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_Earth
分享功能 : Print Letter 文章分享 g p Y
行政院林前副院長信義致詞稿
蕭董事長、陳院長、各位貴賓、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早安! 

今天很榮幸能夠參加中華經濟研究院世界貿易組織(WTO)中心成立酒會,首先,本人要代表行政院表達誠摯的謝意與祝福,感謝蕭董事長及中華經濟研究院的同仁接受政府委託積極推動籌設WTO中心的工作,經過半年的努力,今天WTO中心正式成立,亦將支援政府推動WTO事務及培育WTO協商人才,本人也要預祝WTO中心運作順利,業務蒸蒸日上。 

回想我國申請加入WTO的前身GATT以至2001年終獲通過正式成為WTO的會員國,我國歷經了極其艱辛的奮鬥過程。在這期間,蕭董事長可以說是這場12年長期作戰的開路英雄,而個人也有幸在經濟部長任內參與了這場戰役,更有幸率領我國的代表團前往Doha出席WTO第四屆部長會議,就我國入會問題作最後的衝刺。會議期間,雖然大家擔心是否會有無理的政治干預,所幸在長期政府與民間爭取各國支持的努力下,我國終於成為WTO第144個會員國。當大會主席敲下通過我國入會的一槌,我的心中百感交集,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台灣終於能以經濟大國的身分在這麼重要的國際舞台發音,而這是台灣全體人民努力的結果。但是我也體認到,雖然台灣從此將因加入WTO而與其他國家享有同等的貿易利益,但是卻也有更多的挑戰必須要去面對。我們是否已經作好了在國際舞台上從容應對的準備?在WTO的自由化精神以及全球化的發展趨勢之下,我們是否有旺盛的意志去因應可能帶來的影響?凡此正是今天政府與中華經濟研究院於今天成立WTO中心的最大原意,而我也要藉今天的機會,以「全球化下台灣經濟轉型之挑戰及對策」為題,表達個人對當前經濟問題的一些看法。 

壹、全球化與世界貿易組織
一、全球化的意義
網際網路及通訊技術的發展,使「全球化」無可避免地成為21世紀國際經濟的主要潮流。同時,全球化也大幅消除國與國間的經濟壁壘,讓貨品、資金、人員、技術及資訊在國際間更自由快速流動。全球化的影響,一方面,促進國際分工、資源有效的利用與全球市場的整合,擴大世界貿易並提升經濟效率;另一方面,也加劇了全球市場的競爭,並衍生許多新生的經濟問題,需要更多的國際協商與合作,建立新的國際經濟秩序。 

從國家競爭力的觀點,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從事國際競爭,不再是傳統的價格與數量的競賽,而是品質、創意與速度的競爭。因此,一國的科技人文素養、專業化能力、生活環境、公共建設等優劣,是決定競爭力的關鍵影響因素。
二、世界貿易組織在全球化扮演重要角色
1995年成立的世界貿易組織(WTO),可以說是世界經貿聯合國。WTO的宗旨及最重要功能,就是促進全球貿易自由化,其規範層面涵蓋商品、農業、服務貿易,以及與貿易相關的投資、人員、資金移動及智慧財產權等課題。WTO的成員都必須遵循「自由、平等、互惠」的遊戲規則,開放市場,促進貿易便捷化;另一方面,WTO也提供有效的爭端解決機制,協助處理貿易自由化後日益增加的經貿摩擦與利益衝突。2001年展開的新回合談判,更是因應全球化趨勢,建立國際經貿新秩序的重要里程碑,這也凸顯出WTO在國際經濟體系所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
貳、全球化趨勢下台灣經濟面臨的挑戰
一、市場開放及經濟國際化
台灣已是一個高度國際化的開放經濟,與全球產業鏈緊密連繫,在2002年台灣加入WTO後,更加速融入國際經濟體系,成為國際經貿舞台的重要成員,提升台灣國際經濟地位。 
但是,台灣成為WTO會員後,也必須履行入會承諾,降低關稅、減少貿易障礙。原先受保護程度較高,或生產成本較高的產業,如農業、部分工業產品,以及對外開放程度較低的服務部門,將面臨較大的競爭壓力。而台灣與國際經濟高度連動的關係,也使台灣企業很難避免波濤洶湧的衝擊。東亞金融風暴、911恐怖攻擊事件、美伊戰爭、SARS疫情等對台灣經濟的衝擊,在在顯示出全球化潮流下,台灣必須有新的經濟發展策略,迎向全球化的挑戰。
二、兩岸經貿問題
中國大陸經濟快速發展及規模日益擴大,對於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及亞太經濟有極為深遠的影響。台灣與大陸經貿關係尤為密切,2002年台灣對大陸出口占總出口比重達25.3%;台灣對大陸投資占整體對外投資超過一半,大陸因素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將愈來愈大,兩岸經貿在總體經濟的比重也將持續升高。尤其,面對大陸經濟的磁吸效應及逐漸成為「世界工廠」的趨勢,以及兩岸加入WTO的新情勢,台灣企業有必要將大陸納為產品製造及行銷全球市場的重要據點之一,這也必然會影響到台灣產業結構及總體經濟的發展。 
近年來,全球化發展導致國際市場競爭更趨激烈,各國政府紛紛放寬各種經濟限制,以降低資源移動的成本,藉此提升企業競爭優勢及總體經濟競爭力。有鑑於此,政府務實衡酌各項主客觀條件,秉持「互利雙贏」原則,調整兩岸經貿政策,例如:將大陸投資「戒急用忍」政策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建立兩岸資金靈活流動機制、調整兩岸商品貿易制度、開放直接貿易、直接通匯、放寬陸資來台投資等,以利企業能夠因應全球化及兩岸新情勢,在有效管控風險的前提下,推動互利雙贏的兩岸經貿活動。
三、經濟快速轉型的調適問題
(一) 產業轉型問題
面對市場開放及全球競爭,國內產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產業結構快速轉變,從1986年至2002年,農業占GDP比重從5.6%降低到1.9%;工業比重從47.1%降到31.0%;服務業從47.3%上升到67.1%。由於產業結構快速調整,部分產業尤其是農業、傳統製造業及中小企業因調適能力不足而陷入衰退或選擇外移到東南亞及大陸尋求第二春,以致造成「產業空洞化」的疑慮。在國內市場日益開放,以及國際產業分工的快速變化下,如何?台灣產業重新定位,維護台灣的核心優勢,並朝向產業價值鏈上附加價值最高的上游創新研發與下游行銷服務的方向,加速轉型升級,是當前最大的經濟挑戰。
(二) 金融體質調整問題
金融體制健全與否,關係經濟發展至鉅。過去十年多來,政府積極推動金融自由化政策,全面開放銀行新設,但是因為開放過程中,忽略了應有的配套,造成銀行過度競爭,衍生金融泡沫,在1990年代末期遭遇東亞金融風暴時,各種金融問題紛紛暴露出來,包括:銀行逾期放款大幅攀升、信用緊縮等。因此,如何加速處理銀行不良資產,充實銀行資本,加強金融監理,以全面改善金融體質,使其能成為支持台灣經濟持續發展的重要動力,亦是當前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三) 結構性失業問題
由於產業外移及結構的快速轉型,使國內結構性失業問題日益顯著。另外,新型態的產業包括高科技產業及知識密集產業創造就業機會有限,無法吸納傳統產業釋出的龐大勞動力。根據主計處的調查,今(2003)年上半年,國內長期失業者占失業總人數比重升高到20.8%。這些長期失業者有很大的比例屬於結構性失業。面對日益擴大的結構性失業問題,政府正配合產業政策規劃更完善的就業輔導政策,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減少失業問題。
參、因應全球化挑戰的策略與做法
一、產業定位與轉型新思維
面對全球化及兩岸加入WTO,台灣在產業發展上必須建立新的思維,我們必須建立「唯有升級,才能生存」的觀念,掌握台灣產業的核心優勢,從「全球佈局」的觀點,重新調整產業政策:積極發展創新研發設計、物流行銷及運籌管理的高附加價值活動,政府尤其要協助傳統產業加速轉型成為高附加價值的產業,以全面提升產業競爭力。同時,我們必須加速發展服務業,尤其是知識型服務業,包括:金融、財務、投資、法律、會計服務業,以彌補製造業的真空,全面促進產業升級。此外,應全力發展就業效果較大的服務業,如醫療健康、觀光旅遊等,以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另一方面,面對大陸經濟的崛起,我們要善用台灣的優勢,包括上中下游結構嚴密完整的產業體系、企業研發創新能力、優越的地理位置、資本市場的活力等,加強全球佈局,與主要國家建立策略夥伴關係,形成「研發合作體」或「策略聯盟」等,以擴大台灣產業升級的空間。
二、挑戰2008,打造新台灣
去(2002)年5月行政院完成「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選定施政重點優先推動,有效集中資源,加速台灣經濟轉型。經過一年的積極推動,行政院已完成執行情形的檢討,將根據新的情勢及執行遭遇的問題,修正及充實此一計畫。 
國發計畫係從「改革積弊」和「投資未來」兩大方向,全面改善國家整體投資環境,提升國家競爭力。
(一) 推動改革
政府推動改革,目標是革除舊有體制殘留的若干積弊與失衡現象,卸除經濟發展的包袱。我們的改革包括: 

第一,政治改革:厲行「樸實新政治」,掃除黑金、杜絕賄選,重建社會的道德規範與理性秩序,給民眾一個沒有黑道的安全生活環境,同時重塑行政文化,厲行政府再造,建立一個乾淨、清廉、效率的政府。 

第二,金融改革:金融改革是政府堅定不移的施政目標。截至目前,已通過金融六法,成立金融重建基金,推動金融機構合併,最近亦完成金融監理委員會立法工作。未來將繼續推動完成金融重建條例之修法工作,並進行金融監理委員會之設置,以及早完成金融改革的目標。 

第三,財政改革:政府將循序漸進推動財政改革,從增加財政收入,改善財政支出著手,希望在5到10年內逐步達到財政收支平衡。回顧近年中央政府債務餘額惡化,主因是在政權移轉的年度起承接台灣省政府債務8,139億元以及2001年度起納入糧食平準基金債務932億元;此外,因應921震災復建所需經費,以及今(2003)年SARS防治及紓困500億元,導致債務餘額擴增。在租稅負擔逐年降低下,政府面臨改善財政與擴張性財政政策的兩難。惟若將台灣與多數工業化國家的債務餘額比率相比較,台灣仍有相當舉債空間,可適度增加舉債,刺激景氣復甦。從中長期來看,也有助於增加稅收,逐步改善政府財政狀況。
(二) 投資未來
在全球化的時代,人才是國家競爭力的根本,研發創新是經濟發展的原動力,運籌通路則是與全球接軌的重要管道,優質生活環境更是國民生活品質提升的關鍵因素。因此,在推動改革的同時,政府將從「興利」著眼,積極投資未來,推動四大主軸投資及新十大投資計畫,以加速經濟的轉型與升級。 

行政院慎選有利於厚植國力的建設,全力推動「人才、研發創新、全球運籌通路與生活環境」四大投資主軸,並選定十項重點發展計畫,包括:培育E世代以投資人才;推動文化創意、創新研發與產業高值化,以投資研發創新;打造數位台灣、營運總部與運輸骨幹,以投資運籌通路;實現觀光客倍增、水與綠建設與社區營造,以投資生活環境。 

在國發計畫推動之第一年,我們雖然遭遇SARS疫情的衝擊,增加目標達成的挑戰難度,但這也讓我們更加體認本計畫的各項規劃目標,對台灣在新世紀發展的重要性,必須全力以赴。尤其在SARS疫情的處理過程中,我們驗證「E世代人才培育計畫」及「數位台灣計畫」的急切性,必須全力以赴,以加速突破發展障礙,積極打造台灣的未來。
三、評估及推動兩岸「直航」
為因應兩岸關係的新情勢,行政院依據去(2002)年8月 總統主持大溪會議的決議,指示陸委會會同交通部、國防部、經濟部、經建會等有關機關,完成兩岸「直航」影響評估報告,並於今年8月15日正式公布。根據「直航」評估報告,「直航」將使台灣與大陸經貿互動及交流網路大幅轉變,對台灣經濟、社會、國防、政治、兩岸關係等各層面都產生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從經濟層面來看,「直航」的影響是有利有弊,從有利的一面來看,「直航」可以降低貨物運輸及人員旅行時間及成本,提高企業經營效率,並有助於確保我國海運地位及發展航空貨運、旅客轉運中心,同時,可激勵國內金融市場,促進兩岸產業分工、擴大雙邊貿易,提升資源運用的效率。 

另一方面,「直航」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亦不可忽視,包括:大陸物品進口增加及大陸台商產品回銷,可能衝擊國內產業,尤其是農漁業及競爭力較低的傳統產業及內銷產業;台灣人民將擴大赴大陸觀光旅遊、從事商務活動、消費乃至購買房地產,可能造成內需減少及擴大資金、產業技術及高科技人才流向大陸;可能造成結構性失業增加及通貨緊縮問題等。 

「直航」對國防安全影響,以及可能衍生各種社會及政治成本,也是國人至為關切的問題,這也都是在推動「直航」時必須面對處理的核心問題。 

總體來說,「直航」攸關台灣經濟長期發展及國家的整體利益,因此,推動「直航」必須循序漸進,逐步落實,同時,也必須妥善規劃相關配套措施,使「直航」的不利影響能降到最低限度。事實上,為營造推動「直航」及「三通」的有利環境,行政院已循序展開各項準備工作,除積極推動「挑戰2008:國家重點發展計畫」,全面提升台灣經濟競爭力外,並已推動兩岸關係條例之修正,建構兩岸協商與交往的新機制;強化國家安全網的機制;建構社會安全機制及強化防檢疫機制等。 

陳總統上(8)月中旬與媒體座談時曾經提出推動「直航」的階段性思考及做法。在現階段,行政部門將積極進行「直航」的各項準備及規劃工作,落實推動兩岸貨運便捷化措施,以為2004年3月20日後可能展開兩岸「直航」談判創造條件,逐步落實「直航」及「三通」的階段性目標。
肆、結語

近月來國際經濟及國內經濟都展現復甦的跡象,這是我們深化改革,落實投資台灣優先,迎向全球化新世紀的重要契機。我們應該抱持樂觀與信心,努力實踐台灣經濟發展的願景。 

在全球化競爭中,政府更要時時自我惕勵,加強「執行力」,但任何政策的推動與執行,背後一定要有預算與法案的配合,這些都需要民眾與企業的支持,以及民意部門的配合。因此,政府在推動「拼經濟、大改革」的各項工作的過程中,會爭取更多主流民意的認同,形成政策措施,讓政府與民間共同努力實現綠色矽島的建設願景。 

WTO中心的成立將扮演台灣參與WTO「智庫」的啟航角色,任重道遠,但也是極值得慶賀的事,期待大家共同為開創台灣經濟願景一起努力打拼。謝謝大家!並祝各位先進、貴賓身體健康,一切順利!

 

2003年9月8日