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美中兩國採取國家經濟安全措施
日期:2021/08/31
作者:顏慧欣
文件編號:110年8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展動態

(一)美國擬修訂聯邦採購規則以強化其採購產品之美國製造含量及供應鏈

拜登政府於今(2021)年728日公佈修訂「購買美國貨」(Buy American)相關法規之「擬制法規公告」(Notice of Proposed Rulemaking, NPRM),徵詢各方利害關係人意見。……(詳全文)

(二)美中貿易戰再深化,中國大陸要求企業「買中國貨」

中國大陸政府於今(2021)年5月發布新採購指南,要求國家企業在購買X光機、核磁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設備等數百項產品時,須購買完全由中國大陸製造之商品,此舉除可能成為新的貿易壁壘外,亦可能嚴重推遲持續談判的美中貿易協定。……(詳全文)

(三)美國國會擬立法向關鍵技術廠商提供資助以強化供應鏈韌性

美國參議員庫恩(Chris Coons)及其他六名民主黨籍參議員於今(2021)年812日宣布將共同推動法案,設置名為「美國產業金融公司」(Industrial Finance of the U.S., IFCUS)的專責政府機關,擬向關鍵技術的國內生產者提供資助,藉此提升高科技產品的多元供應鏈並降低對中國大陸的依賴。……(詳全文)

重點評析

拜登政府上任後,美中的經貿關係不僅未有緩解,更因拜登總統責成行政部門展開美國供應鏈安全的檢討,從6月先完成四大優先領域之檢視報告中,清楚展現出美國對於成熟晶片、電動車高容量電池、關鍵原物料、部分藥品原料等仰賴進口,特別是進口來源主要或極大比例來自中國的情形,甚感不安;同時間,美國也對於美國企業在這幾領域的主要營收,也高度來自於中國訂單的狀態,頗感擔憂。倘若在此前北京對拜登政府尚存有改善關係的任何一絲期待,6月公布的白宮檢討報告應毫無疑問消除中國殘念,因為報告凸顯了美國對中國的高度不信任及在這些製造業領域將適度脫鉤,確認了在攸關國家政經實力發展、或前瞻性技術領域等產業上,美中勢將各自發展並更趨向兩條平行線。

在美國高舉「國家/經濟安全」大旗作為提升「美國製造」能量的各種政策、財政刺激補助方案下,中國不再低調也大張旗鼓推出各種提升本土產業鏈的政策。今年3月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十四五」)指出「堅持經濟性和安全性相結合,補齊短板、鍛造長板,分行業做好供應鏈戰略設計和精準施策,形成…更安全可靠的產業鏈供應鏈」;同樣的2021年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更將「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作為重點任務。中國基本上採用同時給棒子也給蘿蔔的做法,例如2017年實施的《網路安全法》,即要求「關鍵資訊基礎設施」應採用「安全可信」的網路產品和服務,公共通信和資訊服務、能源、交通、水利、金融、公共服務、電子政務等均屬關鍵資訊基礎設施,舉例而言,電子政務國產化推動上,完成黨政軍體系電子公文系統國產化即是重點,有訊息指出中國要求2022年前政府部門電子公文系統完成全面國產化;且電子公文國產化也在重點行業廣泛實施,金融、能源、電信等都是加速推動的領域。此外,為確保「安全可信」,中國依《網路安全法》頒布的《網路產品和服務安全審查辦法》(此辦法為今(2021)6月公布《網絡安全審查辦法(試行)》取代),明定為提高網路產品和服務「安全可控」水準,要求對有關國家安全的重要網路產品和服務進行安全審查,審查重點在於「安全性」及「可控性」。然不論是2017年舊法或今年新修訂辦法,基本目的都是以國家安全名義,透過審查達到限制外國產品和服務進入中國市場之效果。

此外在「十四五」計畫將「自主科技創新、製造強國戰略」都列為最優先的政策重點,且「十四五」表示將透過以中國國家實驗室為核心,整合學校、企業組成國家隊之「新型舉國體制」來推動,因此「十四五」所納入的第三代半導體,已由中國科技部、工信部支持,科研機構、大專院校、龍頭企業籌建的「第三代半導體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CASA)來推展,Bloomberg報導中國政府預計投入近10兆人民幣的資金扶植「第三代半導體」。此外,外媒也報導中國財政部與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採購指引,要求醫院、公司、國營企業等購買315項商品時,須達25%100%的本土自製率,包括醫療設備、精密檢測儀器、畜牧業產品、雷達設備、地質海洋設備等,這些產品也與「十四五」計畫息息相關,例如醫療設備或畜牧設備等,為「十四五」對既有製造業核心競爭力提升的項目,屬於高端醫療裝備和創新藥、及農業機械裝備兩類別品項;雷達、地質海洋等設備,則是「十四五」指示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十四五」對「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更設定目標,在此5年計畫下,此類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應超過17%

在美中等國都以經濟/國家安全為名,推動關鍵技術落地、關鍵供應鏈回流的局面下,臺灣作為全球供應鏈重要成員以及如半導體等關鍵技術的掌握者,不受影響有其困難,但美中作法對臺灣可能的影響仍有差異。中國以確保關鍵技術的自主可控為目標,故對外國與臺灣業者參與如「十四五」戰略性產業的中國市場時,只會面對更多不論是否形諸法規的限制與資源排擠;至於美國著眼的供應鏈安全,雖也帶有兌現拜登總統政見增加美國就業的元素,但更多仍著重在分散產品來源、降低生產位置集中的風險、增加本土生產以取代貿易等角度,且所幸尚無明顯藉由安全之名扶植美國企業的趨勢。

惟不論未來發展,臺灣業者在科技產業全球供應鏈中具有關鍵角色,自然會面對供應鏈佈局重組的壓力,不僅在中國市場需避免碰觸中國追求自主可控的政策紅線外,因應美國政策下,則可能需要更多為內需市場服務的佈局準備。(顏慧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