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美國提出印太經濟框架
日期:2021/11/30
作者:李淳
文件編號:110年11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展動態

(一)美國計劃在2022年建立印太經濟框架

美國商務部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今(2021)年1117日在新加坡舉行的「彭博創新經濟論壇」(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上表示,美國計劃在2022年啟動「正式程序」,目標建立一個全新的「印太經濟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將涵蓋供應鏈、數位貿易和半導體等領域之合作事項。……(詳全文)

(二)美日宣布新貿易夥伴關係

美國及日本於今(2021)年1117日宣布一項新美日貿易夥伴關係(the new U.S.-Japan partnership on trade),旨在加強雙邊貿易關係,防止美日分歧演變為貿易戰。該夥伴關係的初步重點領域包括對第三國之關切、區域及多邊貿易相關論壇合作、勞工及環境相關優先事項、具普遍支持性的數位生態系統,以及貿易便捷化等議題。此貿易夥伴關係聲明中雖未直接點名中國,但拜登政府與貿易夥伴提到對「第三國」之關切,多與中國挑戰有關,意指其由國家主導的經濟政策。……(詳全文)

重點評析

中國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全面進步夥伴協定」(CPTPP),以具體行動展現有意作為區域整合領導者後,美國的印太戰略立即陷入欠缺實質內容的空洞化危機。拜登政府上任近一年來固然積極透過美、日、澳、印度的四方會談(QUAD)、跟韓國、日本及東協等舉行峰會,甚至建立美英澳防衛協定(AUKUS),但在經貿領域卻缺乏明確的計畫,甚至連是否重返CPTPP都語焉不詳。引發美國重要意見領袖之質疑,甚至認為美國將面對拱手讓出領導權的悲劇。各界都在觀察美國要如何回應。

拜登總統於10月藉由參加2021年東亞峰會的機會,拋出將推動「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 再度於11月中更具體的說明美國預計將於2022年初提出更為具體的推動方案,並會將以「協定」(agreement)的方式呈現,顯示出印太經濟架構可能就是美方回應欠缺經濟戰略問題的方式,很可能是未來四年美國亞太政策主軸,值得重視。

按照美方說法,印太經濟架構最終將會協定的型態呈現議題及參與國家間之共識。目前此一協定尚無具體內涵,不過按照拜登以及商務部長雷蒙多的說明,主要將涵蓋貿易便捷化、數位經濟之標準化及科技、供應鏈韌性、減碳和潔淨能源、基礎設施、勞工標準和其他互利領域,同時在性質上並非傳統的貿易協定。

由此一定位觀察未來印太經濟架構,首先由於印太經濟架構並非CPTPP類之貿易協定,內容可能不會包含關稅消除、服務與投資開放等市場進入自由化項目,似乎也將以跨國協調合作為主,而非制訂經貿規則。又未來無論是單一大型協定或是分議題、分對象簽署都有可能。

至於其所涵蓋的議題上也有很多新穎的方向。以貿易便捷化為例,傳統上貿易便捷化指的是通關簡化、時間縮短、電子資料等關務行政調和以促進貿易流動的改善,同時WTO已有多邊的貿易便捷化協定,因此美國在印太經濟架構下包含此議題,是否會將重點放在解決全球「物流之亂」以及對於供應鏈造成之干擾,值得關注。

再如數位經濟,目前國際已有相當數量的數位貿易協定,但標準化則相對較少。標準化的關鍵在於一旦訂定區域或國際標準後,便可要求各國依據國際標準作為相互對接以及其他監管之基礎,可謂是數位經貿規則的「源頭」。至於供應鏈韌性,近年已成為美國重視的議題;近期舉行的第二屆臺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中,就包含此一議題。

由印太經濟架構協定議題性質觀察,其內涵跟CPTPPRCEP非但不衝突且具有互補關係。但是美國短期內重返CPTPP的可能性降低,而RCEP 又將於明年生效,因而印太經濟架構與CPTPP/RCEP之間的競爭關係,主要還是在美中戰略競爭關係下, 美中各尋求濟整合甚至結盟的競爭。對我國而言,目前已正式申請加入CPTPP,參與印太經濟架構協定亦有正面意義,故二者應同步爭取加入之空間。(李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