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RTA/各國情勢分析:日韓首領舉行峰會,雙方釋出善意願解決貿易爭端
日期:2020/01/31
作者:李淳
文件編號:109年1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展動態

20191224日,中國大陸總理李克強、日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及韓國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在中國大陸成都舉行三國峰會,商討三國經貿合作及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下午安倍晉三與文在寅舉行雙方時隔15個月的峰會,安倍表示韓國應解決徵用工議題之條約與判決結果矛盾之問題,並表達改善兩國關係之意願,因朝鮮核武乃東亞區域安全問題,日韓關係至關重要。此次會議雖無突破性進展,但安倍和文在寅均表示不會讓兩國關係步入失控的局面。

在本次峰會舉行前,1220日日本宣布部分放寬對韓國半導體原料出口管制,允許雙方企業每年實際交易6筆以上光阻劑者,適用簡化手續機制,無需每筆交易取得許可,效期最長可達3年;但對另兩種材料氟化氫和氟化聚醯亞胺,則未改變管制機制。青瓦台認為,程序上的改變並非等同放寬管制,並未根本解決問題。

儘管雙方元首有意改善兩國關係,民意卻非如此,根據日經民調顯示,70%日人認為並無改善日韓關係的急迫必要;而根據韓國Realmeter機構11月民調顯示,抵制日貨的韓國人口從9月的66%增加至72%,另11月韓國人至日本旅遊人數的官方統計數據相較去年同期減少三分之二,再者,10月日本對韓國啤酒出口驟降99%,加之韓國將於20204月舉行國會改選,文在寅對日本釋出善意之舉動是否能獲人民支持,以及日韓關係未來情勢及貿易爭端走向,均有待觀察。

【取材自Bloomberg1224日】

重點評析

本案爭議主要在於韓國自2004年經雙邊諮商審查通過,成為唯一名列日本「白名單」之亞洲國家。在本案以前,韓國享有之待遇包含:

1.     對於屬「清單管制」之產品:日商出口至韓國時可申請3年一次的「一般概括許可」,同時合資格之日商亦可申請特殊概括許可。

2.     對於「全面管制」制度:屬於涉及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及傳統武器擴散之「軍民兩用」產品出口韓國時不須申請許可。

日本修正韓國待遇之理由,是韓國目前出口管制制度中,欠缺對管制「傳統武器擴散」之機制,而日本發現相關產品有轉運至北韓之問題。此外,韓國亦無意願積極與日本就此事進行溝通,因此日方在對韓國管制措施失去信賴感後,決定針對前述三產品撤回對韓國之「一般概括許可」[1],改回「個別許可」,同時於82日宣布韓國移出白名單國家中[2]。歸納而言,相較於過去韓國之待遇,原本白名單國家不適用與「全面管制」有關之管制措施,而在修正後之日本管制措施下,韓國在失去白名單身份後,便需與我國一樣「逐約」申請個別許可。

然而日方措施非禁止出口。換言之,亦即只要韓國進口商及日本出口商能有效證明其用途及管制機制不致於使相關產品落入北韓,則仍然可以進口。然而韓國之變數增加亦為不爭之事實,一是審理時間長短之變數,一是日本是否最終針對申請個案要求改善甚至拒絕發給出口許可之變數。目前觀察,實際對韓國造成之衝擊有限。

然而日本前述三種出口管制措施僅針對韓國,已構成「法律上歧視」(De jure discrimination)之疑慮,且涉案產品韓國高度仰賴自日本進口,故日本所採行之措施已嚴重影響韓國之貿易利益。韓國向WTO爭端解決管道尋求解決十分合理。日本目前公開之主張,多以GATT21條(a)(b)三款為基礎(亦即關於具有原子分裂性之物質或製造該物質之原,以及關於販賣武器、彈藥或其他戰爭物質及關於販賣直接或間接供給軍用之其他物品等行為,屬於國家安全例外,不適用GATT之義務)。

2019年宣判之「俄羅斯對烏克蘭出口禁運措施」一案(WT/DS512/R)中,小組認為GATT 199421b)條「其認為有必要」(which it considers necessary)雖屬實施國之主觀判斷(亦即並非可受司法審查事項),惟第(i)至(iii)款之情況均關切「因該等事項所產生的特殊安全利益」,基本上均屬國防軍事利益,或維持法律和公共秩序之利益;至於針對(iii)款「戰爭或國際關係的緊急情況」,也是關係著各國間政治或經濟衝突,是否對國防軍事利益或維持法律和公共秩序利益有所影響。鑑於這些國際關係的緊急情況之存在屬於客觀事項,則針對該等情況採取措施之決定,則屬客觀事實並可受客觀判斷。換言之,小組的管轄權即客觀審視第(i)至(iii)款之構成要件;主張國安條款之國家,仍須客觀證明其措施符合第21b)條(i-iii)各款要件。

目前日本已明白表示對韓國的新增管制措施,係針對含氟聚醯亞胺等產品可運用於武器製造之產品,且因韓國欠缺對管制「傳統武器擴散」之機制,且發現相關產品有轉運至北韓之問題,日本爰採取管制措施。依據俄羅斯與烏克蘭之國安例外條款爭端案,未來爭端解決小組雖需要尊重日方決定,但對於是否存在日方所指控之「產品軍民兩用性質、轉運至北韓」等事實,則仍有審查空間。

不過本案最大的衝擊,並非法律爭議,而是供應鍊互信的破壞,這可能是即便日本未來在WTO爭端案件中勝訴也無法修補的問題。例如韓商以TPS為運作基礎的前提,係建立於供應鏈體系相互信任。本次案件已對亞太地區高科技產業穩定的供應鏈關係帶來衝擊,未來包含台灣在內的高科技業者可能都會建立備援機制等「避險」機制,小則造成重複投資降低效率,大則日韓台都尋求自我建立完整的供應鏈。美中貿易戰已經出現供應鏈分割(de-coupling)趨勢,若日韓也開始朝向(de-coupling)發展,對高科技業發展以及我國之意涵,值得進一步分析。於此同時,我國及其他夥伴應思考如何協助讓本案順利落幕,而非以法律途徑解決,可能才是多贏的結果。(李淳)



[1] https://www.meti.go.jp/policy/external_economy/export_control_korea/pdf/gaiyo_en.pdf

[2] 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19/08/02/business/japan-officially-approves-removing-south-korea-white-list-countries/#.XU_94S33WC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