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RTA/各國情勢分析:日本強化外資併購交易之國安審查機制,並將醫療產業納入國安審查範圍
日期:2020/06/30
作者:李淳
文件編號:109年6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展動態

日本甫於58日公布新修正之《外匯和外國貿易法》,授予行政部門能夠迅速阻擋可能威脅國安的外資併購交易之權限。除了目前已經公告的武器、汽車、電信等12個涉及國家安全的產業部門之外,日本政府考量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流行的情況,近期已進一步將醫療產業新增為第13個具有國家安全性質之「核心業種」,並規劃把疫苗、藥物等產業的製造商,納入國安保護名單,加強外商投資醫療領域之投資審查。

新修正之《外匯和外國貿易法》嚴格限制外資對具有國安疑慮的日本公司進行投資,將外資買進日本國安相關公司股份的呈報門檻比例,從10%降至1%,旨在阻擋可能威脅國安的外資併購交易。經公告為具有國家安全顧慮之「核心業種」,日本財務省依法可將核心業種下的日本公司指定為國安相關公司。經主管機關公告指定之公司,在接受外國投資上將受到更嚴格的約束。

新法公告之初,日本財務省已將武器、汽車、電信等涉及國家安全的12個領域列為「核心業種」,並從約3800家上市公司中,選出的518家國安相關之日本公司,指定為國安相關公司。只要外資購買1%或以上的日本特定產業上市公司股份,就必須取得日本投資審議主管機關之許可,若經日本政府審查後發現問題,則可更改或取消交易。例如豐田汽車公司,索尼(SONY)公司和軟銀集團(SoftBank Group Corp.)等,以及NTT DocomoKDDI等電信業者,均屬於核心業種的一部分,外資投資這類事業1%以上就必須事先申請。

任天堂公司和專門從事機器人開發與數位自動化產品的發那科(FANUC CORP.)等公司,則是更廣泛的非核心公司,這類非核心公司約有1500家左右,將遵循較寬鬆的規範,可以免除事先申請但必須事後報備。另外還有1698家屬於不受限制的公司。而外界普遍認為,日本修改《外匯和外國貿易法》的目的,是為了阻擋中國大陸投資,以避免日本技術外流,或民生受到影響。

此外,財務省依法將動態檢討國安相關公司之指定清單,經列入指定清單的日本公司僅有30天之過渡期,以便使日本政府部門可以迅速保護具有國安顧慮的產業。有鑑於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影響,6月初日本政府也確定將把先進藥品及醫療器材等列入核心業種,成為核心業種的第13個領域。《讀賣新聞》消息指出,目前像是潛在的新型冠狀病毒治療藥物Avigan的生產商富山化學之母公司富士軟片(Fujifilm Holdings Corp.),已經列入本(6)月份國安公司指定清單的討論範圍內。此外,報導引述,儘管Avigan治療冠狀病毒的功效尚不清楚,日本政府已規劃將增加另外兩家生產這種藥物的公司。

【取材自https://www.jdsupra.com526日】

重點評析

在本次修法之前,日本對外資審查機制的特徵為高度自由化,除少數可能損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影響日本經濟發展的投資案外,其餘外人投資都無需進行事前審查。不過在此之前,以國家安全為由實施投資審查的範圍非常有限,而本次修法的特徵有三,第一是大幅擴大需進行事前審查之範圍,包含因應新冠疫情引發的醫衛物資供應不足問題,將醫衛產業納入國安審查範圍。第二是將針對「現有、特定公司」之外人投資納入審查(一般外資審查是針對業別而非特定公司),第三是將申報門檻從併購10%股份降至超過1%,等同於只要有投資或併購行為就須申報。

近年來以國安為名對外人投資加以限制,已成為主要國家之趨勢。例如美國早於20188月通過「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FIRRMA),大幅擴張美國外人投資審查委員會(CFIUS)對外資投資進行國家安全審查之權限,對外人投資美國公司後若可取得重要技術、基礎建設及敏感性個人資訊之交易,即便「不具控制權」,都納入「國家安全」審查範圍,一改過去美國CFIUS僅對「併購」美國企業的外資活動進行事前國安審查的機制。同年11月開始實施的外人投資審查「先導措施」(pilot),指定包含飛機發動機、機器人及零部件、半導體及晶片、輕量化武器、新材料及提取方法及人工智慧等27大行業優先實施投資國安審查的領域。歐盟執委會亦於20193月通過「外資監測新架構」(Framework for screening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s into the European Union),強化對關鍵基礎設施、關鍵技術、主要物資等強化外人投資審查機制。

許多意見認為這些改變雖未點名,但中國大陸明顯是主要防範對象。例如2018年白宮報告(How China’s Economic Aggression Threatens the Technologies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指出中國大陸藉由併購或投資美國企業以取得營業秘密、智慧財產權等,已屢見不鮮。該報告指出中資企業在20102016年間投資了美國51家以上的AI start-ups或公司。另就半導體產業而言,美國表示在2013年至2016年期間,中國大陸企業在中國大陸政府的中國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俗稱大基金或小基金)挹注下,至少取得或投資了美國27家半導體公司,總額達37億美元。於新創產業而言,中國大陸互聯網公司三巨頭(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簡稱BAT),2014年開始大量投資如UBERLyft(叫車軟體,UBER對手)、Tango(聊天軟體)等美國start-ups

各國強化國安審查,確實會影響投資意願。例如2019年中國大陸投資美國公司金額僅有47.8億美元,相較於2016年之465億美元,大幅減少近九成。民間相互投資本屬正常現象,但美國質疑之處為在中國大陸「國家資本主義」結構下,中資企業的海外投資,可能會伴隨著遂行國家政策任務,而非基於市場發展的考量。因而未來國際投資若要回到高度自由的境界,關鍵可能在於各國對中國大陸經濟體制的擔憂是否能有效化解。在此之前,以國安為名的限制可能會越來越多。(李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