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分享功能 : Print Letter 文章分享 g p Y
WTO與區域貿易協定議題簡介
日期:2014/01/03
作者:WTO及RTA中心
區域主義是各國政府在區域的基礎下,為促進自由化或便捷化成立自由貿易區或實施共同的對外關稅。目前大多數的WTO會員都有參與一個或一個以上的區域貿易協定(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RTAs),有些會員已參加超過3、40個以上FTAs。依據WTO對RTAs之定義為,區域間簽訂優惠性之貿易協定,為最惠國待遇之例外,在此例外規定下,區域內貿易自由化之程度較區域外高。因為RTAs有可能包含國家間的協議,而不僅限於須位在同一個地理區域內,所以它具有一般性。另方面,WTO還提供RTAs明確的優惠貿易自由化情形,優惠待遇的範圍,隨著RTAs的不同而有所改變。RTAs為複雜度日益增加的規章提供管理辦法(如:標準規範、安全防衛、關稅等),也為相互的服務貿易提供優惠管理架構。

RTAs自1990年代初期起出現大量增加的現象,於1948-1994年間,GATT接到124個RTAs(與商品貿易相關)的通知,而自WTO於1995年創立以來,另有350個包含商品及服務貿易的RTAs通知。其中最知名且具代表性之RTAs有歐洲聯盟、歐洲自由貿易聯盟、北美自由貿易區、東南亞國家聯盟、南亞區域合作聯盟、南方共同市場、及澳新自由貿易區、東南非共同市場等,數量仍在不斷地增加中。截至2011年5月15日為止,計有489個RTA(商品與服務分開計算,若合併計算則為380個)向GATT/WTO提出通知,其中有358個RTA是依據GATT 1947第24條或GATT 1994,36個是依據扶植條款,另有95個RTA是依據GATS第5條。向GATT/WTO提出之RTA通知中,目前且有效之RTA共計有297個(商品與服務分開計算,若合併計算則為202個)。其中大約90%為自由貿易協定及部分範圍協定,10%為關稅同盟。除了RTAs數量的大幅增加以外,區域組織整合的規模也在不斷擴張,跨區域的組織越來越多,區域組織內整合的程度也不斷加深,有更緊密經濟關係、更緊密貿易夥伴等形式的出現。

一、區域貿易協定委員會(Committee on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CRTA)
  1996年2月,WTO總理事會設立區域貿易協定委員會(Committee on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CRTA),負責檢視各會員間關稅同盟或自由貿易區協定之內容及其執行時程,並檢討該區域貿易協定對多邊貿易體制之影響,以消弭區域間貿易障礙與關稅壁壘現象,促進各區域經濟體良性整合,加速全球貿易自由流通與經濟發展,此部分資料可見WT/L/127文件,或WT/REG/W/*系列文件。該委員會相關會議情形,則請參閱WT/REG/M/*系列文件,而對總理事會之報告請見WT/REG/*系列文件委員會負責工作如下
  1. 檢視協定內容:審理各自由貿易協定,以保證RTA的透明化及評估協定與WTO條文是否一致,並應就各個協定的審理結果提出報告。但是自1995年以來,委員會尚未完成任何報告,其原因為各個RTA缺乏一致性,此外,RTA委員會之一致性裁決及其與爭端解決過程間之連結等也是可能因素。
2. 研擬協定報告應具備之內容:為了增加RTA的透明度,CRTA將負責研擬各會員體提出RTA報告時應該具備的內容,目前CRTA已發展出適用於兩年一度RTA檢視報告的規則。
3. 擬定通知及審查程序:為了改善檢視進度,及使檢視過程更加便利可行,CRTA將針對通知及審查程序加以檢討,然後再明確規範,以利各會員有所遵循。
  4. 體制性議題:委員會將對RTA以WTO相關條文法律進行分析、將RTA進行水平比較,及以經濟觀點對RTA進行討論等三種方式處理體制性議題之相關事宜。
5. 每年對總理事會提出報告,並執行總理事會決議之事項。
   
  (一)委員會處理之特別議題有:(請參閱WT/REG/W/*或WT/COMTD/W/*系列文件
   1. 區域貿易協定的非關稅條文
   2. 扶植條款下之協定
   
  (二)通知:簽署FTA的會員國有執行通知之義務(請參閱WT/REG/GEN/N/*、WT/REGnumber/N/*系列文件
 
  (三)區域貿易協定委員會歷任主席為:
   1. 1998年 Amb. Jean-Marie Noirfalisse(Belgium)
   2. 1999年 Ambassador Krirk-Krai Jirapaet(Thailand)
   3. 2000年 Amb. Edsel T. Custodio(Philippines)
   4. 2001年 Mme. Laurence Dubois-Destrizais(France)
   5. 2002年 Ambassador Boniface Guwa Chidyausiku(Zimbabwe)
   6. 2003年 H.E. Mr. Jaynarain Meetoo(Mauritius)
   7. 2004年 Amb. Ronald SABORIO SOTO(Costa Rica)
   8. 2005年 H.E. Mr. Ronald SABORIO SOTO(Costa Rica)
   9. 2006年 Amb. Ousmane CAMARA(Senegal)
   10. 2007年Julian METCALFE(United Kingdom)
   11. 2008年 Detlev Brauns(Germany)
   12. 2009年 Detlev Brauns(Germany)
   13. 2010年 Alfredo Suescum(Panama)
   14. 2011年 H.E. Mr. Francois Riegert(France)
   
二、區域貿易協定談判
談判在對貿易談判委員會(Trade Negotiations Committee ,TNC)報告的規則談判小組(Negotiating Group on Rules ,NGR)下進行,小組進行之討論資料請參閱TN/RL/W/*系列相關文件

根據為因應貿易規則談判小組2002年5月8日的會議,秘書處提出一份文件(TN/RL/W/8/Rev.1)列出在過去討論的相關議題,有WTO對RTA透明度的基本要求(WTO Basic Transparency Requirements on RTAs)、對RTA之多邊監視機制(Multilateral Surveillance Mechanisms for RTAs)、WTO對於RTA規範及與其他規範之關係(Relationship Between RTA-Specific WTO Disciplines and Other WTO Rules)、WTO與RTA相互依賴性(Interdependence of RTA-Specific WTO Disciplines)、GATT第二十四條特定用語解釋(Interpretation of Particular Wording Contained in GATT Article XXIV)、GATS第五條特定用語解釋(Interpretation of Particular Wording Contained in GATS Article V)、及區域貿易協定與多邊貿易體系之相互影響(Interaction Between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and the Multilateral Trading System)。

針對RTA的討論,目前談判小組主要將議題分為實質性議題與程序性議題兩大類。談判小組利用正式及非正式會議方式進行討論。其中實質性議題大多在正式會議中討論,主要探討RTA的體制性問題,如:RTA與發展、RTA之範圍、其他商業法規及限制性商業法規、多邊貿易體制的優先性、可能對第三國造成之負面影響等。在程序性議題方面,則是以不限次數的非正式諮商方式來進行,協商重點為尋求加強RTA透明化的方式,特別是RTA通知之時點及內容、審查程序及機構等。2003年1月29日WTO秘書處提出重新整理之討論文件,供會員於非正式會議上討論,該文件分為通知義務、通知時點、通知內容、及受理通知機關等四個子題。
   
三、執掌依據
當WTO的會員,經由承諾對同個RTA內的成員在貿易上採取更優惠的措施而加入它們時,這已與GATT的Article I及GATS的Article II中所定義的無歧視原則漸行漸遠。不過,WTO會員在以下情況可以加入這些組織:
1. GATT Article XXIV :對關稅同盟與自由貿易區(free-trade areas)中涵蓋商品貿易的部分,提供建構及運作方式。GATT,為商品貿易的基本準則。可見文件GATT Art XXIV,Ad Art XXIV 及其更新,包含1994年“Understanding”在內。
2. 扶植條款:適用於開發中國家,指的是開發中國家之間對商品貿易所做出的優惠措施。可見GATT於1979年允許開發中國家在商品貿易部分實施優惠貿易的文件。
3. GATS Article V:管理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於RTAs服務貿易部分的決定事項。
4. 杜哈談判授權文件:2001年杜哈部長級宣言中關於RTAs的部分。
   
四、杜哈會議後有關區域貿易協定議題之進展及影響
RTAs可以補足多邊貿易系統,對其亦有協助建構及強化的功能,但RTAs的本質具歧視性,不符合MFN的原則。RTAs對全球貿易自由化和經濟成長的效果,到目前為止還不明確。雖然RTAs被設計為只對簽署的國家有利,但RTAs的預期利潤有可能因資源的扭曲及貿易和投資的轉移,反而較低。此外,高度發展RTAs整合的領域已超越傳統的貿易協商機制,涵蓋投資、競爭、環境與勞動等議題,但是複雜的原產地規定又提高了歧視性規定的差異。

RTAs的增加,造成了成員重疊的現象。因為每一個RTA都希望建立各自的迷你貿易方式(mini-trade regime)。一個國家適用不同的RTAs及不同的法規,已是個常見的現象。但貿易者為符合不同的規則而產生的成本,將會成為貿易的阻礙。而由於RTAs的激增及擴散效果,也使RTAs與多邊架構間規則不一致的風險提高,將造成管理成本及區域市場扭曲問題。

杜哈會議對區域協定部分的討論重點在於透明化原則與實質性議題方面,在透明化部分已有具體之進展,2006年7月10日WTO區域貿易協定貿易規則談判小組正式通過由主席Valles大使提出之「RTA新透明化機制草案(JOB(06)/59/Rev.5)」,總理事會於當年12月通過該草案並正式實行,未來是否正式採認,將依據杜哈部長宣言第47段的說明,依杜哈回合單一認諾的方式決定。至於實質議題如絕大部分貿易(SAT)等,則因會員國之間歧見過大而進展緩慢,貿易規則談判小組於2007年2月22日召開非正式會議,將「絕大部分貿易」、「RTA與發展」、「RTA之中立性」等三項議題列為未來重點討論議題。惟其後因規則談判小組未召開會議討論RTA實質性議題,相關談判幾近停頓。

杜哈回合談判自2001年11月展開以後,相關進展並不順利,首先是2003年坎昆部長會議的挫敗,其後雖有2004年七月套案整合成功,但是到2006年7月27日總理事會又宣布談判暫停,使得以WTO為主軸的多邊貿易體制再次受到沉重打擊。隨後在2007年2月7日雖然經歐盟、美國、印度、巴西等主要會員國努力折衝下,總理事會再宣布恢復談判,惟各國對農業、工業、服務業等談判立場仍有不少差距。2008年7月21日展開WTO非正式小型部長暨貿易談判委員(Trade Negotiation Committee, TNC)會議,提出包括九項談判議題協商文字草案的「2008年七月套案(The July 2008 Package)」,但已開發會員與開發中會員對於特別防衛機制(special safeguard mechanism, SSM)有所爭議,因此杜哈回合何時可以結束,仍存在很高的不確定性。

2008年末發生全球金融危機及經濟風暴,全球貿易遭受嚴重打擊,WTO會員認為應該強化多邊貿易體制以避免貿易保護主義興起,於2009年11月底在日內瓦舉行第七屆部長會議。此次部長會議之定位與以往不同,非以談判為主或企圖結束杜哈回合(例如2005年12月第六屆香港部長會議),乃採例會性質,對WTO相關活動及議題進行盤點檢視,期望能建立新的部長級例會形式。雖然與會各國部長及領袖一再重申完成杜哈回合談判之決心,但關鍵仍在於農業、非農產品、服務貿易開放程度議題是否取得會員共識。第八屆部長級會議預計於2011年12月在日內瓦舉行。

澳洲、智利、中國大陸、香港、印度、日本、韓國、墨西哥及紐西蘭等9個會員鑑於RTA擴張對多邊貿易體系(MTS)造成重大影響,認為會員得以透過WTO秘書處撰寫之RTA事實報告為基礎,就RTA橫向要素(cross-cutting elements)、趨勢與實務進行考量,並思考其對MTS之影響。該會員已研擬於第8屆部長會議共同提案,建議部長會議指示由區域貿易協定委員會進行,至於工作計畫細節則交由CRTA訂定。此外,印度亦擬推動「強化WTO體制功能」提案,其中亦包括RTA議題。
   
五、參考資料及文件
1. 杜哈談判授權文件說明
2. RTAs之進展圖
3. RTAs資料庫(RTA-IS)
4. 較廣為人知之RT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