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RTA/各國情勢分析:川普宣布撤銷香港關稅及旅遊之特殊待遇地位
日期:2020/06/30
作者:江文基
文件編號:109年6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展動態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於美國時間529日召開記者會,宣布若干項涉及中國大陸關係以及保障美國國家安全之新措施。記者會中一大亮點即為香港議題,由於中國大陸於528日的第13屆人民代表大會上,正式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亦稱港版《國安法》),意即該案通過後,政府可以依法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並反對其他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然而,在港版《國安法》通過前夕,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於527日發布公告,說明根據《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規定,已在評估後向美國國會報告香港不再具備「高度自治」之地位;川普亦表示將採取相關的反制行為。

故川普在529日的記者會中表示,由於中國大陸承諾的「一國兩制」儼然已成為「一國一制」,將撤銷香港在關稅及旅遊的特殊及優惠待遇,並對直接或間接危害香港自主性的中國大陸及香港官員進行制裁。其中最嚴重的影響,乃是出口至美國的部分產品將無法再享有關稅優惠,且香港亦有可能遭加徵美中貿易戰中美國對中國大陸的懲罰性關稅。另外,美國若決定調整對香港出口管制政策,未來香港進行具敏感性的高科技產品貿易時將受到嚴格審查。針對旅遊特殊待遇,由於目前美國人士短期入境香港不需要簽證,故有相關人士擔心在旅遊特殊待遇取消後,中國大陸對簽證的嚴格審查將對商業人士的流動形成阻礙,並對香港的投資產生衝擊。有專家預估,香港的貨運、高科技產業及金融業等產業長期勢必遭受波及,且將有超過1,300家在港美國企業受到影響。

川普在記者會中亦對美中間其他議題進行說明,如中國大陸長期以來從事間諜行為以竊取美國的技術及秘密,故川普已發布總統公告(proclamation)暫停讓部份具潛在安全風險之特定中國大陸人士入境美國,以保護重要相關研究。除此之外,川普表示美國亦將致力保護金融系統的完整性,說明目前金融市場總統工作小組(Presidential Working Group)正著手研究中國大陸公司在美國市場中的差異做法,致力於維護市場公平性與透明性以保護美國投資者。

【綜合取材自The New York Times2020529日;The White House2020530日;JD Supra202061日;Bloomberg Law202062日】

重點評析

《香港國安法》的通過引起美歐等國矚目,其中較受關注者為美國針對香港將實施制裁措施,以經貿方面來說,可能的措施包括:取消香港個別關稅領域地位、具敏感性的高科技產品在貿易時(自美國進口)將受到嚴格審查、限制美國資金流經香港。以下評析將分別從此三項措施進行評析,並針對香港國安法通過對我商之影響進行扼要討論。

以取消香港個別關稅領域地位而言,須要澄清的是,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係由世界貿易組織(WTO)所給予,其具有約束性,並非美國憑藉單方面力量就可撤銷香港獨立關稅區之資格,且依據WTO市場開放原則,會員國彼此間貨品貿易之關稅稅率必須遵守最惠國待遇,在港美之間沒有自由貿易協定的情況下,美自香港及其他國家(包括臺灣)進口之關稅原本就都相同,並無所謂撤銷香港關稅特殊待遇問題。不過,雖然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是WTO賦予的,美國無法擅自取消,但美國還是能單方面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從而由香港出口至美國之部分產品將受美中貿易戰影響,被視作中國大陸產品課徵高額關稅,此對香港出口將產生負面影響。不過,雖然美方口頭上多次威脅,但實際上美國對港出口值遠高於香港對美出口,且香港為美國最大順差來源地(與中國大陸情況正好相反),因此研判美方實施關稅制裁之機會可能不高。

此外,針對具敏感性的高科技產品在貿易時(港自美進口)將受到嚴格審查,由於香港本身非製造業重鎮,因此須要使用到敏感或先進技術進行產品生產的可能性不大,不過其服務部門所提供之金融、科技及電信等服務若涉及美國關切之敏感科技,一旦美國進行出口管制,對於香港服務業相關業者將會造成影響。實際上,美國想對香港進行敏感產品出管制並不是近期才有的考量,在2018年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United State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所發佈的報告中,美方就已指出美國出口敏感性技術至香港,重要考量點為港中之間的分離程度,顯示美國對於敏感技術可能由香港轉移至中國大陸早有戒心,尤其是港中越來越多經濟融合,又使美方對於中國透過香港將敏感技術轉移至內地的擔憂更加深化,而此次香港國安法的通過也可能剛好給美國一個「理由」防堵敏感技術由香港外洩到中國大陸。

至於限制美國資金流經香港,依據美國經濟分析局統計,美國對香港投資存量在2018年為825.46億美元,占其對亞太地區投資的9.31%。美商在香港投資以服務業為主,服務對象除當地美商,亦包括本地港商、消費者及中國大陸在港企業,因此倘美國針對香港資金流動實行嚴格審查機制,則對於當地接受美商服務的港中企業而言均會產生負面影響,特別是美商在港投資服務業又以控股公司為最大宗,無法獲得資金挹注恐將致使這些控股公司及相關企業逃離香港,或是必須透過第三地投資方式以維持在港公司之營運,增加不必要之成本。值得注意的是,限制資金流經香港是一把雙面刃,該措施縱然會威脅到香港的亞太金融中心地位,但對於在港美商來說也會產生一定程度衝擊,是一個傷既傷彼的措施。

最後,對我國影響方面,倘美國視港中為一體,則香港輸往美國產品將被課徵高額關稅,但我國自香港轉口多以中國大陸內需市場為主,因此對我國沒有影響。惟須注意的是,在短期內,中國大陸為了突顯香港國安法通過對於香港經濟有所幫助,可能祭出各種惠港優惠措施,例如進一步強化港中之間資金、人員與貨物進出的便利度,以抵銷美國制裁所帶來的影響。故此,以上述角度而言,倘我商在港投資原本就是以布局中國大陸為目標,則可能存在間接受益於香港國安法通過的可能性。(江文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