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分享功能 : Print Letter 文章分享 g p Y
市場進入議題簡介

  WTO貨品市場進入,表示會員同意經由採取關稅或非關稅措施,讓特定的貨品進入其國內市場。由貨品關稅理事會(Tariff commitments for goods)根據每個會員所同意之貨品減讓清單下進行運作,而且不再對清單上所列之項目另行加稅。至於非關稅措施,則是在WTO某些特定的協定下實施。WTO會員透過WTO例行工作計畫及協商,不斷改善市場進入此領域之運作情形。

一、法源依據與受命進行之工作(The mandate)

  1995131日會議後,總理事會設立市場進入委員會,該委員會負責有關國際商品統一分類制度(Harmonized Commodity Description and Coding System, HS)九六年版稅制之轉換工作、監管關稅減讓的修改程序、建立各國進口統計、稅則及數量管制等整合型資料庫,以利秘書處在市場進入、經濟分析、第24條自由貿易區與第28條有關調整關稅之重談判及入會談判等方面提供會員必要之服務,該委員會進行之討論資料請參閱G/MA/TAR/*G/MA/TAR/W/*G/MA/W/*系列文件;而相關會議情形,則請參閱G/MA/M/*系列文件。該委員會定期向貨品理事會(Council on Trade in Goods)報告,頻率一年不低於一次,可參閱G/L/*系列文件。

l   委員會處理之特別議題有:

  1. 整合資料庫:

包括IDB協議書及一般IDB文件等。(請參閱G/MA/IDB/*系列文件)

  2. 時程表:

包括Article XXVIII談判、調和系統、 矯正與修改、WTO會員時程表狀態、 以及關稅資訊。(請參閱G/SECRET/*G/SECRET/HS/*G/MA/SP/*G/MA/TAR/RS/*G/RS/*G/SP/*G/MA/TAR*等系列文件)

l   市場進入委員會之通知分三大類:

  1. Understanding Regarding Notifications Procedures3段(請參閱WT/L/*系列文件)

  2. GATT 28 5段(請參閱G/MA/*系列文件)

  3. 數量限制(請參閱G/MA/NTM/QR/*系列文件)

二、NAMA主要議題簡介

(一)降稅核心模式(Core modality for tariff reduction

  香港部長宣言第十四段指出NAMA將採用非單一係數瑞士公式進行減讓,而且降稅公式必須能降低或消除關稅,包括關稅高峰、高關稅及關稅級距的消除,特別是 針對開發中國家具出口利益的產品;此外,要充份考慮開發中國家特殊需求與利益。而雖然目前公式降稅大致上定調於瑞士公式,但對於已開發會員與開發中會員係 數的大小與差距為各會員間討論的焦點

   1. 公式結構

在公式結構上為雙係數簡單態瑞士公式(Swiss Formula)的主張,即已開發會員適用較低係數,開發中會員適用較高係數。

      

其中,t1為減讓後的關稅稅率;t0為基礎稅率;a為已開發或開發中會員係數,惟開發中會員係數大於已開發會員係數。

20085月主席第二次草案中,已將公式中開發中會員係數擴張。

     

其中,t1為減讓後的關稅稅率;t0為基礎稅率;a為已開發會員係數,(x,y,z)為開發中會員係數,且開發中會員係數大於已開發會員係數。

   2. 係數大小

2007717NAMA主席版草案中,建議已開發會員係數8-9,開發中會員係數19-23,兩者係數差距在10-15之間。200828 日的NAMA主席版第一次修正草案並未對係數作任何修正,2008520日及2008710日的NAMA主席第二次修正與第三次修正草案中,開發 中會員係數修正為8-9,已開發會員係數在配合彈性(flexibility)採用滑動尺度(sliding scale)的概念下,分為19-2121-2323-26等三個區間。同年725日於小型部長會議期間,由前述核心七成員(G-7)將農業與 NAMA的部分共識彙集,提出725套案,則將已開發會員係數定在8以下,開發中會員係數分別為202225。而200812月的NAMA主席板第 四次修正草案,仍沿用725套案的數字。

(二)非約束稅項的處理(Unbound Tariff Lines

  許多開發中及低度開發國家為保護敏感性產業或考量該產業對政府收入的貢獻,仍有相當比率之非約束關稅,如何處理此等關稅予以約束,一直是NAMA議題上討 論的重點。目前會員已達成非約束稅項百分之百約束以及適用公式減讓為具體目標的共識,但必須考量NAMA談判架構第八段給予開發中會員的彈性。

  會員對於非約束稅項處理的共識是採固定常數非線性加碼方式(constand, non-linear mark-up),然而對於加碼數值的大小則有待進一步的討論,至於加碼範圍則介於5%30%之間。

  2007717NAMA主席版草案,針對此點提出的版本為MFN執行稅率加上非線性加碼20個百分點,以此為公式關稅減讓的基礎。而20082 8NAMA主席第一次修正草案,將MFN執行稅率加上非新性加碼之百分點變更為20-3020085NAMA主席第二次修正草案,即將菲律賓的建 議納入文字,將MFN執行稅率加上非新性加碼之百分點變更為加碼[20];或加碼[30];或[如非約束稅率小於開發中會員係數乘以b*0.5者,加碼 30;或非約束稅率大於開發中會員係數乘以0.5者,加碼20或開發中會員係數乘以0.530,兩者從高適用(b為開發中會員係數)。自20087 NAMA主席版第三次修正草案後,則將複雜化的非約束稅項處理方式與以簡單化,既MFN執行稅率加上非線性加碼25個百分點,以此為公式關稅減讓的基礎。

(三)特殊與差別待遇(S&Dspecial & different treatment

  特殊與差別待遇即所謂的彈性(flexibility),由於WTO各會員間發展程度不一,已開發會員與開發中會員之關稅結構差距甚大,因此討論非農產品 市場進入時考慮給予低度開發會員、開發中及新入會之會員特殊考量。依據各次提出主席版草案,特殊與差別待遇的內容如下所示:

 

   1. 約束比率低於35%之會員彈性(Flexibilities for Developing Members with Low Binding Coverage

  2004年「七月套案」第六段指出同意談判會員對於NAMA稅則項目約束比率低於[35%]者,無須承擔任何關稅削減,亦即可免用公式降稅,但期望其 稅項[100%]約束於目前全體開發中國家之平均約束稅率水準。會員同意「七月套案」第六段彈性的架構,也同意適用第六段彈性會員的約束比率門檻為 35%,同時期望適用第六段彈性會員應作出貢獻,即須提高多少的約束比率。

  2007717NAMA主席版草案,針對此點提出的版本為約束比率應提升至90%,並至多約束在全體開發中國家之平均約束稅率28.5% 200828NAMA主席版第一次修正草案,則是將上述的約束比率修改為70-90%20085月及7月的NAMA主席版第二次及第三次修正版 本則將平均約束稅率目標定為不高於28.5%;同時將低約束比率的國家加以細分:(1)約束比率低於15%者,應約束[70-90]%(2)約束比率等 於或高於15%但低於[25]%者,應約束[75-90]%。另外,在執行期部分是[11次降稅][於第10年一次達成]。自725套案提後,則再度 將內容更新,主要修正為:(1)平均約束稅率目標定為不高於30%(2)約束比率低於15%者,應約束75%(3)約束比率等於或高於15%者,應約 80%(4) 執行期部分是分11次降稅,將括弧拿掉,並取消[於第10年一次達成]的選項。到了200812月的NAMA主席板第四次修正草案,依然維持725套案 的修正。

   2. 開發中會員彈性(Flexibilities for Developing Members

  會員同意2004年「七月套案」第八段彈性的架構給予開發中會員(a)[10%]稅則項目產品關稅減半,惟該等產品進口總值不得超過該會員國工業產品 進口總值[10%];或者 (b)[5%]稅則項目產品維持不受約束或不依公式降稅,惟該等產品進口總值不得超過該會員國工業產品進口總值[5%]。其中5%10%的數字仍有爭 議,仍待進一步討論,已開發會員認為至多僅能給予上述的比例,開發中會員認為至少要提供上述的比例,主席建議將此部份當作前提,然後集中在公式降稅係數的 討論。墨西哥提案建議若放棄使用第八段彈性的開發中會員,可在降稅係數增加5,然而會員對此並無共識。

  2007717NAMA主席版草案,針對此點提出的版本仍然採用5%10%的數字,只是將括弧刪去,並點出彈性係運用不可將整章HS排除。此 外,Stephenson主席亦採用墨西哥的觀點,提出開發中會員若不使用第八段(a)的彈性時,其降稅係數可以再加3個百分點以為替代。

  200828NAMA主席第一次修改草案,對於彈性部分,採取更為開放性的主張,不僅將括弧中的數字刪除,並提出開發中會員若不使用該彈性時, 其降稅係數可增加點數擴大為3-5個百分點。此舉引起開發中會員與已開發會員的強烈質疑,使得談判更為不穩。Stephenson主席因此提出8 MENU APPROACH,嘗試重新發展一些模式來處理降稅與彈性間的關係。已開發會員美國與歐盟,以及開發中會員巴西等三會員於31011日於英國倫敦召開 會議中,對於MENU APPROACH中第2個選項達成一致性的看法,這個選項又稱之為滑動尺度(sliding scale)。而滑動尺度,讓會員們決定,是否免除少數產品的降稅而使得全面關稅降幅上升,或是捨去彈性換取較低的降稅幅度。這對印度、巴西、印度、阿根 廷、南非與其他NAMA11等會員而言,在保護其部份國內敏感性產品與全面產品降幅減少的比較下,可能有某種程度的誘惑,促使其在降稅幅度面讓步,推進 NAMA的談判。此外,已開發會員重申開發中會員彈性不得用以排除整章HS產品,且提出反集中化(anti-concentration),呼籲開發中會 員減少利用彈性保護敏感性產品,反對給予關稅同盟額外彈性。

  20085月及7月的NAMA主席版第二次與第三次修正草案,將滑動尺度(sliding scale)納入草案,在開發中會員彈性部份分為三類,分別搭配是用不同的降稅係數:(1)當降稅係數為[19-21]時,會員可有[12~14%]的稅 項為半幅降稅,同時貿易值以[12~19%]為限;[6~7%]的稅項免降稅同時貿易值以[6~9%]為限。(2)降稅係數為[21-23]時,會員可有 [10%]的稅項為半幅降稅,同時貿易值以[10%]為限;[5%]的稅項免降稅,同時貿易值以[5%]為限。(3)若會員不享彈性,則可提高降稅係數為 [23-26]。同時,除了彈性之適用不得用以排除HS整章貨品外,並強調完整之公式降稅需適用於該章至少[ ]百分比之稅項或該會員該章[ ]百分比之進口貿易值。

  於2008725日由G7共識匯集連結成的725套案,則建議(a)採用係數為20者,可有14%的稅項減半降稅之彈性,惟該等稅項的貿易量不應 超過總量的16%,或者可有6.5%的稅項無須降稅之彈性,惟該等稅項的貿易量不應超過總量的7.5%。(b)採用係數為22者,可有10%的稅項減半降 稅之彈性,惟該等稅項的貿易量不應超過總量的10%,或者可有5%的稅項減半降稅之彈性,惟該等稅項的貿易量不應超過總量的5%;(c)係數為25者,則 無任何的彈性。至於反集中條款,則強調開發中會員可運用的彈性措施,不可百分之百用來保護某個產業部門,故建議每個部門最少要有20%的稅項,或占9% 口值的稅項不能使用彈性。200812月的NAMA主席版第四次修正草案,依然維持725套案的建議。

   3. 低度開發國家(LDCLeast-Developed Countries

  為協助低度開發會員能有益且有意義地融入多邊貿易體系的需求,香港部長宣言附錄F36段提出LDC優惠措施決議(Decision on Measures in Favour of Least-Developed Countries),會員承諾將徹底執行此決議。該決議具體要求各國在2008年之前,漸進式地完成所有原產自LDC產品免關稅及免配額,有實際困難 者,亦應於2008年之前給予至少97%的產品免關稅免配額之優惠待遇;而開發中會員必須被允許逐步納入他們的承諾中,在產品涵蓋範圍上可享受適當的彈 性。

  會員承諾確保提供自低度開發國家進口之優惠的原產地規則透明而簡單,且有助於促進市場進入,此外開發中會員允許將該項決議逐步納入他們的承諾中,並在 涵蓋範圍上享受適當的彈性。據此,提供LDC免關稅及免配額優惠之已開發及開發中會員,屆時要提出關稅減讓表草案時須:(a)通知WTO目前對LDC施行 免關稅及免配額優惠的產品清單。(b)說明執行LDC優惠決議的內部程序。(c)提供執行LDC優惠決議的時程。

  會員對上述文字已有共識,惟部份會員須與國家首府再作討論。2007717NAMA主席提的文件草案,針對此點提出的版本並無修改,僅點出新的 約束承諾需在從價稅的基礎,且鼓勵LDC會員轉換成從價稅基礎。至於20082月、5月、7月及12月的主席版修正草案對此部份均未作更動。

   4. 新入會員(RAMsRecently Acceded Members

  香港部長宣言第五十八段指出新入會員於入會過程已作出廣泛的市場開放承諾,且部份承諾尚在執行中之情況,故在談判過程應將該等特殊情況納入考量,主席版談判模式草案指出新入會員可擁有額外X年的執行期間。

  截至20067月會員就新入會員的彈性待遇部份的討論,會員同意給予新入會員較長的執行期間,然而部份會員表示較長執行期間的彈性並非適用所有稅 項,而僅適用於承諾尚未執行完畢的稅項。另大部份會員認為新入會員除可使用新入會員彈性,亦可適用其它的彈性,例如新入會員當中也有符合開發中會員及小型 脆弱經濟體會員的資格。中國提案主張新入會員所有產品應享有3-5年之較長執行期(Implement period)及調適期間(Grace period)、降稅公式係數為開發中會員的1.5倍及適用開發中會員彈性更高之彈性,然而此提案獲得支持甚少。

  2007717NAMA主席版草案,針對此點提出的版本為新入會員可享有其他身份之彈性,如開發中會員彈性及小型脆弱經濟體(SVE);而且新 入會員在適用公式減讓時,針對入會承諾未完成的稅項,可在入會承諾完成時享有2年的調適期(grace period);以及較開發中會員長2次的等期降稅執行期程(implementation period)200828NAMA主席第一次修正草案,針對入會承諾未完成的稅項,將原本可在入會承諾完成時享有2年的調適期(grace period)變更為2-3年;同時將較開發中會員長2次的等期降稅執行期程(implementation period)變更為2-5次。20087月的NAMA主席版第三次修正草案則再度修正為依公式降稅之新入會員,全部須降稅項目多[3-4]次之執行 期。但200812月的NAMA主席版第四次修正草案,對全部須降稅項目之執行期,確定為3次,並刪除會員認為本項彈性,應於係數及開發中會員彈性確定 後再決定之附註。

  另外,除了原本Armenia, 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 Kyrgyz Republic, Moldova, Saudi Arabia and Viet Nam等國無需在入會承諾外進行更多的關稅減讓外,新增AlbaniaTongaUkraine等國。換言之,根據200812月的主席版第四次修 正草案,符合新入會員身份的有18位會員國,其中有9位不需參與杜哈回合降稅,其餘參與降稅的9位會員,有5位同時可適用開發中會員與SVE彈性,3位同 時適用開發中會員彈性,現實狀況來看,台灣適用開發中會員彈性的可能性極低,僅有RAM彈性可用。

   5. 小型脆弱經濟體彈性(SVESmall, Vulnerable Economies

  香港部長宣言指出第二十一段指出「針對小型脆弱經濟體的憂慮,指示NAMA談判小組須談論相關彈性,以符合其需求。」2007717NAMA 席版草案,針對此點提出1999-2001年間(或更佳的資料)會員的非農產品貿易值佔全世界非農產品貿易的比例不到0.1%者,可用小型脆弱經濟體的談 判模式減讓。

  其減讓的方式傾向於SVE提案-第六段彈性形式,可免於公式降稅,但稅項須達100%約束,至於目標平均約束稅率為:會員非農產品稅項的平均約束稅 率,(1)大於或等於50%者,需將所有非農產品稅項的平均稅率約束不超過22%(2)大於或等於30%,但小於50%者,需將所有非農產品稅項的平均 稅率約束不超過18%(3)小於30%者,需將所有非農產品稅項的平均稅率約束不超過14%。同時,95%的非農產品稅項需至少減讓10%

  200828日與520日的NAMA主席版第一次與第二次修正提草案,在平均約束稅率方面有較大幅度的修正,其修正後會員非農產品稅項的平均約 束稅率,(1)大於或等於50%者,需將所有非農產品稅項的平均稅率約束不超過22-32%(2)大於或等於30%,但小於50%者,需將所有非農產品 稅項的平均稅率約束不超過18-28%(3)小於30%者,需將所有非農產品稅項的平均稅率約束不超過14-20%。同時,90-95%的非農產品稅項 需至少減讓5-10%。另外,再給予採用該模式之新入會員3年的優惠期。

  20087月的主席版第三次修正草案再度修改內容為:對低於全球貿易值0.1%之會員,可不依公式降稅。改依以下4階段降稅,(1)稅率大於或等於 50%者,所有NAMA稅項的平均約束於[28-32]%(2)稅率大於或等於30%,但小於50%者,所有NAMA稅項的平均約束於 [24-28]%(3)稅率大於或等於20%,但小於30%者,所有NAMA稅項的平均約束於18%(4)稅率小於20%者,95%之稅項至少調降 5%。另外,具有SVERAM身份的會員,對於其尚在執行降稅的稅項可享有3年調適期(grace period)。並且確認加彭、玻利維亞、斐濟之特別適用,斐濟適用稅率大於或等於50%的類別,其所有NAMA稅項的平均約束於[28-32]%;加彭 適用稅率大於或等於20%,但小於30%的類別,其所有NAMA稅項的平均約束於18%;玻利維亞為例外,但鼓勵其採用SVE的減讓模式,且須每年向 CTG(the Council for Trade in Goods)通知施行進度。

  200812月的主席版第四次修正草案,對於SVEs之內容則再度修定,將平均稅率為區間者,修改為確定數字。其中主要的修訂部份為前2階段降稅, (1) 稅率大於或等於50%者,所有NAMA稅項的平均約束於30%(2)稅率大於或等於30%,但小於50%者,所有NAMA稅項的平均約束於27%;至餘 2階段降稅則維持NAMA主席版第三次修正草案的內容。此外,對同時具有SVERAM身份的會員,對於其尚在執行降稅的稅項可享有3年調適期 (grace period),僅確認加彭與斐濟之特別適用,原本在特別適用範圍的玻利維亞,則遭到刪除。

(四)部門別降稅(sectorial tariff reduction

  在部門別談判的核心議題上,會員有普遍的共識。主席以部門別之友在文件JOB(06)/125所建議之部門別文字為基礎,擬定部門別談判模式草案的文字: 重申部門別之消除關稅是另一項達成杜哈宣言第16段目標之關鍵要素,而香港部長宣言亦指出部門別談判的參與是非強制性(non-mandatory)的。 所有部門別提案的目的是藉由關稅調降、關稅調和(tariff harmonization)或適度消除關稅,包括降低或消除關稅高峰(tariff peak)、高關稅(high tariffs)及關稅級距(tariff escalation),而部別門減讓的程度應大於公式減讓的效果,此外必須考慮對開發中會員具有出口利益的產品。

  部門別的談判有幾個關鍵要素須要決定:包括關鍵多數(Critical Mass)【註1】的門檻、產品涵蓋範圍、執行期程以及如何對參與之開發中會員提供彈性(如調整參與產品範圍、給予較長執行期、或「零對X」降稅等)。

  香港部長宣言已指示會員就所推動自由化之部門,檢視是否有達足夠的參與程度,而至今已經提案的部門除我國之自行車、運動器材及手工具部門外,另有美國積極 推動之化學產品、藥品及醫療器材;韓國主推的電機電子產品;日本的汽車及相關零組件;加拿大和紐西蘭的漁、林產品;加拿大最新推動的產業機械;泰國推動的 珠寶產品;香港的玩具;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原料部門;以及歐盟的紡織成衣及鞋類部門。

  2007717NAMA主席版草案重申部門別的減讓須為非強制的基礎(non-mandatory basis),且提案的目標應為降低關稅或消除關稅高峰、高關稅及關稅級距,而部別門減讓的程度應大於公式減讓的效果,且必須考慮對開發中會員具有出口利 益的產品。鑒於部門別的推動個別進度差異性大,主席提出降稅後(post-modalities process)完成協商。部門別的提案國需提出該部門的降稅模式(establishment of modalities, EOM);提出EOM1個月,對該部門有興趣的會員可向秘書處提出意願;提出EOM3個月,各部門的參與國需提出協商共識,即部門別協議的減讓表。 200828NAMA主席版第一次修正草案,對於部門別的提案國需提出該部門降稅模式有所變更,更改為提出EOM2個月,對該部門有興趣的會員可 向秘書處提出意願。20087月的主席版第三次修正草案,則將部門別提案列入附件。到了200812日的主席版第四次草案的內容,除了同樣將部門別提 案列入附件外,並在程序部分提出修正,(1) 降稅模式完成(establishment of modalitiesEOM)後[45]天內提新建議;(2)EOM[4]個月內完成最後提案通知;(3)EOM[5]個月有條件列入減讓表: (4)於達成關鍵多數後無條件列入減讓表。此外,更因應美方的要求,增列附件7,明列有意參加部門別之會員。其後,部門別談判仍由會員主導洽商推動,惟各 國對於部門別降稅模式難達共識,2011年,美國及歐盟雖皆針對會員無法達成協議之一籃式降稅模式提出討論題案,卻仍未能產生突破性發展。

(五)非關稅貿易障礙(NTBsNon-Tariff Barriers

  200612月展開軟性復談後,WTO非農產品市場進入(NAMA)談判非關稅貿易障礙議題討論中,相關倡議會員已針對消除紡織品、重製品、電子部門及 出口稅之非關稅貿易障礙,以及管理出口簽審程序及處理非關稅貿易障礙之爭端等子議題,提交相關協定草案共8份文件,WTO秘書處已於20073月底彙整 供會員參考。另外中國亦於20079月提出煙火與打火機的非關稅貿易障礙。由目前提案狀況來看,開發中國家與低度開發會員對此議題態度較為消極且興趣缺 缺。大部分NTB的提案皆由已開發會員或高度開發中會員所發起。

  雖然200828NAMA主席版第一次修正草案,於內容部分並無新的提案,但於附錄中加入原始提案文件,並於主席評論中說明會員對於提案支持狀況, 其中僅有促進解決WTO會員間非關稅措施程序之部長決議較受到會員們的支持,但於程序範圍定義的課題上仍未獲得解決,至餘其他提案,會員間仍有諸多疑慮。 200828NAMA主席提的文件草案後,歐盟為了推進NTB的談判,於JOB(08)25針對第24段文字提出新的修正,未來NTB提案將組織 化並以下列幾項規定處理,NTB提案提出後1個月內,會員需提出修正的建議給主席編輯;提出後5個月內,會員須依提案目的之完成法定談判草案,且最好早於 NTB提案包含於任何NAMA最終套案提出之前。此外,還有阿根廷消除化學產品與美國關於電子產品安全與電磁相容性之NTB提案。

  20085月主席版第二次修正草案則是依文字內容進行後續的協商基礎(the text-based negotiations);最新的20087月與12月提出的主席版第三與第四次修正草案除了將13NTB的提案置於附錄五,並進一步修正以條文為 基礎加速討論,並於降稅模式完成後2個月提出修改後之條文,之後儘快於提交最終關稅減讓表前提出最終協商版本;同時所有協商須充分考量開發中國家特殊暨特 別待遇(S&D)LDC會員。另外,主席版第三次修正草案點出七項提案期望會員給予相當的考量,包括水平提案的解決非關稅貿易障礙爭端之程序與 重製品;垂直提案則包括阿根廷的化學品、美國與歐盟的成衣紡織品鞋類及旅行用品標示、歐盟的電子產品部門、美國的電子產品電器安全與電磁相容性、與美國的 汽車產品、中國的煙火與打火機、紐西蘭的木製建材等。

  其中,水平提案中的「促進非關稅貿易障礙解決程序」(Ministerial Decision on Procedures for the Facilitation of Solution to Non-tariff Barriers,即水平機制議題)於 2010年再度納入談判之中。目前各會員均同意水平機制及爭端解決機制((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 DSM)共存,惟在產品適用範圍、與DSM之權責界線、是否排除食品安全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Sanitary and Phytosanitary Measures, SPS)、及委員會優先(committee first)等問題仍待協商。而對於以非關稅措施(Non-Tariff MeasureNTM)文字取代NTB已有共識。另一方面,重製品提案的支持者多為已開發國家,如美國、日本及瑞士的,。但重製品的定義於2010年的 討論中仍未得釐清,其中雖經多次修正,但開發中國家如印尼和委內瑞拉仍存有質疑,並擔心重製品開放將衝擊開發中國家製造業的競爭力,也認為此項提案僅有利 於已開發國家。

  垂直提案乃是針對產品規格、標示、安全或其他特定要求的國際標準與評鑑,建立國際性的統一制度,消除該產品的非關稅貿易障礙,進而促進其自由化。2010 上半年以紡品標示、化學品與特定產業NTB架構新提案等討論最為熱烈。紡品標示現階段之爭議包含(1)原產地與纖維含量是否須列為永久性標示;(2)中間 產品如紗、布是否可排除標示;(3)洗滌標示部分如採取國際標示如ISO是否須支付權利金等。化學品最初由阿根廷與巴西提案(TN/MA/W/135) 會員討論項目多針對化學品適用範圍、登記、特殊及差別待遇、技術合作等。其後,歐盟於20103月架構出更具體之新提案(TN/MA/W/137),其 內容包含化學產品範圍、國際標準與法規調和、化學品分類與標示、技術法規與符合性評估程序、資料之相互接受、透明化、良好法規作業、法規合作、審查程序、 機密資料處理、技術合作、監測機制、爭端解決及最終條款等。

  NTB談判仍係2011年之重點,且已有若干議題進入草擬協議文字階段,至20117月仍未完成討論者包括透明化相關問題,如利害相關各方、評論、資料 存放、翻譯、執行及標準等;以及水平機制,如適用範圍、委員會之角色、以及水平機制與爭端解決機制之間等兩大議題進行協商討論。

(六)非互惠待遇(Non-reciprocal preferences

  NAMA談判架構第十六段指出體認目前享有非互惠待遇及對關稅稅收具高依賴度之會員,可能面臨NAMA談判結果之挑戰,指示談判小組討論上述會員可能產生 之需求,另外根據香港部長宣言,亦指示談判小組持續評估優惠侵蝕(Preference Erosion)的問題。祕書處協助在此部份針對關鍵產品、關鍵國家及關鍵市場,做了大量分析,會員肯定祕書處的努力,並認為此分析可做為尋求可能解決方 式的討論基礎。

  對於可能的解決方式,會員間並無共識。所有會員支持以貿易援助(Aid for trade)的方式來處理享受非互惠待遇國家所面臨的挑戰,促使出口多元化及增強出口競爭力,許多會員除支持貿易援助的方式外,亦同意給予較長的執行期 間,至於非洲集團所提校正係數(correction coefficient)的方式則獲得較少支持。然而有會員反對針對優惠侵蝕所採行任何貿易措施(Trade measures),認為這樣將影響其他會員市場進入的機會。

  在此議題上,會員也討論有些國家由於對享有非互惠措施國家採行貿易解決方案,而受到很大的影響,是否應給予特殊的優惠考量,例如針對關鍵產品降稅上給予較 長的執行期間。斯里蘭卡的提案即主張受影響國家Y%的出口產品,從執行期間開始即可享有市場進入優惠,而有會員表示若要享有市場進入優惠,則執行期間不宜 太長。主席強調此議題的最終決定,將和農業對此部份的談判結果會密切相關,至於對關稅稅收具有高依賴度的會員可藉由其它的議題來談判來獲得解決,例如 LDC或小型經濟體的彈性待遇。

  2007717NAMA主席提的文件草案,針對此點提出的版本為:提供這些國家較長的調適期,優惠給予的已開發會員(preference- granting developed members) (即美國與歐盟)給予開發中會員優惠關稅之產品清單,予美、歐多2次之執行期,其中歐盟有23項,主要為魚類及紡織;美國為16項,全為針織和非針織成 衣。開發中會員認為並不足,因此ACP集團、非洲集團、NAMA-11集團、與SVE集團要求,對優惠流損稅項給予至少10年之執行期(TN/MA/W /91);多明尼加、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則建議增加優惠流損的產品清單10(美國部份),主要為外套、內衣、褲子(JOB(07) /152)ACP集團建議增加優惠流損的產品清單美國部份11項;歐盟部份30項;並對優惠流損稅項給予至少10年之執行期(JOB(07) /164)LDC集團則建議增加優惠流損的產品清單美國部份18項;歐盟部份18項;並對優惠流損稅項給予至少10年的調適期(grace period),與至少5年之降稅期程(JOB(07)/167)。但也並非所有會員均同意對優惠流損產品給予非對等互惠待遇,如斯里蘭卡即認為優惠流損 的處理也須重視與考量被不對等影響國家的因素(disproportionately affected countries),在降稅時應同時考量 (JOB(07)/174)

  200828NAMA主席版第一次修正草案,擴大歐盟和美國的相關適用稅項,其中歐盟由23項增為40項,主要為魚類及紡織;美國由16項增為25 項,全為針織和非針織成衣。20085月及7月的主席版第二次及第三次修正草案,維持前版建議之美國及歐盟各有2540項產品適用,並額外提供巴基斯 坦與斯里蘭卡各5項產品適用之產品清單,6次等期降稅。至於執行該等稅項之降稅,主席建議美、歐可自開始執行本回合協議兩年後開始,分9次降稅,即2年的 調適期(grace period)200812月的主席版第四次修正草案,美國與歐盟額外提供孟加拉、巴基斯坦、尼泊爾、柬埔寨與斯里蘭卡之受影響項目,分6次降稅。

三、市場進入談判小組(Negotiating Group on Market Access ,NGMA)

  200221日,於貿易談判委員會(Trade Negotiations Committee)第一次會議成立市場進入談判小組,由瑞士代表團團長Mr. Pierre-Louis Girard擔任主席,至2003年年底第五次部長會議為止,由冰島籍大使Johannesson為接任NAMA談判小組主席,2004年至2008年年底由加拿大籍的Stephenson擔任,2008年年底至2012年年底則由瑞士大使瓦榭沙(Luzius Wasescha)擔任,201211月,瑞士駐WTO大使維塞普(Remigi Winzap)接任成為新任NAMA談判主席。

  非農產品包括工業製品、林產品及漁產品,農業協定(Agreement on Agriculture)未包含之產品都須納入NAMA的談判範圍,相關談判議題包括:產品涵蓋範圍、降稅核心模式、非約束稅項的處理、非從價稅的轉換、降稅期程、低約束比率會、員開發中會員、新入會員(RAMs)、小型脆弱經濟體(SVEs)及低度開發國家(LDCs)彈性、部門別降稅、非關稅貿易障礙(NTBs)等議題。

  非農產品市場進入談判小組會議情形,請參閱TN/MA/M/*系列文件。其負責工作為關稅、非關稅障礙及特殊及差別待遇等,相關之討論資料請參閱TN/MA/W/*系列文件。至於,各會員所呈交之提案則請參閱TN/MA/W/*,關鍵字為"communication *(討論文件)""remark *(評論)""submission *(提交文件)""proposal *(提案)""contribution *(稿件)"系列文件。

  市場進入談判小組於特別會議進行討論之特別議題為(相關文件請參閱TNMA/*文件):

  1、非農產品商品

  2、非關稅措施

  3、關稅稅率談判

四、NAMA談判背景

  非農產品市場進入(NAMANon-Agriculture Market Access)談判的授權(mandate)源於2001WTO第四屆部長會議,同時基此確定杜哈發展議程(DDADoha Development Agreement),將NAMA納入談判議程。在杜哈部長宣言(WT/MIN(01)/DEC/1)第十六段明確指出,「會員同意非農產品依照協定之談 判模式進行談判,以期降低或消除諸如關稅高峰(tariff peak)、高關稅(high tariff)、關稅級距(tariff escalation)以及非關稅障礙,特別是針對開發中會員具出口利益之產品。產品涵蓋範圍應為全面性,不得事先排除任何產品。本談判根據GATT第二 十八條及部長宣言第五十段,擬藉由非完全互惠(Less than full reciprocity)之減讓承諾方式,充分考慮開發中國家及低度開發國家之特殊需求與利益。」

  NAMA議題之發展初期,談判小組首任主席Girard2003年坎昆部長會議前提出談判草案,之後,坎昆會議主席Derbez修改其文件,成為 NAMA Group的共識草案,即所謂的Derbez text(TN/MA/W/35/Rev.1)。但各會員對新加坡議題、農業議題等歧見未解,坎昆部長會議未竟其功,以失敗收場。

  其後,在美國及歐盟積極推動下,20043月重啟談判大門,冰島籍大使Johannesson為新任NAMA談判小組主席,經會員多方討論,就農業及非 農產品市場進入議題完成架構性協議(framework agreement),一般稱此為七月套案(July Package(WT/L/579)NAMA談判架構(NAMA Framework)即「七月套案之附件B」,與Derbez text大致相同,但首段增述會員須就降稅公式、非約束稅率處理、開發中會員之彈性、部門別參與與優惠措施等五個議題進行協商,獲致協議,此談判架構也成 為未來繼續推動杜哈回合談判的基礎。

  本回合非農產品市場進入談判,原本期盼在20057月既達成完整共識,產生談判雛形(first approximation),但談判進度嚴重落後,即便會員警省自200510月起,主要談判會員國展開密集的協商,惟除NAMA本身是個牽涉廣泛且 議題龐雜之談判議題,且本議題受農業議題談判進度牽制外,各會員間政經背景及發展程度迥異,包括會員關稅結構之差距過大、自由化造成對開發中會員特殊及差 別待遇減損、產業發展及出口能力等方面的差異性大,亦是導致各會員國基本的談判立場有迥然不同;同時對非農產品市場進入議題談判結果所可能帶來的市場開放 利益的預期,亦具有相當嚴重的看法落差。

  談判未能有所突破,NAMA主席Johannesson20051122日僅能提出談判現狀報告(status report),公平客觀地反映談判之發展狀況,以及無法達成NAMA「談判模式」(Modality)目標的現實。經過18~22日香港部長會議五天的 密集談判,最終仍無法達成共識,WTO20051222日發布最終版香港部長宣言,關於NAMA的部份,會員同意訂出下階段工作時程表,即2006 430日前須建立NAMA談判模式,同年731日前依該談判模式提出關稅減讓表。

  2006年以來,發現在部分核心的NAMA談判議題上,會員間仍存在很深的歧見,僅於小部份議題上可看到會員間的共識,談判進展並不樂觀,此時NAMA 判小組主席已由加拿大藉大使Stephenson擔任,並於2006622日歸納各議題的談判進展及會員意見分歧的關鍵點,作為會員後續討論的引導。 然而農業市場進入、農業補貼與工業市場進入等主要議題上,卻未能如願跨越彼此之歧見鴻溝,鑑於當時達成共識的可能性相當渺茫,20067月底WTO祕書 Lamy只得宣布杜哈回合暫停(suspend)

  在美國、歐盟等主要會員與WTO前秘書長Lamy多方運作下,首先於2006年底展開軟性復談,而200728日杜哈回合談判正式復啟,但前景仍未明朗,各項談判議題幾乎無進展。2007621日,美國、歐盟、巴西、印度會談的再度決裂,給予杜哈回合不小的衝擊。惟會員國重回談判桌企圖仍然可見, APEC即聲言支持WTO市場自由化的談判、美歐等國亦未曾放棄協商。

  NAMA談判主席Stephenson20077月主席版草案(JOB(07)/126)在各國間引起廣泛的討論,不論是已開發會員或開發中會員,對主席版NAMA談判模式草案均表示不滿,多數會員能堅持原有立場,大體上來說開發中會員認回係數太小,如新興市場國家南非、阿根廷、委內瑞拉、印度與巴西 等國表示,相對於農業版本草案,工業產品降稅明顯是具較不平衡性的缺點,且對開發中國家要求相當沈重;已開發會員則認為開發中會員與已開發會員試用的係數 相差太大,包括美國、歐盟與日本等國在內均認為,工業產品降稅的企圖心明顯不足。即使對主席版草案不甚滿意,但多數會員仍願意繼續協商。

  經過2007年年底前已開發和開發中會員對於NAMA議題的角力戰後,於2008年農業及NAMA談判草案(draft text)分別提出三份修正版本(分別為TN/MA/W/103,TN/MA/W/103.Rev.1,TN/MA/W/103.Rev.2),期間開發中會員的談判力度日漸增強,草案對於開發中會員彈性的部份也不斷擴張。2008721日正式展開的WTO非正式小型部長暨貿易談判委員(Trade Negotiation Committee, TNC)會議,前秘書長Lamy與美國、歐盟、印度、巴西、日本、澳洲及中國大陸等核心七國(G-7),針對6項農業議題與3NAMA議題進行協商與討論,最終將部份共識連結成一套案,並於725日提出,因此該套案又被稱為「725套案」,隔日更提交給非正式TNC會議中全體會員作參考,以作為 2008年七月套案(The July 2008 Package)」的討論基礎。然而,談判進展仍然不順,已開發與開發中會員對立的狀況依然層出不窮,最後因美國與中印對於特別防衛機制(special safeguard mechanism, SSM)的爭議,終使「2008年七月套案」宣告破局。

五、 杜哈回合市場進入議題之進展

  根據杜哈部長宣言授權範圍(參看杜哈授權文件),此回合談判重心在於減少或消除非農品之關稅,包括關稅高峰、高關稅、關稅級距與非關稅貿易障礙等,特別是對開發中國家具出口利益的產品。產品範圍應為全面性的,不得排除任何產品。此外,並應將開發中國家與低度開發國家的特殊需求、利益與差別待遇列入考慮,透過非完全互惠方式,協助低度開發國家更有效參與談判。

  於杜哈回合中,部長們同意對非農產品做更進一步的自由化。各會員在公式方面多同意以非線性公式進行關稅減讓,目前以瑞士公式為 基礎行討論,但對於適用係數之大小意見分歧。在2008725日所提出的725套案以及126日的NAMA主席版第四次修正草案中,已開發會員係數 8,開發中會員係數與彈性採以滑動尺度(sliding scale)方式, 當降稅係數為20時,會員可有14%的稅項為半幅降稅,同時貿易值以16%為限;6.5%的稅項免降稅,並以貿易值 7.5%為限。當降稅係數為22時,會員可有10%的稅項為半幅降稅,同時貿易值以10%為限;5%的稅項免降稅,並以貿易值5%為限。若會員不享彈性, 則可提高降稅係數為25。在彈性「反集中化」條款方面,完整之公式降稅須適用於該章至少20%之稅項,或該會員該章9%之進口貿易值。

  部門別降稅亦在會員的積極推動下循序推展,除我國之自行車、運動器材及手工具部門外,另有美國積極推動之化學產品、藥品及醫療器材;韓國主推的電機、電子產 品;日本的汽車及相關零組件;加拿大和紐西蘭的漁、林產品;加拿大最新推動的產業機械;泰國推動的珠寶產品;香港的玩具;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原物料;以及 歐盟的紡織成衣與鞋類等部門持續推動中。非關稅貿易障礙(NTBs)亦依序分階段進行,目前除了解決非關稅貿易障礙爭端之程序獲得較多會員支持外,其他提案仍在努力推動中。而2008126NAMA主席版第四次修正草案,仍延續前一版本草案,點出7項提案期望會員給予相當的考量,其中水平提案的部分,包含解決非關稅貿易障礙爭端之程序與重製品;垂直提案部分,則有阿根廷的化學品、美國與歐盟的成衣紡織品鞋類及旅行用品標示、歐盟的電子產品部門、美國的電子產品電器安全與電磁相容性、與美國的汽車產品。

  杜哈回合非農產品市場進入談 判,歷經多次轉折,2006年底復談以來,在部份核心的NAMA談判議題上,會員間的歧見仍未見縮小,僅於小部份議題上可看到會員間的共識,談判進展並不 樂觀,但各國仍持續的諮詢與協商。雖然2007717NAMA主席版草案在各會員間引起廣泛的討論,但最終仍無法獲得支持,主因為美歐等已開發會員 認為主席版所提的降稅係數差距過大,市場開放的企圖心明顯不足;巴西、印度等開發中國家則認為開發中國家的係數太小。此時會員間的合縱連橫、折衷妥協是縮短歧見,展延談判動能的推手,經過2007年年底前已開發和開發中會員對於NAMA議題的角力戰後,於2008年小型部長會議之 前,NAMA主席版草案(draft text)分別提出三份修正版本,期間開發中會員的談判力度日漸增強,草案對於開發中會員彈性的部份也不斷擴張。2008721日正式展開的WTO 正式小型部長暨貿易談判委員(Trade Negotiation Committee, TNC)會議,在秘書長拉米(Pascal Lamy)的主導下,企圖打破談判僵局,於7月底前確立農業與非農產品市場進入(Non-agricultural Market Access, NAMA)的減讓模式(modalities),提出包括九項談判議題協商文字草案的「2008年七月套案(The July 2008 Package)」,作為2008年底完成杜哈回合談判的基石。然因美國與中印對於特別防衛機制(special safeguard mechanism, SSM)的爭議,終使「2008年七月套案」宣告破局。隨後不久,史蒂芬生主席也卸任NAMA談判主席。

  前任NAMA談判主席為瑞士大使瓦榭沙(Luzius Wasescha),接任後仍積極運作,寄望2008年年底前能將杜哈回合大幅推進,於2008126日協同農業談判主席,提出主席版第四次修正草案。惟金融海嘯對各國所造成的影響又急又猛,各國政府無不致力於振興經濟方案的推動,對於談判的推動顯得興致缺缺。2009年開春後,全球景氣依然低迷, 各國在振興國內經濟的同時,為了排除他國產品攻占其國內市場,紛紛傾向於貿易保護主義之政策,使得談判持續延宕。而杜哈回合何時能向前邁進,除須視全球何 時走出景氣低迷外,還需各國政府對抗保護主義的決心,再加上關鍵會員國的政治局勢發展而定。20103NAMA談判主席瓦榭沙於貿易談判委員會中,針對NAMA之盤點則進一步指出未來焦點將放在NTB,希望能提出最終版本之正式文件。此外,雙邊及部門別的討論也將持續,以增強市場開放之成效。然而2010年的各項談判仍未能形成共識。2011年,NAMA談判仍以NTB為主。

  新任NAMA談判主席維塞普(Remigi Winzap)201211月會議上展現積極態度,試圖重振停滯不前的NAMA談判,惟與會會員初步響應並不熱烈。維塞普指出,近十年來世界經濟格局變化顯著,全球價值鏈(global value chains)和資訊科技革命(IT revolution)的重要性日益提升,使經商模式出現巨大的轉變。2008年爆發全球金融危機後和隨之而來經濟面臨衰退,導致各國的重視的焦點出現變化,進而對多邊貿易體系帶來嚴重衝擊。不過,非農產品貿易占全球出口比重超過90%,仍是全球貿易最重要的一環,故可知NAMA談判順利進行對於所有成員皆仍將產生正面影響。而NAMA談判小組的責任是提出務實和創新的作法。

  維塞普於201212月至20133月間透過小組會議及雙邊諮商,持續和會員溝通並聽取各界建議,以進一步了解成員對於NAMA談判的想法,其主要探討問題包括:(1)目前的情況和一年前相比,是否有所不同?(2)現階段NAMA談判小組可以有何作為,以及(3)在何種情況下能使談判有效達成短期和長期目標?

  維塞普主席於20134月的非正式會議中向所有會員報告上述問題的諮商討論結果。根據4次小組會議及面見23國大使或談判代表之結果,維塞普主席指出,雖然現階段似乎沒有任何成員國是NAMA的積極要求者(demandeur),但在某些NTB議題上,有些成員已準備好完成技術性的工作。而亦有部分成員指出,持續完成部份NAMA談判相當重要,因為它可以做為「峇里會議並非談判終點」的強烈信號。不過,部分成員則認為應把重點放在目前正在談判的議題,如貿易便利化、資訊科技協定(ITA)。另有一位代表提到「在衰退時期,需要為復甦作準備」,維塞普主席覺得相當值得省思,並指出由於各方意見仍分歧,現階段成員們面臨的主要挑戰為:如何為NAMA的復甦作最好的準備?以及如何有效將NAMA編入整個後峇里工作計畫(post-Bali work programme)的討論之中?

  綜上所述,維塞普主席歸納出以下四點結論:(1)在短期內達成任何NAMA談判目標困難度仍高;(2)雖有部分成員持續關注並推動NTB工作,特別是針對透明化和水平機制等方面之議題,然現階段參與NTB工作仍非所有成員共同關注之重點;(3)若峇里部長會議進展順利,則NAMA談判應能再次成為前沿的談判議題;(4)目前各成員應該著手於定義和準備NAMA的復甦方法或議題,而現階段的努力將引領大家在峇里部長會議後得到美好的收成。

六、 參考資料及文件

  1GATT28

  2杜哈授權文件

  3杜哈授權文件說明文中第1650段及31段第三小點

  4WTO總理事會主席對杜哈發展議程之稱許及期望

  5香港部長宣言

  62008710NAMA主席版第三次修正草案

  72008年七月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