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RTA/各國情勢分析:中國大陸考慮排除印度、澳洲及紐西蘭以加速完成RCEP談判
日期:2019/06/06
作者:徐遵慈
文件編號:108年5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由東南亞國家協會(以下簡稱東協)10個成員加上中國大陸、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與印度(亦稱東協+6)所組成的16國巨型自由貿易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自2013年啟動談判,然進度一再拖延,至今仍未能完成談判。對此,印度當地媒體轉述有關官員表示,中國大陸在近日提出排除印度、澳洲與紐西蘭的「東協+3」替代方案,即由東協10國與中國大陸、日本、韓國3國組成自由貿易協定,藉此對印度施加談判壓力。

據悉,該位官員表示,中國大陸正試圖傳達一個信息,倘若印度政府仍採取強硬姿態,中國大陸將無視新德里當局而轉向東協+3之安排,紐西蘭及澳洲也可能基於不想被排除在外而對印度施加更大的壓力,使中國大陸在RCEP談判中更為靈活。

美中貿易戰迫使中國大陸尋求替代市場,且中國大陸希望在美國對大多數亞洲國家施加開放市場的壓力之際推動RCEP談判。然印度擔心中國大陸商品將可能淹沒印度市場,使印度國內製造商陷入困境,因此始終無法與其他RCEP成員達成共識,尤其無法同意RCEP談判中「對90%貿易商品項目實行零關稅」的提議。

除此之外,相關人士表示,先前日本堅持印度為RCEP談判的必要成員,認為印度可以作為阻止中國大陸擴張區域影響力的平衡因素,然而若中國大陸在該問題上與日本達成共識,對印度來說將可能陷於被邊緣化的困境。目前,來自RCEP談判國的官員正齊聚曼谷參與RCEP期中會議(inter-sessional meeting),大多數成員皆希望於今(2019)年底前完成談判;然印度仍然拒絕做出承諾。有消息人士指出,中國大陸將會在6月由泰國舉行的東亞高峰會上推動排除印度、澳洲與紐西蘭,轉而與日本、南韓達成「東協+3」的自由貿易協定。

【主要取材自The Hindu BusinessLine2019527日】


 

重點評析

東協在1992年通過《新加坡宣言》,簽署《共同有效優惠關稅協定》(Common Effective Preferential Tariff, CEPT),宣示將自1993年起在15年內建立東協自由貿易區(ASEAN Free Trade Area, AFTA),推動各成員國間關稅降至0%~5%,其後決議將建立AFTA的時間提前至2003年。同時,東協領袖決議在2020年建立「東協共同體」(ASEAN Community),包括「東協政治安全共同體」、「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與「東協社會文化共同體」三大支柱,其後在2015年宣布東協已建立、「東協經濟共同體」。同時,2011年時,東協決定邀請中國大陸、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與印度6國,展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談判。惟自2013年啟動談判,多次錯過預計完成談判目標,目前各國雖希望爭取在2019年底以前達陣,但機會並不樂觀。

RCEP的談判基礎是東協自2000年初期開始與主要對話夥伴(Dialogue Partner)國家間洽簽的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 FTA,即「東協+1FTA。在此期間,東協亦曾先後提出與討論建立「東亞自由貿易區」(East Asian Free Trade Area, EAFTA)與「東亞全面經濟夥伴協定」(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for East Asia, CEPEA)等不同倡議。前者即「東協+3FTA,包括中、日、韓3國,後者即「東協+6FTA,包括中、日、韓、澳、紐、印度6國。然因當時多數東協國家對於經濟整合的興趣不高,以致前述倡議僅止於鬆散之討論,遲遲沒有具體進展,直至2011年東協經由共識決同意推動成立RCEP,至此東協內部長久的「路線之爭」宣告塵埃落定,東協明確訂定未來經濟整合的目標,等同在「東協加三」與「東協加六」兩個經濟整合路徑中做出抉擇。

依據《東協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架構文件》(ASEAN Framework for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及《RCEP談判指導原則與目標》(Guiding Principles and Objectives for Negotiating the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具有「東協中心性」、「特殊與差別待遇」、「與WTO一致性」、「談判過程具彈性」,以及「開放性條款」等五項特性。其中,「東協中心性」(ASEAN Centrality)為東協國家最重視的原則。所謂「東協中心性」是指RCEP將遵循《東協憲章》中所規定之宗旨,「在一個開放、透明、兼容的區域架構中,維持東協之中心性和主動性,作為其與外部夥伴關係及合作的主要動力」,藉由東協主導來推動RCEP的建立。基此原則,東協掌握RCEP談判的主導權,以彰顯「東協中心性」及符合東協利益。

東協過去在「東協中心性」的原則下,已分別與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紐西蘭、澳洲、印度個別簽署「東協+1FTA2017年更與香港簽署第6個「東協+1FTA,未來也將在「東協中心性」原則下持續進行RCEP談判及其他各種以東協為主的整合機制。

值得注意的是,在東協討論上述不同整合路徑時,當時中國大陸即積極游說「東協+3」整合途徑,日本則希望邀請澳、紐兩國與南亞的印度,試圖藉此降低中國大陸在東南亞的影響力。由此背景觀之,根據近日印度媒體報導,指稱中國大陸在最近因RCEP談判進展停滯,提議重回「東協+3FTA路線,以排除印度等國,其眼前之理由係印度百般拖延談判進度,但實質的理由則與中國大陸過去以來一貫希望東協整合維持在東亞範圍內的立場有關,不希望其他國家過深參與東亞事務。然而,中國大陸的提議不易獲得東協所有國家的支持,因此即使報導屬實,中國大陸的提議應只是談判語言及談判策略的運用,目的在對印度施壓,最終不致翻轉RCEP的談判方向。

截至20192月,RCEP已舉行25回合談判,16國成員已在經濟與技術合作、中小企業、關務程序與貿易便捷化、政府採購、體制性安排、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檢驗檢疫疫措施Sanitary and Phytosanitary Measures, SPS標準技術規範,以及符合性評鑑程序Standards, Technical Regulations & Conformity Assessment Procedures, STRACAP)等達成共識。為加快談判進程,成員將待解決議題分類為技術性、政策性和政治性三類,依其性質交由適合的對象磋商解決;亦制定一份「年度可達成套案」(a Package of Year-End Deliverables),按各章節設定約九成之目標,然截至目前各國尚未達成該套案之談判目標。對此,各國紛紛宣示將加快RCEP談判的腳步,也因此印度緩慢的談判立場引起日本、中國大陸及部分東協國家的關切。(徐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