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RTA/各國情勢分析:AfCFTA協定下非洲農業轉型之機會與挑戰
日期:2021/05/31
作者:江文基
文件編號:110年5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展動態

《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定》(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rea, AfCFTA)已於今(2021)年11日生效,預計將有助於數百萬人脫貧,並解決非洲長期以來的糧食危機,然各國是否通過該協定,以及農業政策的實際執行情況將是關鍵。

農產品出口向來是非洲外匯收入的重要來源,主要商品如可可、咖啡、棉花、菸草及香料等,但糧食產品如穀物、植物油、乳製品、肉類等卻大幅仰賴進口,此外,非洲各國間的農產品貿易占非洲農業貿易總額不到20%。事實上,根據聯合國統計,非洲國家間貿易在2015~2017年間僅占非洲整體貿易2%,而同一時段非洲與歐洲、亞洲及美洲國家間的貿易比重分別為67%61%47%,而非洲國家希望透過AfCFTA改善此狀況,但該協定自生效以來,55國中已通過國內程序並遞交批准書者僅36國。

不過,非洲多個區域經濟整合組織(regional economic communities)已鎖定主要拓銷品項,試圖建立農業區域價值鏈,例如東部非洲的稻米、豆類、乳製品,西非的高粱、家畜、魚及水產養殖,以及南非的黃豆和花生,農業推廣政策的實施範圍擴及包含婦女及青年在內的小農和中小型企業,並與大型企業的資源進行連結,將有助於區域農業價值鏈的形成,因此,要刺激非洲各國間的農產品貿易,並使更多人口能負擔營養、多樣的食物選擇,需要公私部門合力達成。非洲農糧系統的結構化轉型首先應協助私部門進行能力建構,政府須串聯生產者及和消費者間的網絡,有效連結區域內的中小型業者與市場需求,將傳統以生計為導向的生產模式轉型為較為效率且能永續發展的市場導向經濟,鼓勵企業對原料、機械化、產能及採收後管理等環節加強投資、導入科技創新及專業技術等。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和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已啟動相關計畫,來協助各國在AfCFTA框架下的農產品及相關服務貿易流程。

【取材自AllAfrica2021429日】

重點評析

農業是許多非洲國家國內重要產業,但其國內生產較大宗項目為經濟作物,產品包括:可可、棉花、菸草與香料等,對於糧食作物生產相當有限,致使其必須由國外進口,因而導致農業一方面為非洲國家主要產業,但另一方面也是具有貿易逆差部門之特殊情況。在此情況下,提升區域內糧食安全及建立區域農業價值鏈也一直是非洲大陸各國關注之焦點。回顧過去文獻,不少研究指出AfCFTA生效後可有效地提升非洲內貿易機會,而貿易增加貿易將有助於創造就業機會及提升所得,同時提高非洲大陸的長期農業生產力與糧食安全。根據最新研究顯示,以區域內農產品貿易而言,加工農產品與高值化農產品在非洲內市場的出口潛能會比非洲以外的外部市場大,而AfCFTA生效對於驅動非洲內農產品貿易與形塑農業價值鏈將扮演舉足輕重之角色。

然而,縱使AfCFTA對於非洲區域內農業貿易與發展是一大利多,但同時也存在許多其他區域協定無法解決之外部挑戰。首先是COVID-19疫情,非洲農業部門的成長可能會受到COVID-19疫情的不利影響,貿易限制性措施將干擾商品的跨境流通,一些諸如糧食、加工食品,乃至於運輸與農業供應鏈之關鍵功能將面臨停擺,因此此次疫情可能會是20多年來非洲農業部門的首次明顯衰退。其次,AfCFTA協定強調的是「軟」障礙消除,但非洲境內基礎設施不足所產生的「硬」障礙則非單靠區域經濟協定可以解決。根據世界銀行的營商環境指標,非洲基礎建設為全球表現欠佳的幾個地區之一,倘以非洲內部農業貿易占非洲農業貿易總額的百分比來衡量,則比重一直在20%以下,隱含基礎設施的缺乏對於非洲大陸促進農產品流通將衍生高額成本。對此,非洲聯盟於2019年發布之報告也指出,非洲供水、道路及電信等基礎設施狀況不佳,壓抑經濟增長,使成長率降低了2%,而生產力每年降低則高達40%。最後,與關稅與基礎設施相比,食品安全措施和其他非關稅障礙(non-tariff trade barrier, NTB)也是非洲內貿易主要貿易壁壘。有估計顯示,僅僅是衛生和植物檢疫(SPS)措施,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國內糧食價格就比平均高出了13%。其他NTB包括合規成本、監管障礙與語言差異也都是導致農產品非洲內貿易成本增加,以及競爭力下降的重要原因。雖然由非洲聯盟公布之AfCFTA第一階段協定架構來看,關稅與非關稅障礙都是AfCFTA中亟待解決之問題,惟因詳細文本無法確定何時公布,又加上近來受疫情影響,研判非關稅障礙還會是造成非洲內農產品貿易主要障礙之一。

AfCFTA協定則是非洲聯盟(AU)為改善非洲整體環境、達到永續發展目標,於「非洲聯盟2063年議程」(African Agenda 2063)中所提出15大旗艦計畫中的其中一環 ,主要藉由提升非洲內部貿易,進一步強化非洲國家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地位。AfCFTA協定的生效為非洲區域內農業貿易與農業價值鏈發展帶來一個成長契機,但同時也可以發現AfCFTA並非無所不可,非洲地區農業轉型在現實面仍有許多挑戰需要克服,且AfCFTA成員國數量龐大,即便非洲內部有豐富的區域經濟整合經驗,但經貿活動主要仍發生在各區域組織內,區塊之間的經貿往來十分貧乏,亦為現階段非洲大陸整合的主要瓶頸。故此,AfCFTA的啟動只是非洲驅動農業價值鏈形成的第一步,倘要取得重大成果,研判將會是一段較長的過程。(江文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