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全球情勢分析:開發中與LDCs國家齊聚印度召開WTO小型部長會議,討論WTO改革
日期:2019/06/06
作者:王煜翔
文件編號:108年5月份國際經貿規範動態分析

發展動態

22個來自開發中與低度開發國家(Least-Developed Countries, LDCs)之WTO會員代表於今(2019)年513日至14日齊聚印度新德里,展開WTO小型部長會議;該會議主要聚焦於當前WTO面臨的多項挑戰,包含對上訴機構成員的選任缺乏共議、維護開發中與LDCs會員之特殊及差別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以下簡稱「S&D待遇」)等議題。與會會員於會議中達成共識,通過「為促進發展及包容性共同強化WTO」(Working collectively to strengthening the WTO to promote development and inclusivity)文件,共同研擬WTO改革提案,以確保開發中會員的共通利益。

首先,在上訴機構成員選任方面,儘管爭端解決機制可增進多邊貿易體系之安全性及可預測性,但WTO會員對於上訴機構成員的選任程序仍缺乏共識。由於上訴案件需要3位成員共同審理,但目前僅剩3人,且至201912月將會有另外兩位成員任期陸續到期,屆時若無法解決此一問題,則上訴機構將於201912月起完面停擺。故與會者敦促全體WTO會員立即(without any delay)選任新上訴機構成員以填補空缺,同時持續進行討論,以解決有關爭端解決機制的其他議題。

至於S&D待遇議題,與會會員重申S&D待遇是多邊貿易體系的重要特色,且有助於開發中國家參與全球貿易。因此,在WTO協定下納入S&D待遇條款應屬開發中會員之權利,且須在現行及未來WTO協定下均保留及強化該等條款。另外,鑑於當前國際經貿體系受到單方措施的影響,使得以規則為基礎的WTO多邊貿易體系受到威脅,故與會者強調應確保全體會員遵守WTO規則,並放棄任何形式的保護主義。

另一方面,WTO規則旨在建立開放且不具歧視性之貿易體制,因此與會會員認為WTO部長會議應以更加開放、透明並提升全體參與之方式進行。同時,由於若干開發中會員因其能力限制,難以遵循WTO協定下的通知義務,基此,與會會員要求WTO通知義務須考量到LDCs及開發中國家的能力及履行通知義務時所面臨的挑戰。

除此之外,會中特別指出,若干WTO協定條款存在對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的不平衡性及不公平性,且不利於開發中會員的貿易及發展利益。以農業協定為例,與會會員認為農業協定應賦予開發中國家適當的政策空間,以允許其支持境內農業。

【主要取材自WTO2019513日;印度商工部,2019514日】

重點評析

印度於本次會議前對外宣稱本次新德里小型部長會議的重要目標,便是在於建構一個開發中與LDC會員凝聚WTO改革共識的平台,以及確保WTO談判與組織運作的功能能夠繼續維持,顯示出本次小型部長會議在觀察開發中國家WTO改革立場方向上,具有其指標性意涵。從當前開發中會員之相關提案,以及本次新德里小型部長會議之發展,目前開發中會員對於WTO改革議題之討論主要集中在恢復WTO功能之重要性,以及力爭開發中國家仍可享受無差別及全面性S&D待遇。

從推動WTO改革重要性的觀點來看,印度對外強調當前國際經貿體系受到單邊措施的威脅,使得以規則為基礎的WTO多邊貿易體系受到極大的挑戰,同時,上訴機構的僵局亦使得WTO爭端解決的功能仍否維繫令人質疑。此一論據與中國大陸在今年513日所提出的立場文件十分雷同,將WTO當前所面臨的危機指向美國採取的單邊措施,以及對上訴機構成員之杯葛行動,間接控訴美國才是威脅WTO功能與威信的罪魁禍首。在此一立論基礎上,印度、中國大陸均主張制定相關規則嚴格限制違反WTO規則之單邊措施,包括:針對違反WTO規則之單邊措施設置多邊審查機制、授權會員採取補救措施、加速爭端解決機制對相關案件之審理程序。

另一方面,印度、中國大陸等國家在捍衛開發中會員繼續適用特殊及差別待遇(S&D)之權利之立場相當堅定,主張WTO改革應保障開發中會員的發展利益,此係回應美國今年2月向總理事會提出之「有關強化WTO談判功能程序(WT/GC/W/757)」文件[1]。該項文件表明為了促使WTO協定能夠完全履行,美國建議總理事會應決議下列四種類別之WTO會員不得在現在與未來WTO談判中,主張享有S&D待遇:

l   OECD成員國或是已經啟動OECD加入程序之WTO會員;

l   同時為G20成員國之WTO會員;

l   世界銀行歸類為高收入經濟體之WTO會員;

l   進出口貨品貿易總額占全球0.5%以上之WTO會員。

倘按美國建議之四個指標來評定開發中國家是否得享有S&D待遇,中國大陸必定或入該等標準,因依WTO統計,中國大陸占全球2018年貨品貿易量之12.8%,也同時身為G20成員;此議題另一主導國印度,其2018年進出口貨品貿易量亦占全球之1.7%,亦是G20成員,故中國大陸與印度S&D資格均將受影響,目前兩國已聯手成為開發中國家領頭羊,力爭開發中國家仍可享受無差別及全面性S&D待遇,與美國、歐盟、加拿大等主張削減S&D待遇,或認為S&D待遇應分國家別、產業別、或義務適用種類,乃至於訂定S&D待遇畢業條款之已開發國家立場,形成涇渭分明之對陣。此外,印度先前於3月的WTO總理事會上,也針對特殊及差別待遇議題提交一份提案(WT/GC/W/765/Rev.2),強調所有WTO開發中會員均應享有履行義務時程上的彈性,並說明WTO開發中會員資格採自我認定方式之妥適性,以此回應美國。


 

由此觀之,在WTO改革議題領域,以印度、中國大陸、南非為首的開發中國家立場集團正逐漸成形中,特別是從此次會議之召開,印度顯然有意願WTO推動改革過程中,成為開發中國家聯盟之領頭羊。受到中美貿易戰以及全球貿易保護主義的威脅,這些開發中會員寄望WTO改革能夠重振WTO維護全球貿易體系秩序之功能。此次新德里小型部長會議顯示,開發中國家與LDCs國家集結並採取具體行動回應已開發國家各項改革方案之積極度提升,其勢必會推升南北集團在WTO改革議題之對立程度,同時也增添推動WTO改革之困難。(王煜翔)


 



[1] WTO Document, DRAFT GENERAL COUNCIL DECISIONProcedures To Strengthen The Negotiating Function of the WTO, WT/GC/W/764, 14 February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