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WTO公布2021年全球貿易報告,聚焦貿易與經濟韌性
日期:2021/12/13
作者:許裕佳、張聖杰
文件編號:110年11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展動態

WTO於今(2021)年1117日公布年度全球貿易報告(World Trade Report 2021),報告顯示,相互緊密連結的全球貿易體系在面對危機時相對脆弱,未來各方應當思考採取何種策略以保有經濟與貿易的彈性及韌性。……(詳全文)

重點評析

WTO每年出版全球貿易報告(World Trade Report),講述當今貿易趨勢、貿易政策議題及多邊貿易體制之情況,同時對未來全球如何共同維繫良善貿易環境提出建議。2021年報告聚焦「經濟韌性與貿易」,探討相互鏈結之全球貿易體系的脆弱與韌性,並說明WTO如何為提高經濟韌性做出貢獻,以為因應未來貿易環境變化及衝擊做好準備。

依據《2021年全球貿易報告》,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健康和經濟危機是對全球貿易體系的一次具大壓力測試,對全球供應鏈及各國間的貿易關係產生前所未有之衝擊。2020年以名目價值計算的全球貨品和服務貿易總額下降9.6%,而全球GDP則下降3.3%,此為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不過,全球貿易體系比危機開始時許多人的預期更具韌性,透過供應鏈調適、貨品持續跨境運輸,大多數經濟體逐漸復甦。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全球貿易體系成為靈活性、多樣性和力量的來源,協助各國獲取關鍵醫療用品、食品、民生消費品,並支持各國經濟復甦。WTO最新預測顯示,全球經濟在2021年將迎來5.3%的成長,此主要歸功於貨品貿易成長8%之強勁復甦,而服務貿易則持續低迷。WTO希望全球各界繼續維持緊密經濟網絡,以貿易合作促進經濟的重建與復甦。

2021年全球貿易報告》傳達之訊息主要有三,首先,在當今高度連結的全球經濟中,各國貿易往來密切,此種經貿環境特性使全球容易受到衝擊,但也因各國彼此相互連結,在應對衝擊時較具韌性。遭逢地域性危機時,高度關聯的經濟容易擴大、加深衝擊至周遭鄰近區域,但相較於孤立的經濟體,緊密的經貿關係使各國方便調動經濟資源與所需技術,迅速應對危機及快速復甦。舉例來說,貿易相關流動可能成為疾病傳播的載體,透過旅行和勞動力遷移等人口移動、牲畜和農產品貿易傳播,特別是在非法或不受管制之貿易情況下,不過高流動的環境也可讓知識更快傳遞,促進研究開發,在短期找到治療傳染病的方法,並在長期增進衛生系統。

其次,透過回流生產、促進自給自足及不參與經濟整合等企圖提高經濟韌性之政策,往往適得其反,導致經濟韌性降低。從長遠來看,透過限制貿易、國內優先等保護主義的貿易政策,雖然國家的供應鏈可減少來自他國之風險,但同時也會增加國家對國內災害所造成的供應鏈中斷和需求衝擊之脆弱性。經濟自給自足實為一個虛幻的目標,即便是高度多樣化的歐盟,在疫情大流行期間其40%COVID-19診斷試劑仍須仰賴進口;美國疫苗製造商輝瑞(Pfizer)亦須從19個不同國家進口280種成分,以順利完成疫苗生產。此外,過度的進出口限制措施,除可能製造貿易衝突與爭端外,以長遠而言,亦難對國家經濟產生實質助力。反之,促進貿易順暢流動及多樣化之政策,能減少總體經濟GDP的大幅波動及降低貿易成本,更有效建立穩定且具韌性的國家經濟。

第三,加強經濟韌性需要更多的全球合作。貿易合作有助於實現更開放的市場,以及更包容、穩定、可預測的貿易,促進產品、廠商和市場的多樣化,從而增強對抗衝擊的韌性。同時,合作也可提高全球市場的透明度、資訊共享及可預測性,使各國更有效評估生產能力避免出現瓶頸、管理庫存防止大量囤積,提高危機處理的能力。國際貿易合作存在於多邊、複邊和區域等各層面,其中WTO的主要貢獻為減少貿易障礙、簡化關務程序、鼓勵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和可預測性、對貧窮國家進行貿易能力建構,以及與其他國際組織合作共同強化全球經濟動能。有鑑於風險和潛在的衝擊廣泛,加強並依靠WTO與國際及區域組織的既有合作關係相當關鍵,應共同促進風險防範、救災、公共衛生、氣候變遷、環境保護和金融穩定等領域之協調、一致及互助,從而使我們在面對未來危機時之集體能力更具韌性。

綜合上述討論,COVID-19疫情對全球造嚴重衝擊,而實證顯示國際貿易為各國疫後經濟復甦帶來相當大的助力。對臺灣而言,在疫情之下,由於遠距商機、5G科技運用等需求增強,臺灣在半導體、資通訊等製程技術具優勢,相關科技產品與零組件之出口為經濟復甦提供助力,同時也因我國國內疫情相對和緩獲得國際轉單機會,在疫情衝擊的2020年臺灣出口仍能逆勢成長4.9%,甚至創歷年出口新高,顯示出臺灣受益於國際貿易體系,疫情期間之外部需求仍在,臺灣疫情控制得宜製造業活動持續活躍。另一方面,針對WTO呼籲各國加強合作,臺灣長期以來致力參與國際經貿合作,對於WTOAPEC等多邊場域所提出之各項倡議與聲明皆積極採取行動,同時也透過雙邊管道與我友好國家展開合作,為維持國際良善經貿環境、提升全球經濟韌性克盡一己之力。(許裕佳、張聖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