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分享功能 : Print Letter 文章分享 g p Y
【轉載】東協數位經濟發展探討:以智慧城市為例
日期:2018/11/01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二(國際經濟)研究所 余佩儒 高級分析師、李佳儒 輔佐研究員
文件編號:WTOepaper624
一、東協數位經濟發展概觀

  根據A.T. Kearney(2015)所歸納的東南亞數位經濟策略圖(見圖1),過去幾年東協各國所推動的數位領域政策,主要聚焦在數位基礎建設及框架制訂,其中新加坡、菲律賓與馬來西亞有全面性且較成熟的數位經濟策略;泰國及越南經濟策略僅有大方向尚未有具體細節;印尼、柬埔寨與汶萊則僅有初步數位策略,其中汶萊著重於數位政府,而印尼則著重於網絡連結。

  在東協各國政府的推動下,數位基礎建設及框架發展逐漸成熟,進而也加速物聯網領域之運用。以東協數位領域發展較為領先的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為例,2014年新加坡首先推出智慧國家計畫,聚焦於運輸、家居與健康照護運用;而馬來西亞在第十一計畫中重振ICT產業策略下,聚焦於數位內容、軟體測試與開發、物聯網、數據中心和雲端服務、網路安全與大數據分析等。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新加坡就任東協高峰會主席後,亦將帶領東協區域內數位經濟發展。



二、從東協高峰會看東協區域整體數位經濟發展

  東協高峰會(ASEAN Summit)是由東協各成員國代表所組成的定期性會議,主要透過舉行會議,就東協區域內發展重大議題與未來發展制訂方向,像是在經濟、文化等領域召集討論。從東協高峰會近3年的發展脈絡,可觀察到從著重於建立東協共同體經濟發展、政治與安全、貿易與投資、企業發展等較為大方向的發展,到今年開始談及智慧城市領域(見表1)。



  2018年第32屆東協高峰會,在新加坡的帶領下,各成員國間達成透過數位創新技術,改善人民生活的共識,而智慧城市、網路安全、電子商務及貿易便捷化也成為會議上所聚焦的重點,其中在智慧城市領域,更組成東協智慧城市網絡(ASEAN Smart Cities Network, ASCN)。在東協各會員國達成共識下成立的ASCN,主要因應快速的城市化發展所帶來的挑戰,例如城市壅塞、水與空氣品質、城鄉發展等問題,並且考慮各國家與城市特定需求、發展程度、潛力及獨特性,共同選出26個試點城市(見表2)。各個試點城市的首席智慧城市官員及國家代表將參與智慧城市行動計畫的制訂,並參加年度會議共同探討智慧城市相關議題。



  東協智慧城市網絡所設定的3大目標,包括:(1)智慧城市發展領域合作:成員國間將共同探討彼此間的互補性,以合作發展、分享最佳經驗,同時制訂2018年至2025年智慧城市發展行動計畫(City-specific Action Plans for Smart City Development 2018-2025);(2)促進會員國城市與私部門解決方案提供商連結,以啟動可能具有實質成果的商業可行性項目;(3)獲得東協外部夥伴的資金與協助:與特定外部合作夥伴形成互利模式的合作夥伴關係,例如世界銀行(Word Bank)、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和全球基礎設施中心(Global Infrastructure Hub, GIH)等多邊金融機構。此外,為達成上述3大目標,ASCN也提出幾個較為具體的做法,包括:

(一)2018年至2025年智慧城市發展行動計畫

  新加坡透過舉辦5天的智慧城市治理研討會(Smart Cities Governance Workshop, SCGW)共同制訂初步的行動計畫,包括2018年到2025年間,各城市所需的重點領域及既有項目下所展開的具體行動方針。另外,在東協高峰會正式通過後,各城市將分享行動計畫,並與私部門解決方案提供商,共同探討商業可行性項目。

(二)東協智慧城市框架(Asean Smart Cities Framework)

  東協智慧城市框架下,成員城市將共同定義智慧城市、關鍵性原則及核心成果。此框架不會強加於原有的國家發展計畫,僅作為協助各個ASCN下智慧城市發展的規範性文件(normative document),並且根據各個城市的文化背景所制定。

(三)東協智慧城市網絡年會

  新加坡於2018年7月召開第一次智慧城市網絡年會,會議上各個城市將分享行動計畫進展,並且與其他國家私部門解決方案提供商共同討論與合作可行性項目。另外更尋找潛在的外部合作夥伴。

(四)雙聯計畫(Twinning Programme)

  2018年7月舉行ASCN所舉辦的第一個媒合平台,並整理ASCN城市與外部合作夥伴之間的最終配對列表,各個ASCN會員城市將自主性地與東協外部合作夥伴配對,形成互利合作夥伴關係,並且著重於落實商業方面可行性項目,以促進智慧城市發展合作為核心。

三、東協各國智慧城市發展概況

  過去東協各國政府主要著力於數位基礎建設與框架制訂,包括數位基礎設施建設、數位包容及數位經濟相關政策推動等,但隨著東協數位經濟快速發展、基礎網絡建設成熟,也開始衍生出對於智慧城市的需求。根據2016年全球網路準備指數(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排名,其中新加坡排名第1、馬來西亞第31、泰國第62、印尼第73、菲律賓第77、越南第79、柬埔寨第109及緬甸第133,依照排名依序分為領先群(新加坡與馬來西亞)、追趕潛力群(泰國、印尼、菲律賓與越南),以及有待發展群(柬埔寨與緬甸)。

  首先,在領先群的部分,自2014年新加坡資通訊媒體發展局(Info-communications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of Singapore, IMDA)負責推動的智慧國家2025計畫,所聚焦領域包括智慧健康、智慧國家技術挑戰及智慧物流,並以提升人民生活福祉與創造商機作為主要目標。在階段性成果方面,已進入未來基礎設施和服務框架建構,例如在智慧健康照護領域,新加坡資訊通信發展管理局已將新加坡義安理工學院所研發Robocoach輔助機器人於全國5家老年中心進行測試;而在自駕車領域,也組成專家團隊進行開發,並於南大無人駕駛車輛測試和研究卓越中心(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Testing & Research of Autonomous Vehicles NTU, CETRAN)提供1.8公頃無人駕駛試駕區。另外,新加坡電力公司更代表新加坡政府到雅加達宣傳新加坡智慧國家願景,並說明如何協助政府進行智慧領域推廣。

  馬來西亞於2016年所發布國家物聯網戰略路線圖,是由馬來西亞科技與創新部(Ministry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MOSTI)所推動,主要透過與馬來西亞資通訊公司(Cyberview和Atilze Digital)簽署合作備忘錄,於Cyberview市建設遠程(LoRa)網絡,而馬來西亞科技創新部與微電子系統研究院更積極推動公部門使用物聯網技術。另外,在吉隆坡所打造的城市大腦,為阿里巴巴、馬來西亞數位經濟機構(Malaysia Digital Economy, MDEC)、吉隆坡市政局共同合作所打造,透過導入人工智慧技術,解決交通壅塞問題,並提升城市治理和決策能力。試以表3綜整上述談及的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智慧城市發展概況。



  其次,在追趕潛力群的部分,泰國所實施普吉島智慧城市創新園,是由泰國資通訊技術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MICT)與泰國軟體產業促進會(The Software Industry Promotion Agency, SIPA)所執行,執行內容包括促進投資、協助創業,並以普吉島和沿安達曼島南部創新發展為主,以及透過科技創新促使普吉島成為數位中心,例如在智慧經濟、智慧旅遊、智慧安全、智慧環境、智慧醫療、智慧教育與智慧政府等面向進行數位創新運用。另外,2016年為解決人口高齡化問題,泰國政府選定15%居民為老年人的Saensuk市進行智慧照護計畫,透過向所有老年患者分發小型藍牙智慧設備,以追蹤即時健康狀況,並於緊急情況發生時發出通知。

  2017年印尼政府發布100個智慧城市計畫,推動的部門為印尼資通訊部(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 and Information),主要針對法規、人力資源與潛力進行評估,並協助制訂路線圖。計畫選定25個優先參與計畫的城市,其中以雅加達、萬隆與望加錫發展最為迅速,3個城市發展中又以雅加達智慧城市發展最為成功,主要聚焦的領域包括智慧政府、智慧人才、智慧生活、智慧運輸、智慧經濟以及智慧環境領域。

  菲律賓2018年由菲律賓國營基礎建設管理機構(Bases Conversion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帶領,開始著手打造智慧城市新克拉克市(New Clark City),除了要能承受颱風、洪水和地震等天然災害影響外,更以無污染為目標,所制訂的智慧城市框架,包括在電力、水利、汙染、資通訊、安全與交通管理的基礎設施優先著手,後續將會透過導入智慧城市相關技術,於自動駕駛與綠能相關領域進行發展。

  2017年越南政府開始透過競賽促使各城市發展,其中重點城市發展方面,胡志明市所發布胡志明智慧城市2017-2020計畫,是由胡志明人民委員會所執行,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聚焦於雲端基礎設施建立、大數據分析及打造數據庫與數據中心;第二階段規劃為將第一階段推出的智慧解決方案進一步擴展;第三階段則會落到長期願景,主要以持續加強技術平台,並促使智慧解決方案可擴展到其他領域為主。最後,綜整上述談及的泰國、印尼、菲律賓與越南智慧城市發展概況於表4。



  最後,柬埔寨與緬甸在數位領域的相關計畫,主要透過國際援助所進行。2016年柬埔寨與韓國政府簽署備忘錄,預計以3年的時間進行西哈努克省智慧城市的規劃,並且聚焦於環境友善、農業與畜牧業等。2018年柬埔寨郵電部、智慧城市聯盟與香港智慧城市聯盟共同簽署諒解備忘錄,以協助柬埔寨建構電子政府、加強資通訊領域的安全及提升雙邊智慧城市電子商務領域合作。

  緬甸電腦工業總會(Myanmar Computer Federation, MCF)和仰光成立互聯網技術培訓機構Phandeeya等組織,透過協助培育資訊技術人員,促使相關政府機構了解物聯網和智慧城市等新技術等方法進行。由於當地交通較為不便,且相當缺乏穩定電力供應與乾淨的水,因此國際上主要協助該國建置智慧交通系統、智慧電網、水測量系統,以改善人民生活,例如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透過援助計畫,協助特定省份建立智慧水表。

四、小結

  綜觀近年東協數位經濟發展脈絡,可觀察到隨著數位基礎建設與框架日益成熟,數位經濟領先國帶領其他國家朝物聯網運用邁進,尤以2018年新加坡上任東協高峰會主席,所談論的議題從大方向的發展,開始關注包括智慧城市、網路安全、電子商務及貿易便捷化等議題。其中,智慧城市領域已有具體成果,不同於過去交流性質的平台,東協智慧城市網絡的組成,讓具有決策性的相關利害關係人透過年會與計畫等機制,共同探討彼此間的互補性、制訂智慧城市相關框架,以形成互利合作夥伴關係,並且著重於落實商業方面可行性項目。

  另檢視東協各國智慧城市的發展概況,可發現在健康、防災及運輸為各國發展智慧城市的重點領域。另外,除了領先群國家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外,追趕潛力群與有待發展群的東協國家智慧城市發展模式,則採取在各城市進行試點為主。因此,了解東協智慧城市網絡所公布的26個試點城市的需求,以及如何透過雙聯計畫所提供的媒合平台,可作為我國智慧城市領域解決方案提供商與潛力國試點城市合作的潛在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