在澳洲境外註冊設立。因此目前澳洲在醫院服務(CPC 9311)、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均為部分開放。

  在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和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中,雖然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未列明限制,惟其規定若無列入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時須視澳洲修正回應清單,故檢視其修正回應清單,目前澳洲於該三個服務項目均未承諾開放。

(二)日本給澳洲之健康相關服務承諾

  從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得知,日本在醫療、保健與福利服務上,限制僅有企業經營者協會或是經由日本厚生勞動省長(Minister of Health, Labour and Welfare)准許這些協會之聯合會,可藉由企業經營者的委託,提供勞動保險相關業務。若該協會欲經營日本法規規範下的該類勞動保險業務,須在日本設立營業據點,並取得厚生勞動省長之批准。此外,針對職業安全與健康相關服務上,限制若欲提供對於工作設備、技能訓練課程及其他相關服務之檢驗或驗證服務者,須為日本居民並設立營業據點,向厚生勞動省長或地方勞動分支部局長(Director-General of the Prefectural Labour Bureau)進行登記。

  然經分析發現,前述兩項並非為本文所分類之健康相關服務,較屬社會服務之範疇,故日本在健康服務之醫院服務(CPC 9311)及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上目前並無限制。此外,在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和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上,負面表列亦未列明限制。顯示日本在該5項與健康相關之服務均已承諾開放。

四、韓澳FTA於健康相關服務之開放分析


(一)澳洲給韓國之健康相關服務承諾

  從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得知,澳洲在健康服務上,目前有若干限制,包括(1)於任命、更換或撤除聯邦血清實驗室(Commonwealth Serum Laboratories, CSL)超過三分之一的某特定時間任職之董事時,不可計入重大外國持股所附有的表決權。聯邦血清實驗室總部、聯邦血清實驗室使用的主要設施以及用來生產源自澳洲個人捐獻血液或血漿之產品的聯邦血清實驗室任何輔助設施,必須設於澳洲。聯邦血清實驗室董事會三分之二的董事及任何會議的主席,必須為是澳洲公民。並且,聯邦血清實驗室不得謀求在澳洲境外註冊設立。(2)澳洲對於有關血液及其成分之收集、血液與血液製品(包括來自血漿之產品)之配銷、血漿分離服務、及血液和血液產品與服務之採購等,有權保留採取或維持任何措施之權利。因此目前澳洲在醫院服務(CPC 9311)及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的承諾均為部分開放。

  在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和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中,雖然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未列明限制,惟其規定若無列入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時須視澳洲修正回應清單,故檢視其修正回應清單,目前澳洲於該三個服務項目均未承諾開放。

(二)韓國給澳洲之健康相關服務承諾

  從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得知,韓國在健康服務上,目前限制包括韓國對於有關血液及其成分之收集、血液與血液製品(包括來自血漿之產品)之配銷、血漿分離服務、及血液和血液產品與服務之採購等,有權保留採取或維持任何措施之權利。

  此外,韓國規定若未列於負面表列承諾表者,須視其入會服務業承諾表;故檢視其入會服務業承諾表得知,目前韓國於醫院服務(CPC 9311)、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和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等5項均未承諾開放。

五、加韓FTA於健康相關服務之開放分析

(一)加拿大給韓國之健康相關服務承諾

  雖然加拿大並未於其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中限制健康相關服務,惟加拿大規定若未列於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者,須視其入會服務業承諾表;故檢視其入會服務業承諾表得知,目前加拿大於醫院服務(CPC 9311)、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和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等5項均未承諾開放。

(二)韓國給加拿大之健康相關服務承諾

  雖然韓國並未於其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中限制健康相關服務,惟韓國規定若未列於負面表列服務業承諾表者,須視其入會服務業承諾表,故檢視其入會服務業承諾表得知,目前韓國於醫院服務(CPC 9311)、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和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等5項均未承諾開放。

  是故,本文將前述三個FTA在健康相關服務之開放承諾進行比較(如表2所示),可看出日本在健康相關服務開放承諾程度最高,其次為澳洲,而加拿大與韓國則是承諾程度最低,均未承諾開放。



六、該等FTA簽署後對臺灣健康相關產業影響之分析


  於分析前述3個FTA簽署後對臺灣產業影響前,本文首先以台紐FTA、台星FTA作為臺灣現行承諾開放之基礎。

  目前在台紐與台星FTA中,臺灣在健康相關服務所做承諾相同,包括:在健康及社會服務上,對於醫療服務方面,外國人不得設立診所、藥局、物理治療所、職能治療所、醫事檢驗所、醫事放射所、牙體技術所、護理機構、助產所、聽力治療所、語言治療所、心理治療所、心理諮商所或其他醫療機構。對於醫院服務方面,外國人充任醫療財團法人及醫療社團法人董事,其人數不得超過總名額三分之一。此外,外國人不得擔任醫療社團法人之董事長。

  從前述承諾觀之,臺灣似在健康相關服務之醫院服務(CPC 9311)、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已做出部分承諾開放,獸醫服務(CPC 932)亦早已於入會服服務業承諾表中部分開放。惟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和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目前則不予承諾開放。

  前述三個FTA之健康相關服務中開放最多的項目為醫院服務(CPC 9311)及其他人類健康服務(CPC 9319,排除93191),且多為日本與澳洲所承諾之開放。內科和牙科服務(CPC 9312)、獸醫服務(CPC 932)和助產士、護士、理療師和醫務輔助人員提供的服務(CPC 93191)則是除日本外並無國家開放。將臺灣於健康相關服務承諾與該等國家之承諾相較,可看出臺灣在健康相關服務承諾開放程度僅次於日本,高於澳洲、韓國與加拿大,顯見臺灣在健康相關服務的現行開放承諾與該等國家相比並不算低。

  由此觀之,未來若臺灣與上述國家(日本除外)進行雙邊FTA,臺灣所面臨談判開放健康相關服務的壓力應相對較小。惟若未來臺灣欲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成為第二輪新成員時,因日本已為TPP成員且開放幅度較高,故臺灣所面臨的開放壓力可能則相對較高。

  另一方面,由於各國所提出之服務業承諾表,不論是正面表列抑或負面表列,其承諾內容大多仍是針對市場進入情況,即開放外資進入,惟對外資進入後之經營與執行仍須依當地國之國內規章進行規範。然這些國內規章多不會顯現於服務業承諾表中,因此可能發生外資進入後卻因規範阻撓而窒礙難行之情況,故未來於進行談判時,或許應將其列為談判之重點考量。

  整體而言,自前述三個FTA觀之,顯示該等國家在健康相關服務之開放程度仍有限,而臺灣的開放程度相對較高,這部分即為未來談判之籌碼。此外,臺灣經濟部工業局已自2014年起開始推動健康促進服務產業,因該產業具跨專業特性,可歸納為「健康管理」、「健康餐食」、「運動健身」、「心靈健康」等四大主軸,故應透過媒合跨業合作機制及結合資通訊技術,輔導業者發展適宜之創新營運模式,成功強化臺灣健康相關產業競爭力。另一方面,除輔導臺灣業者發展相關服務與產品外,亦協助由點擴散到面建置生態系統,活絡國內產業發展。是故,未來若我國能加入更多區域經濟整合,將可促使健康相關服務產業蓬勃發展,以期達國際化輸出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